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试题下载 全册教案 免费课件 说课稿 教学计划 资格考试 主题班会 幼儿教育 作文大全 经典语句 学生评语 范文大全
板报设计| 歇后语| 对联大全| 谜语大全| 名著阅读| 文言文| 诗词鉴赏| 在线字典| 成语大全| 幼儿教师| 早期教育| 少儿故事| 育儿知识

热门搜索: 教师考试 教案文章 教学总结 高考语文 高考数学

当前位置:教学无忧网知识网文章阅读文言文文言文阅读魏其武安侯列传_文言文大全

魏其武安侯列传_文言文大全

02-17 17:33:19 | www.jiaoxue51.com | 文言文阅读 | 人气:548

魏其武安侯列传_文言文大全是关于 文言文阅读,方面的资料,本站还有更多关于高一语文文言文,文言文助读,文言文阅读题及答案,经典文言文方面的资料,http://www.jiaoxue51.com。

魏其武安侯列传

  原文: 标题:魏其武安侯列传 作者或出处:司马迁

  魏其侯窦婴者,孝文后从兄子也。父世观津人。喜宾客。孝文时,婴为吴相,病免。孝景初即位,为詹事。

  梁孝王者,孝景弟也,其母窦太后爱之。梁孝王朝,因昆弟燕饮。是时上未立太子,酒酣,从容言曰:“千秋 之后传梁王。”太后驩。窦婴引卮酒进上,曰:“天下者,高祖天下,父子相传,此汉之约也,上何以得擅传梁王!”太后由此憎窦婴。窦婴亦薄其官,因病免。太 后除窦婴门籍,不得入朝请。

  孝景三年,吴楚反,上察宗室诸窦毋如窦婴贤,乃召婴。婴入见,固辞谢病不足任。太后亦臱。于是上曰:“ 天下方有急,王孙宁可以让邪?”乃拜婴为大将军,赐金千斤。婴乃言袁盎、栾布诸名将贤士在家者进之。所赐金,陈之廊庑下,军吏过,辄令财取为用,金无入家 者。窦婴守荥阳,监齐赵兵。七国兵已尽破,封婴为魏其侯。诸游士宾客争归魏其侯。孝景时每朝议大事,条侯、魏其侯,诸列侯莫敢与亢礼。

  孝景四年,立栗太子,使魏其侯为太子傅。孝景七年,栗太子废,魏其数争不能得。魏其谢病,屏居蓝田南山 之下数月,诸宾客辩士说之,莫能来。梁人高遂乃说魏其曰:“能富贵将军者,上也;能亲将军者,太后也。今将军傅太子,太子废而不能争;争不能得,又弗能 死。自引谢病,拥赵女,屏闲处而不朝。相提而论,是自明扬主上之过。有如两宫螫将军,则妻子毋类矣。”魏其侯然之,乃遂起,朝请如故。

  桃侯免相,窦太后数言魏其侯。孝景帝曰:“太后岂以为臣有爱,不相魏其?魏其者,沾沾自喜耳,多易。难以为相,持重。”遂不用,用建陵侯韂绾为丞相。

  武安侯田蚡者,孝景后同母弟也,生长陵。魏其已为大将军后,方盛,蚡为诸郎,未贵,往来侍酒魏其,跪起 如子姓。及孝景晚节,蚡益贵幸,为太中大夫。蚡辩有口,学盘盂诸书,王太后贤之。孝景崩,即日太子立,称制,所镇抚多有田蚡宾客计筴,蚡弟田胜,皆以太后 弟,孝景后三年封蚡为武安侯,胜为周阳侯。

  武安侯新欲用事为相,卑下宾客,进名士家居者贵之,欲以倾魏其诸将相。建元元年,丞相绾病免,上议置丞 相﹑太尉。籍福说武安侯曰:“魏其贵久矣,天下士素归之。今将军初兴,未如魏其,即上以将军为丞相,必让魏其。魏其为丞相,将军必为太尉。太尉﹑丞相尊等 耳,又有让贤名。”武安侯乃微言太后风上,于是乃以魏其侯为丞相,武安侯为太尉。籍福贺魏其侯,因吊曰:“君侯资性喜善疾恶,方今善人誉君侯,故至丞相; 然君侯且疾恶,恶人众,亦且毁君侯。君侯能兼容,则幸久;不能,今以毁去矣。”魏其不听。

  魏其﹑武安俱好儒术,推毂赵绾为御史大夫,王臧为郎中令。迎鲁申公,欲设明堂,令列侯就国,除关,以礼 为服制,以兴太平。举适诸窦宗室毋节行者,除其属籍。时诸外家为列侯,列侯多尚公主,皆不欲就国,以故毁日至窦太后。太后好黄老之言,而魏其﹑武安﹑赵绾 ﹑王臧等务隆推儒术,贬道家言,是以窦太后滋不说魏其等。及建元二年,御史大夫赵绾请无奏事东宫。窦太后大怒,乃罢逐赵绾﹑王臧等,而免丞相﹑太尉,以柏 至侯许昌为丞相,武强侯庄青翟为御史大夫。魏其﹑武安由此以侯家居。

  武安侯虽不任职,以王太后故,亲幸,数言事多效,天下吏士趋势利者,皆去魏其归武安,武安日益横。建元六年,窦太后崩,丞相昌﹑御史大夫青翟坐丧事不办,免。以武安侯蚡为丞相,以大司农韩安国为御史大夫。天下士郡诸侯愈益附武安。

  武安者,貌侵,生贵甚。又以为诸侯王多长,上初即位,富于春秋,蚡以肺腑为京师相,非痛折节以礼诎之, 天下不肃。当是时,丞相入奏事,坐语移日,所言皆听。荐人或起家至二千石,权移主上。上乃曰:“君除吏已尽未?吾亦欲除吏。”尝请考工地益宅,上怒曰:“ 君何不遂取武库!”是后乃退。尝召客饮,坐其兄盖侯南乡,自坐东乡,以为汉相尊,不可以兄故私桡。武安由此滋骄,治宅甲诸第。田园极膏腴,而市买郡县器物 相属于道。前堂罗钟鼓,立曲旃;后房妇女以百数。诸侯奉金玉狗马玩好,不可胜数。

  魏其失窦太后,益疏不用,无势,诸客稍稍自引而怠傲,唯灌将军独不失故。 魏其日默默不得志,而独厚遇灌将军。

  灌将军夫者,颍阴人也。夫父张孟,尝为颍阴侯婴舍人,得幸,因进之至二千石,故蒙灌氏姓为灌孟。吴楚反 时,颍阴侯灌何为将军,属太尉,请灌孟为校尉。夫以千人与父俱。灌孟年老,颍阴侯强请之,郁郁不得意,故战常陷坚,遂死吴军中。军法,父子俱从军,有死 事,得与丧归。灌夫不肯随丧归,奋曰:“愿取吴王若将军头,以报父之仇。”于是灌夫被甲持戟,募军中壮士所善愿从者数十人。及出壁门,莫敢前。独二人及从 奴十数骑驰入吴军,至吴将麾下,所杀伤数十人。不得前,复驰还,走入汉壁,皆亡其奴,独与一骑归。夫身中大创十余,适有万金良药,故得无死。夫创少瘳,又 复请将军曰:“吾益知吴壁中曲折,请复往。”将军壮义之,恐亡夫,乃言太尉,太尉乃固止之。吴已破,灌夫以此名闻天下。

  颍阴侯言之上,上以夫为中郎将。数月,坐法去。后家居长安,长安中诸公莫弗称之。孝景时,至代相。孝景 崩,今上初即位,以为淮阳天下交,劲兵处,故徙夫为淮阳太守。建元元年,入为太仆。二年,夫与长乐韂尉窦甫饮,轻重不得,夫醉,搏甫。甫,窦太后昆弟也。 上恐太后诛夫,徙为燕相。数岁,坐法去官,家居长安。

  灌夫为人刚直使酒,不好面谀。贵戚诸有势在己之右,不欲加礼,必陵之;诸士在己之左,愈贫贱,尤益敬,与钧。稠人广众,荐宠下辈。士亦以此多之。

  夫不喜文学,好任侠,已然诺。诸所与交通,无非豪桀大猾。家累数千万,食客日数十百人。陂池田园,宗族宾客为权利,横于颍川。颍川儿乃歌之曰:“颍水清,灌氏宁;颍水浊,灌氏族。”

  灌夫家居虽富,然失势,卿相侍中宾客益衰。及魏其侯失势,亦欲倚灌夫引绳批根生平慕之后弃之者。灌夫亦倚魏其而通列侯宗室为名高。两人相为引重,其游如父子然。相得驩甚,无厌,恨相知晚也。

  灌夫有服,过丞相。丞相从容曰:“吾欲与仲孺过魏其侯,会仲孺有服。”灌夫曰:“将军乃肯幸临况魏其 侯,夫安敢以服为解!请语魏其侯帐具,将军旦日蚤临。”武安许诺。灌夫具语魏其侯如所谓武安侯。魏其与其夫人益市牛酒,夜洒埽,早帐具至旦。平明,令门下 候伺。至日中,丞相不来。魏其谓灌夫曰:“丞相岂忘之哉?”灌夫不怿,曰:“夫以服请,宜往。”乃驾,自往迎丞相。丞相特前戏许灌夫,殊无意往。及夫至 门,丞相尚卧。于是夫入见,曰:“将军昨日幸许过魏其,魏其夫妻治具,自旦至今,未敢尝食。”武安鄂谢曰:“吾昨日醉,忽忘与仲孺言。”乃驾往,又徐行, 灌夫愈益怒。及饮酒酣,夫起舞属丞相,丞相不起,夫从坐上语侵之。魏其乃扶灌夫去,谢丞相。丞相卒饮至夜,极如饥似欢而去。

  元光四年春,丞相言灌夫家在颍川,横甚,民苦之。请案。上曰:“此丞相事,何请。”灌夫亦持丞相阴事,为奸利,受淮南王金与语言。宾客居闲,遂止,俱解。

  夏,丞相取燕王女为夫人,有太后诏,召列侯宗室皆往贺。魏其侯过灌夫,欲与俱。夫谢曰:“夫数以酒失得 过丞相,丞相今者又与夫有蜔。”魏其曰:“事已解。”强与俱。饮酒酣,武安起为寿,坐皆避席伏。已魏其侯为寿,独故人避席耳,余半膝席。灌夫不悦。起行 酒,至武安,武安膝席曰:“不能满觞。”夫怒,因嘻笑曰:“将军贵人也,属之!”时武安不肯。行酒次至临汝侯,临汝侯方与程不识耳语,又不避席。夫无所发 怒,乃骂临汝侯曰:“生平毁程不识不直一钱,今日长者为寿,乃效女儿呫嗫耳语!”武安谓灌夫曰:“程李俱东西宫韂尉,今众辱程将军,仲孺独不为李将军地 乎?”灌夫曰:“今日斩头陷匈,何知程李乎!”坐乃起更衣,稍稍去。魏其侯去,麾灌夫出。武安遂怒曰:“此吾骄灌夫罪。”乃令骑留灌夫。灌夫欲出不得。籍 福起为谢,案灌夫项令谢。夫愈怒,不肯谢。武安乃麾骑缚夫置传舍,召长史曰:“今日召宗室,有诏。”劾灌夫骂坐不敬,系居室。遂按其前事,遣吏分曹逐捕诸 灌氏支属,皆得□市罪。魏其侯大媿,为资使宾客请,莫能解。武安吏皆为耳目,诸灌氏皆亡匿,夫系,遂不得告言武安阴事。

  魏其锐身为救灌夫。夫人谏魏其曰:“灌将军得罪丞相,与太后家忤,宁可救邪?”魏其侯曰:“侯自我得之,自我捐之,无所恨。且终不令灌仲孺独死,婴独生。”乃匿其家,窃出上书。立召入,具言灌夫醉饱事,不足诛。上然之,赐魏其食,曰:“东朝廷辩之。”

  魏其之东朝,盛推灌夫之善,言其醉饱得过,乃丞相以他事诬罪之。武安又盛毁灌夫所为横恣,罪逆不道。魏 其度不可柰何,因言丞相短。武安曰:“天下幸而安乐无事,蚡得为肺腑,所好音乐狗马田宅。蚡所爱倡优巧匠之属,不如魏其﹑灌夫日夜招聚天下豪桀壮士与论 议,腹诽而心谤,不仰视天而俯画地,辟倪两宫闲,幸天下有变,而欲有大功。臣乃不知魏其等所为。”于是上问朝臣:“两人孰是?”御史大夫韩安国曰:“魏其 言灌夫父死事,身荷戟驰入不测之吴军,身被数十创,名冠三军,此天下壮士,非有大恶,争杯酒,不足引他过以诛也。魏其言是也。丞相亦言灌夫通奸猾,侵细 民,家累巨万,横恣颍川,凌轹宗室,侵犯骨肉,此所谓‘枝大于本,胫大于股,不折必披’,丞相言亦是。唯明主裁之。”主爵都尉汲黯是魏其。内史郑当时是魏 其,后不敢坚对。余皆莫敢对。上怒内史曰:“公平生数言魏其﹑武安长短,今日廷论,局趣效辕下驹,吾并斩若属矣。”即罢起入,上食太后。太后亦已使人候 伺,具以告太后。太后怒,不食,曰:“今我在也,而人皆藉吾弟,令我百岁后,皆鱼肉之矣。且帝宁能为石人邪!此特帝在,即录录,设百岁后,是属宁有可信者 乎?”上谢曰:“俱宗室外家,故廷辩之。不然,此一狱吏所决耳。”是时郎中令石建为上别言两人事。

  武安已罢朝,出止车门,召韩御史大夫载,怒曰:“与长孺共一老秃翁,何为首鼠两端?”韩御史良久谓丞相 曰:“君何不自喜?夫魏其毁君,君当免冠解印绶归,曰‘臣以肺腑幸得待罪,固非其任,魏其言皆是’。如此,上必多君有让,不废君。魏其必内愧,杜门齰舌自 杀。今人毁君,君亦毁人,譬如贾竖女子争言,何其无大体也!”武安谢罪曰:“争时急,不知出此。”

  于是上使御史簿责魏其所言灌夫,颇不雠,欺谩。劾系都司空。孝景时,魏其常受遗诏,曰“事有不便,以便 宜论上”。及系,灌夫罪至族,事日急,诸公莫敢复明言于上。魏其乃使昆弟子上书言之,幸得复召见。书奏上,而案尚书大行无遗诏。诏书独藏魏其家,家丞封。 乃劾魏其矫先帝诏,罪当□市。五年十月,悉论灌夫及家属。魏其良久乃闻,闻□恚,病痱,不食欲死。或闻上无意杀魏其,魏其复食,治病,议定不死矣。乃有蜚 语为恶言闻上,故以十二月晦论□市渭城。

  其春,武安侯病,专呼服谢罪。使巫视鬼者视之,见魏其、灌夫共守,欲杀之。竟死。

  子恬嗣。元朔三年,武安侯坐衣襜褕入宫,不敬。淮南王安谋反觉,治。王前朝,武安侯为太尉,时迎王至霸 上,谓王曰:“上未有太子,大王最贤,高祖孙,即宫车晏驾,非大王立当谁哉!”淮南王大喜,厚遗金财物。上自魏其时不直武安,特为太后故耳。及闻淮南王金 事,上曰:“使武安侯在者,族矣。”

  太史公曰:魏其﹑武安皆以外戚重,灌夫用一时决筴而名显。魏其之举以吴楚,武安之贵在日月之际。然魏其诚不知时变,灌夫无术而不逊,两人相翼,乃成祸乱。武安负贵而好权,杯酒责望,陷彼两贤。呜呼哀哉!迁怒及人,命亦不延。众庶不载,竟被恶言。呜呼哀哉!祸所从来矣!

  译文或注释:

  魏其侯窦婴是孝文皇后堂兄之子,自他父辈以上,世世代代都住在观津,喜好宾客。孝文帝时,窦婴曾在吴国任丞相,后因病免官。孝景帝刚即位不久,任用窦婴为詹事。

  梁孝王是孝景帝的弟弟,他的母亲窦太后很喜欢他。一次,梁孝王入朝,孝景帝以兄弟之礼设家宴招待他。当 时,孝景帝还没有立太子,酒酣耳热之际,孝景帝随随便便地说道:“我去世之后,把帝位传给梁王。”窦太后听了很高兴。这时,窦婴捧了一杯酒进献给皇上, 说:“天下是高祖的天下,帝位应当父子相传,这在汉家早有约定,皇上怎么能擅自传给梁王!”太后因此而憎恨窦婴。窦婴也看不上詹事这区区小官,就托病辞职 了。窦太后把窦婴的名字从出入宫门的登记簿籍上除去,不准他来见皇帝。

  孝景三年,吴、楚等国发动叛乱,(为了平叛)皇上把刘姓的皇族和窦家的人都考察了一下,觉得没有谁比窦 婴更贤能,就下令征召窦婴。窦婴入朝拜见皇上,坚决推辞。他借口有病,说不足以当此重任。事至如此,太后也很惭愧。于是皇上说:“天下正有危难,王孙怎能 推辞呢?”就拜窦婴为大将军,赏赐黄金千斤。窦婴便推荐了赋闲在家的袁盎、栾布等名将与贤士。皇上赐给他的黄金,都放置在两廊之下,属下的军吏来了,就让 他们酌量着拿了去用,自己却从没往家里拿过一块金子。窦婴坐镇荥阳,负责统制进攻齐、赵两国的汉军。吴、楚七国的反叛全部平定之后,窦婴被封为魏其侯。那 些游士和宾客都争相投靠到魏其侯门下。当时,孝景帝在朝廷商议大事,诸列侯都不敢与条侯、魏其侯以平等的礼节相见。

  孝景四年,景帝立栗姬之子为太子,派魏其侯做太子的老师。孝景七年,皇太子被废黜,魏其侯几次劝谏争辩 都没有效果。魏其侯便声称有病,隐居于蓝田县南山之麓,一连好几个月,许多宾客和辩士都去劝说他,没有能使他回心转意。梁人高遂去说服魏其侯,他说道:“ 能使将军富贵的是皇上,能使将军成为朝廷亲信的是太后;现在将军因为做太子的师傅,太子被废黜,你却不能去争辩,争辩了却没有能成功,又不能为此献身而 死,你便藉口有病离去,拥着美女,赋闲隐居而不肯入朝。要是把这几件事对比着来看,这很明显是在故意张扬皇上的过失。假如皇上和太后对你发了怒,要加害于 你,那就会把你一家老小全杀光,让你断子绝孙!”魏其侯觉得他的话说得对,便不再装病,又像过去一样地入朝去觐见皇上了。

  (孝景后元年)桃侯刘舍被免去丞相职务,窦太后多次向景帝提及魏其侯,孝景帝说:“太后难道以为我特别吝惜,因此而不让魏其侯当丞相么?魏其侯这个人自以为了不得,沾沾自喜,办事草率轻浮,难以让他当丞相,承担重要的工作。”终于没有任用他,而任命建陵侯卫绾为丞相。

  武安侯田蚡,是孝景皇后同母异父的弟弟,生于长陵。魏其侯已经升为大将军之后,正处于兴盛的时期;而田 蚡盼才刚刚是个郎官,还没有显贵,往来窦婴家中,为魏其侯侍宴奉酒,一会儿跪下,一会儿站起,好像是窦婴子孙辈的人一样。到孝景皇帝晚年的时候,田蚡蚣逐 渐得到宠幸,日益显赫,作于太中大夫。田蚡蚣很有口才,擅长论辩,学习过《盘盂》等收集古代铭文的书,王太后认为他很贤能。孝景皇帝去世,当天,太子即 位,王太后临朝称制。太后执掌大权,或有镇压,或有安抚,大多采纳田蚡盼及其宾客的谋划与计策。田蚣之弟叫田胜,两人都因为是太后的弟弟的关系,于孝景后 三年三月受封,田盼被封为武安侯,田胜被封为周阳侯。

  武安侯刚刚受封,又想当权作丞相,谦恭地对待宾客,推举在家未出仕的名士,让他们出来当官,想借此排 挤、压倒魏其侯等其他将相。建元元年,丞相卫绾因病免职,皇上商议安排谁来担任丞相、太尉的职务。籍福向武安侯游说道:“魏其侯显贵已经很久了,天下有才 之士一向归附他。现在将军刚刚兴盛不久,还不能同魏其侯匹敌,即使是皇上有意要将军作丞相,您也一定要把这个职位让给魏其侯。魏其侯作了丞相,将军一定就 是太尉,太尉、丞相,地位一样尊贵,而您又有了让贤的好名声。”武安侯就向太后透露了这个意思,由太后给皇上作了暗示。于是武帝任命魏其侯为丞相,武安侯 为太尉。籍福去向魏其侯祝贺,顺便又劝告道:“您天性喜好善良,嫉恨邪恶,如今好人赞誉您,所以您能当上丞相。可是您还嫉恨坏人,坏人多,他们也会毁滂 您。您如果能够兼容善恶,那么您作丞相就可长久;不然的话,很快将因为受到诋毁而离职。”魏其侯不听他这一套。

  魏其侯和武安侯都喜好儒家学说,他们推举赵绾为御史大夫,王臧为郎中令。把鲁国的申公迎到京城,准备设 立明堂;让诸侯都回到自己的封地去,取消关卡禁令,按照礼法的规定统一服制,想用这样一些办法把国家治理得太太平平的。又检举窦氏诸亲属及宗室中品行不好 的人,把他们从所属的族谱上除名。当时,各家外戚多被封为列侯,列侯又多娶公主为妻,大家都不愿意离开京城到。自己的封地去,因此每天都有许多谤毁窦婴、 田蚡盼的话传到窦太后那里。窦太后喜好黄、老学说,而魏其侯、武安侯、赵绾;王臧等竭力推崇儒家学说,贬抑道家之言,所以,窦太后愈加不高兴魏其侯等人。 到建元二年,御史大夫赵绾请武帝不要把政事奏知住在东宫的太后。窦太后大怒,将赵绾、王臧罢免逐出,并免去窦婴、田蚡蚣的丞相、太尉职务,任用柏至侯许昌 为丞相,武强侯庄青翟为御史大夫。从此,魏其侯、武安侯只好以列侯身份闲居在家。

  武安侯虽不任职了,但由于王太后的关系,仍然得到皇上的恩宠,曾屡次参与商议政事,多被采纳生效,天下 趋炎附势的官吏和士人,都离开魏其侯,归附武安侯。武安侯也日益骄横。建元六年,窦太后去世,丞相许昌、御史大夫庄青翟因没有把丧事办好而论罪,被免去官 职。于是任命武安侯田蚡纷为丞相,任命大司农韩安国为御史大夫。天下的士人、郡国的官吏及诸侯王都愈加依附武安侯了。

  武安侯田蚡盼这个人,矮小丑陋,生来就很显贵。他认为诸侯王大多年长,而皇上刚刚即位,年纪又轻,他以 外戚的身份担任丞相之职,假如不能狠狠地把他们整一整,用礼法使他们屈服,那么天下是不会恭恭敬敬地服从的。那个时候,丞相到宫中奏事,坐在那儿一讲就是 好久,所讲的那些意见,皇上没有不听的。他所推荐的人,有的从家居之人一下子提拔到年俸二千石的高位,把皇上的权力都移到了自己手里。于是,皇上说:“你 要委任的官吏是不是已经委任完了?我也想委任几个官员呢!”他曾经要求把属于考工室的地皮划拨给他,扩建宅第,皇上大怒道:“你何不把武库拿去算了!”这 以后,他才收敛了一点。他曾请客宴饮,让他的哥哥盖侯王信面向南而坐,坐在下席,自己坐在上席,面向东而坐,他认为自己是汉朝的丞相,地位尊贵,不能因为 兄弟的关系而私下屈辱了身份。武安侯自此越来越骄横,他建造的住宅,胜过了所有贵族的宅第。他所拥有的田园,都是最肥沃的土地。他派到郡县去采买器物的人 奔走于道路,络绎不绝。他家里,前堂排列着奏乐的钟鼓,树立着曲柄的旗帜,后房的妇女数以百计。诸侯奉送给他的金玉珍宝、狗马玩物,多得数都数不清。

  魏其侯自从窦太后去世后,愈加被疏远,不被任用,没有权势,过去的宾客都渐渐地各自退避离去,甚至还对他表现出轻慢与高傲。唯独灌将军对他态度不变。魏其侯终日默默无闻,郁郁不得志,因而也对灌将军格外地好。

  灌将军名夫,是颍阴地方的人。他的父亲叫张孟,曾做过颍阴侯灌婴的舍人,得到宠信,被推举为官,做到二 千石级别的高级职务。所以,他后来就冒用了灌家的姓氏,叫做灌孟。吴、楚反叛时,颍阴侯灌何任将军,隶属太尉周亚夫。他请求任命灌孟做他的校尉。灌夫也以 统领一千人的小军官的身份与父亲一同前去。灌孟年纪已老,他当上校尉是经过颍阴侯再三请求方才得到太尉同意的,灌孟因此郁郁不得志,每逢作战常去冲击敌军 最坚固的阵地,终于在吴军中战死。军法规定,父子一起从军的,如有阵亡,未死的可以陪同阵亡者的遗骸归乡。灌夫却不肯随父亲的灵柩一起回乡,他慷慨激昂地 说;“我愿意斩取吴王或者吴国将军的头,来替父亲报仇。”于是,灌夫披甲戴胄,拿着长戟,在军中招募了与他友好又愿意随他同去的壮士数十人。等到走出营垒 的大门,大家都不敢再前进了。只有两个人以及灌夫属下的军奴十余个骑兵冲入吴军营垒中,一直攻到吴军将旗之下,杀死杀伤敌军数十人。无法继续前进,又掉头 折回来,跑进汉军营垒,随他同去的军奴全部战死,只有他和自己的战马一道归来。灌夫身上大的伤口就有十余处,幸亏当时恰巧有极为贵重的好药,因此才免于一 死。等到灌夫伤口稍稍愈合,又向将军请战说;“我现在更加清楚吴军营垒中的布局了,请准许我再去一次。”将军对灌夫的勇气和精神很钦佩,深恐他在吴军中战 死,就报告了太尉,太尉坚决阻止他再去。吴国的叛乱平定后,灌夫也由此而名扬天下。

  颖阴侯把灌夫韵事迹报告了皇上,皇上任命灌夫为中郎将。过了几个月,因为触犯法律而被免官。后来,灌夫 家搬到长安来住,长安城里的达官贵人没有一个不称赞他的。孝景帝的时候,灌夫官至代国的国相。孝景帝去世后,武帝刚刚即位,认为淮阳是天下交通枢纽之地, 又是强兵屯集之处,所以调灌夫去作淮阳太守。建元元年,灌夫调入朝内任太仆。二年,灌夫与长乐宫卫尉窦甫一起饮酒,为饮酒的礼数不均衡而发生争执,灌夫已 经喝醉,出手打了窦甫。窦甫是窦太后的弟弟。皇上怕太后杀灌夫,把他调到燕国去当国相。过了几年,又犯法被免了官,闲居在长安家中。

  灌夫为人刚直,喜欢借酒使性,不爱当面阿谀奉承别人。对贵戚中有权有势、地位在他之上的人,不仅不愿意 多加礼敬,反而总要设法压倒他们;对一般的士人地位在他之下的,愈是贫贱,他愈是恭敬,以平等的礼节与他们交往。在大庭广众之中,灌夫常常喜欢表彰奖掖后 辈。因此,士人都很称颂他,推重他。

  灌夫不喜欢文章辞赋和经术,却爱好施行侠义,打抱不平,讲信用,守诺言。与他交往的人,尽是些能力出众 却不守法度的豪强。灌夫家产累积达数千万之巨。每天的食客常有数十人或上百人之多,为了垄断水利田园,灌夫家族及宾客争权夺利,在颍川一带横行霸道。颍川 的小孩子们在儿歌中唱道:“颍水清清,灌家安宁;颍水浊浊,灌家灭族。”

  灌夫闲居在家,虽然富有,然而却没有权势,那些卿相、侍中一类有官位的宾客越来越少。等到魏其侯失去了 权势,也很想依靠灌夫整一整那些以前巴结他而后抛弃他的人,而灌夫也想依靠魏其侯的关系与列侯、宗室有个交往,抬高自己的身价。两人相互援引借重,来来往 往亲密的像父子一样。彼此非常投契,非常要好,没有一点嫌忌,只恨相识得太晚了。

  灌夫的姐姐死了,灌夫为她服丧。一天,灌夫去拜访丞相,丞相慢悠悠地说道:“我本想和你一起去拜访魏其 侯的,可惜恰巧碰上了你在服丧。”灌夫说:“将军肯屈驾光临魏其侯家,我灌夫岂敢因为服丧而推辞呢!请让我告诉魏其侯做好请客的准备,将军明天早上早早光 临。”武安侯答应了。灌夫把邀请武安侯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魏其侯。魏其侯和他的夫人特地多买了许多肉和酒,连夜打扫房屋,早早地布置起来,直到天明。 天蒙蒙一亮,魏其侯就让门下的人在宅前等候。但一直等到中午,丞相还是没有来。魏其侯对灌夫说:“丞相难道忘了这事了吗?”灌夫心里很不高兴,说:“我虽 在服丧,但仍然答应陪他来赴会,他应当前来才是。”于是,灌夫驾了车,亲自前往迎接丞相。丞相前一天答应灌夫的话只不过是开开玩笑而已,根本没有真要去的 意思。等到灌夫找上门来,丞相还睡着没起来。于是,灌夫进去见他,说:“昨天幸蒙将军答应到魏其侯家去做客,魏其侯夫妇置办了酒宴,从一大早到现在,都还 没敢动一口呢!”武安侯作出惊讶的样子道歉说:“我昨天喝醉了酒,忘掉了跟你说过的话。”武安侯就让驱车前往魏其侯家,但又走得很慢,灌夫更加气愤。喝酒 喝到将醉,灌夫起舞助兴,舞毕邀请丞相,丞相竟然不肯起身,灌夫便在席间的谈话中讲了冒犯丞相的话。魏其侯就把灌夫扶走了,向丞相赔礼道歉。丞相就在魏其 侯家喝酒,一直喝到夜里,欢欢喜喜地尽兴告辞而去。

  元光四年的春天,丞相上奏说,灌夫家在颍川,横行霸道,百姓深受其苦,请求皇帝查办处理。皇上说:“这 本来就是丞相职内的事情,何须请示。”而灌夫也掌握了丞相的一些秘密事,如非法牟取财利,接受淮南王的贿金,并说过很不适当的话语等,后来宾客在中间调停 劝解,双方才停止了纠纷,彼此和解。

  夏天,丞相娶燕王的女儿为夫人,太后下了诏令,要列侯与宗室都去贺喜。魏其侯去找灌夫,想邀他一起去。 灌夫推辞说:“我多次因酒醉失礼而得罪丞相,而且丞相近来又跟我有些过不去。”魏其侯说:“这事已经和解了。”硬是拉他一起去了。饮酒饮得很畅快,武安侯 起身向来宾敬酒,座位上的客人全都离开席位,伏在地上还礼。过于一会儿,魏其侯向大家敬酒,只有那些同魏其侯有旧交的人离开席位还礼,余下半数的人只是欠 欠身子长跪作答而已。灌夫心里很不高兴。他起身离席,依次敬酒,敬到武安侯时,武安侯只不过直起了身子,又推辞说:“不能再喝一满杯了。”灌夫很光火,嘻 嘻地强笑道:“您将军是贵人,这酒就请干了吧!”但武安侯还是不肯干杯。敬酒敬到临汝侯席上,临汝侯正凑在程不识跟前低声耳语,又没有起身离席还礼,灌夫 满腔怒火正无处发泄,就痛骂临汝侯道:“你平常把个程不识诋毁得一钱不值,现在碰到长辈向你敬酒,你就偏学个小孩子模样唧唧咕咕咬耳朵!”武安侯对灌夫 说:“程不识将军与李广将军同是东、西二宫的卫尉,你现在当众凌辱程将军,难道就不为李将军留些余地么!”灌夫说:“我今天就准备着头落地,刀穿胸,还管 他什么程呀、李呀的!”在座的客人们见到这种情形,就假装上厕所,渐渐离去。魏其侯也起身离去,招手示意让灌夫快走。武安侯便生气地说道:“这都是我的过 错,我把灌夫惯得太骄横了。”就命令手下的骑士扣留灌夫。灌夫想走不能走,籍福站起身来替灌夫向武安侯道歉,又按着灌夫的脖子让他叩头赔礼,灌夫愈加恼 怒,拒不赔礼道歉。武安侯就指挥骑士们将灌夫捆起来,关在驿站的客房里,召来长史说道:“今天设宴招待宗室,是奉太后的诏令而举办的。”于是,弹劾灌夫在 宴会上辱骂宾客,犯有“不敬”之罪,将他关押在少府的官署“居室”里。接着又查办以前就提出过的灌夫的不法行为,派遣官吏分头追捕灌氏家族各支裔,都判为 杀头示众之罪。魏其侯感到非常惭愧,出资让宾客们去替灌夫请罪,却没有能得到谅解。因为武安侯的官吏都是他的耳目,而灌氏家族的人都逃亡躲藏起来了,灌夫 又被关押着,所以无法告发武安侯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事。

  魏其侯挺身而出,一心要救灌夫。他的夫人劝谏他说:“灌将军得罪了丞相,跟太后家的人作对,难道还能够 救得了吗?”魏其侯说:“我这个侯的爵位是自己挣来的,现在由我自己丢掉它,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我决不能让灌夫独自去死,而我窦婴倒独自活着。”于是, 他瞒着他的家人,偷偷地出去上书给皇帝。皇帝立即召窦婴入宫,窦婴就把灌夫酒醉失言的事详细地说子一遍,认为灌夫的过错不足处以杀头之刑。皇上赞成他的看 法,赐给魏其侯饭食,说道:“到东宫当廷进行辩论。”

  魏其侯到了东宫,极力赞扬灌夫的优点,说他酒醉失言有过错,而丞相却以其他的事情来诬陷他。武安侯又拼 命地攻击灌夫的所作所为,说他骄横恣肆,犯有大逆不道之罪。魏其侯觉得已无可奈何,因此也讲起丞相的短处来。武安侯说:“天下幸而安乐无事,我能够以皇室 的亲戚担任要职,爱好的是音乐、狗马、田宅。我所喜欢的不过是能歌善舞的倡优和手艺精巧的工匠这一类人,不像魏其侯和灌夫昼夜招集天下豪杰壮士,跟他们一 起议论商量,满肚子牢骚,心怀不满,或仰观星象于天,或俯首筹划于地,斜眼窥伺着东、西两宫,总希望天下发生变乱,而企图有一番大作为。我还真不知道魏其 侯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呢!”于是,皇上向在朝的大臣们问道,“他们两人谁说的对呢?”御史大夫韩安国说:“魏其侯说,灌夫的父亲为国战死,灌夫却将生死置之 度外,又手持长戟冲进了尚未探明虚实的吴军中,身上受了数十处的伤,勇敢的名声冠于三军,这是天下少有的壮士,如果不是有严重的罪恶,只是喝酒中发生口角 争执,是不足以附会上其他的过错来判处死刑的。这样看来,魏其侯的话是对的。丞相又说,灌夫交结恶霸,侵侮小民,积累的家产有数万金之多,横行颍川,欺压 宗室,侵犯皇族,这就是所谓的‘树枝大于主干,小腿粗过大腿,不加整治,必定断裂’,这样看来,丞相的话也是对的。这只能由英明的主上亲自裁定他们的是 非。”主爵都尉汲黯认为魏其侯说的对。内史郑当时起初认为魏其侯说的对,后来却不敢坚持自己的意见。其余的人都不敢发表意见。皇上对内史的骑墙态度很生 气,说:“你平日几次议论魏其侯与武安侯的是非短长,今天当廷辩论,你却侷促畏缩得像那车辕之下的马匹。我把你们这帮人全宰了!”便罢朝起身入内,献食于 太后,侍奉太后进餐。太后也已经派了人探听消息,他们把廷辩的情形详细地报告了太后。太后很生气,不肯进餐,说:“现在我还活着,而别人已经在欺负我的兄 弟了,假如我死了以后,那别人就该像杀鱼切肉似地宰割他了。况且皇帝难道是个石头人吗?现在皇帝尚在,这帮大臣就懵懵懂懂地不知所从,假如皇帝不在世了, 这帮人还有可以信赖的吗?”皇上请太后原谅,说:“魏其侯和武安侯都是皇家外戚,所以才当廷进行辩论。不然的话,这种事只要一个狱吏就可以裁决了。”当 时,郎中令石建把魏其侯与武安侯的情况分别向皇上作了说明。

  武安侯退朝以后,走出止车门,招呼御史大夫韩安国同乘一车,生气地说:“我跟你共同对付一个秃老头子, 你为什么竟踌躇不定,模棱两可呢?”韩御史过了好一会儿才对丞相说:“您为什么那么不自爱呢?魏其侯攻击您,您就应当摘下官帽,解下印绶,辞职而归,您就 说:‘我因为亲戚的关系,有幸担任了丞相的职务,本来就不能胜任,魏其侯讲的都是对的。’这样一来,皇上一定会赞赏您有谦让的美德,不致把您罢免,魏其侯 见您如此,一定内心羞愧,无地自容,干脆关上门咬断舌头自杀。现在人家骂您,您也骂人,就好像是商贩和女人斗嘴吵架一样,您为什么那样不识大体呢!”武安 侯赔罪道:“争辩的时候,我太急了,想不到该这样去做。”

  后来,皇帝让御史按照文簿上所记载的灌夫的罪状追究,核查出魏其侯所说的灌夫的情况多与事实不符,因而 被认为犯有“欺谩”罪。御史弹劾魏其侯,并关进了都司空的牢狱中。还在孝景帝的时候,景帝临终前曾给魏其侯留下遗诏,诏书说:“如果发生了不方便的事件, 可以不按程序灵活地论事上奏。”到了魏其侯被拘禁,灌夫将被判处灭族之罪,情势日趋紧迫,大臣们谁也不敢再向皇帝明说这件事了。魏其侯只好让他的侄子上书 皇帝报告了受遗诏的事,希望能够再次被召见。奏书呈上,但是查核尚书所收藏的内廷档案,景帝逝世时并没有这份遗诏。这份遗诏只在魏其侯家中收藏着,是由魏 其侯的家丞加盖印章封存的。于是魏其侯又被弹劾伪造先帝遗诏,论罪应当斩首示众。元光五年十月,灌夫及其家属全部被处以死刑。魏其侯过了很久才听到这个消 息,听到后就万分悲愤,得了大病,不肯再吃东西,只想一死了之。后来听说皇帝并没有要杀掉魏其侯的意思,魏其侯才恢复了进食,医治疾病,朝廷也已经决定不 将魏其侯处死。忽而此时又传出流言蜚语,说魏其侯有恶毒攻击皇上的言论,并传到皇上那里。因判定此在十二月的晦日于渭城的街市上将魏其侯当众斩首。

  这年的春天,武安侯生了大病,一个劲儿地大声呼喊自己有罪,赔罪不止。请了能够看得见鬼魂的巫师来看 他,巫师看到魏其侯与灌夫两个鬼魂共同监守着武安侯,要杀掉他。武安侯最终就这样死了。他的儿子田恬继承了爵位。元朔元年,武安侯田恬因为穿着短衣便服进 入宫廷,犯有“不敬”之罪。(被削除爵位和封国。)

  后来淮南王刘安谋反的事被发觉了,朝廷查办了这一案件。淮南王几年前进京朝见皇上,当时武安侯田蚡蚣是 太尉,到灞上迎接淮南王,对他说:“皇上现在还没有太子,大王您最为贤能,又是高祖的孙子,如果皇上去世,不是由大王您来继承王位,还会是谁呢,”淮南王 非常高兴,送给武安侯许多黄金财物。皇上自魏其侯事件起,就认为武安侯行为不端,只是由于太后的缘故,无可奈何。等到听说了武安侯接受淮南王送的黄金等 事,皇上说:“假如武安侯还在的话,就把他全族杀灭。”

  太史公说:魏其侯和武安侯都因为是外戚的关系而受到重用,灌夫则因为关键时刻有决断建奇功而名声显赫。 魏其侯之被提拔,是由于平定吴、楚七国之乱,武安侯之身居高位,则在武帝初即位与王太后当权的时候。然而,魏其侯实在是不懂时势的变化,灌夫不懂权术又不 知退让,两人纠合在一起,终于酿成灾祸。武安侯仗恃着自己的地位而喜欢玩弄权术,为了酒宴上的纷争引起的怨恨,陷害了两个贤人。唉,真可悲呀!迁怒于人的 人,自己的生命也没有能够延续。大家都不拥戴的人,毕竟得不到好名声。唉,真可悲啊!灾祸就是从这里来的呀!


希望魏其武安侯列传_文言文大全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哦,记得收藏本站。

与魏其武安侯列传_文言文大全相关的推荐

Tags:文言文阅读   ,高一语文文言文,文言文助读,文言文阅读题及答案,经典文言文
联系方式 | 收藏本站| 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网站地图 | 热门专题
Copyright (C) jiaoxue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学美术课件,ppt课件免费下载,主题班会课件,说课课件,课件素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