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试题下载 全册教案 免费课件 说课稿 教学计划 资格考试 主题班会 幼儿教育 作文大全 经典语句 学生评语 范文大全
板报设计| 歇后语| 对联大全| 谜语大全| 名著阅读| 文言文| 诗词鉴赏| 在线字典| 成语大全| 幼儿教师| 早期教育| 少儿故事| 育儿知识

热门搜索: 教师考试 教案文章 教学总结 高考语文 高考数学

当前位置:教学无忧网知识网文章阅读名著阅读巴黎圣母院在线阅读六 摔破的罐子_巴黎圣母院

六 摔破的罐子_巴黎圣母院

02-18 14:18:56 | www.jiaoxue51.com | 巴黎圣母院在线阅读 | 人气:309

六 摔破的罐子_巴黎圣母院是关于 巴黎圣母院在线阅读,方面的资料,本站还有更多关于巴黎圣母院简介,巴黎圣母院txt,巴黎圣母院全文,巴黎圣母院导读方面的资料,http://www.jiaoxue51.com。

六 摔破的罐子

  没命地跑呀跑呀,跑了好一阵子,但不知要跑往哪里,多少回脑袋撞在街角上,一路上跨过许许多多阴沟,穿过许许多多小巷。许许多多死巷,许许多多岔道,从菜市场那条七弯八拐的古老石道上寻找逃窜之路,恐惧万分,就象文献里美丽拉丁文所说的那样,勘察一切道路,大街小巷,然后,我们的诗人突然停住了,首先是由于喘不过气来,再则是因为脑子里刚出现一个两难的问题,好像忽然问揪住他的衣领。他一只手指按住额头,私下里说道:"皮埃尔。格兰古瓦大人呀皮埃尔。格兰古瓦,我觉得您这样瞎跑就象没脑子似的。小鬼们怕您,并不比您怕他们来得轻些。听我说,我认为,您刚才往北边逃,您一定听到了他们往南边逃跑的木鞋声。但是,二者必居其一:或者是他们溜掉了,那末他们一时害怕,一定把草垫子丢了下来,这恰好是您从清早一直找到现在所要的可投宿的床铺,您献给圣母娘娘一出圣迹剧,得到了大家一致的喝采声,热闹非常,她显圣送您草垫子作为奖赏;或者是孩子们并没有逃跑,若是如此,准把草垫点燃了,而这正是您所需要的那种妙不可言的火堆,您可以尽情享用它,烘干衣裳,暖暖身子。在这两种情况下,好火也罢,好床也罢,反正草垫子是上天赐与的礼物。莫贡塞伊街拐角处的慈悲圣母玛丽亚也或正是为了这个原因,才使厄斯塔舍。莫朋死去的。您这样跑得屁股颠颠的,好比一个庇卡底人见着一个法国人就连忙逃命似的,结果把您在前面要寻找的反而扔到后面去,您这难道不是胡闹吗!您真是一个大笨蛋!"
  这么一想,便转身回去,摸索着方向,东瞧瞧,西望望,仰着头,竖起耳朵,竭力要找回那张给人幸福的草垫子,可是没有找到。只见房屋交错,死胡同。交叉路口盘根错节,他进退维谷,犹豫不定,在那错综复杂的漆黑街巷里进退受阻,举步不前,就是陷入小塔府邸的迷宫也不会这么狼狈。到后来了,他忍不住了,煞有介事地喊叫起来:"该诅咒的岔道!是魔鬼照他脚爪的模样造出来的!"
  这么一叫喊,心里略微轻松一些。这时,正好瞅见一条狭长小巷的尽头有一种淡红色的光在闪烁,他的情绪一下子振作起来了,说道:"该赞美上帝啦!就是在那儿!那就是我要找的草垫子在燃烧。"于是他把自己比做迷失在黑夜里的船夫,虔诚地又说:"致敬,致敬,导航星!"
  这片言只语的祷文是献给圣母还是献给草垫子的呢,那我们就不知道了。
  这条小巷是斜坡的,路面没有铺石子,并且越往下去越泥泞,越倾斜,他刚走了几步,便发现某种非常奇怪的现象。这小巷并非荒凉的。一路过去,到处都有什么模糊不清。奇形怪状的东西在爬行,都向着街尽头那摇曳的亮光爬去,就像夜里笨重的昆虫向着牧童的篝火,从一根草茎吃力地爬到另一根草茎。
  世上最让人敢于冒险的,莫过于不必老摸着他的钱包是不是还在身上。格兰古瓦继续向前走,不一会儿就赶上了一个爬得最缓慢。落在最后头的毛毛虫了。靠近了才知道,那正在蠕动着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个无腿的可怜虫,双手撑地,一挪一挪地蠕动着,活像一只受了伤。只剩下两条长腿的蜘蛛。当他从这只人面蜘蛛旁边经过时,听见一个悲痛的声音向他传来:"行行好,老爷,行行好吧!"
  "去见鬼吧!要是我听得懂你说什么,就让魔鬼把我同你一起抓去吧!"格兰古瓦说道。
  话音刚一落,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又赶上了另一个这种蠕动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断臂缺腿的残废人,既没臂又没腿,整个人靠拐杖和木腿支撑着,那结构太复杂了,简直就像泥瓦匠的脚手架在挪动一样。格兰古瓦满脑子里尽是古色古香的典雅譬喻,心里就把他比做火神伏耳甘的三足活鼎镬。
  当他经过时,这只活鼎向他举帽致敬,可是帽举到格兰古瓦的下巴跟前便停住了,好像托着一只刮胡子用的盘子,同时对着他大声喊叫:"老爷,给几个小钱买块面包吧!"
  "瞧这样子这个也会说话;"格兰古瓦说道。
  "但这是一种难听的语言,他如果知道,那他比我好过得多了!"
  忽然灵机一动,他打了打脑门,说:"对啦,上午他们老喊着'爱斯梅拉达’,到底是什么鬼意思?"
  他要加快步伐,但第三次又有什么东西挡住去路。这个什么东西,或者更明白地说,这个什么人,原来是个瞎子,个子矮小,一张犹太人的脸盘,长着大胡子,手中的棍子向四周乱点,由一只大狗带路,只听见他带着匈牙利人的口音,带着很重的鼻音说道:"行行好吧"
  "好呀!到底有一个会说基督教语言的。"格兰古瓦说道。"肯定是我的样子看起来很好善乐施的,所以不管我一文钱也没有,他们才会这样求我施舍的。朋友(他转头向瞎子说),前个星期我把最后一件衬衫也卖了,既然你只会说西塞罗的语言,这话也就是说:'上星期刚把我的最后一件衬衫卖了。’"
  一说完,他转身继续赶路。但瞎子也同时开始跨大步伐,一不注意那个瘫子,还有那个无腿人,也匆匆赶上来,钵子和拐棍在石路上碰得震天价响。于是三个人紧跟在可怜的格兰古瓦的身后,互相碰撞着,向他各唱起歌来:
  "行行好!"瞎子唱道。
  "行行好!"无腿人唱道。
  而那个跛子接过乐句,一遍一遍地唱道:"买几块面包吧!"格兰古瓦连忙塞住耳朵,叫道:"哦!巴别塔呀!"
  他拔腿就跑,瞎子。跛子。缺腿人也跟着跑。
  随后,他越往街道深处里钻,缺腿的。瞎子。跛子,越来越多,成群围着他;还有许许多多断臂的,独眼的,满身是疮的麻风病者,从房子里出来,有的从附近小巷子出来,有的从地窖气窗里钻出来,狼嗥的狼嗥,牛叫的牛叫,兽啼的兽啼,个个跌跌冲冲,一瘸一拐,奔命似的向亮光拥去,而且像雨后在泥浆中滚来滚去的鼻涕虫一样。
  那三个人一直对格兰古瓦紧追不舍,他深知这样下去不会有好下场,吓得魂不附体,在其他那些人中间乱窜,穿过瘸子和缺腿的双脚陷入这蚂蚁窝似的成群畸形人堆里,就如那个英国船长陷入成群的螃蟹中间一样。
  突然灵机一动,心想倒不如设法返身向后跑。可是太晚了。整个一大群人已经堵住了他的退路,那三个乞丐缠住他不放。这样,他不得不往前跑,这是因为后面那不可阻挡的波涛推着他走,同时也是由于惧怕和晕眩,晕晕沉沉中觉得这一切仿佛是一场恶梦。
  到后来,总算换到了尽头,前面是一个广阔的空地,只见许多星星点点的灯光在茫茫夜雾中摇曳闪烁。格兰古瓦一头冲了过去,只想跑快点,以期甩掉三个魔鬼。
  "家伙,看你往哪里跑!"那个断臂缺腿的吼叫一声,丢下双棍,迈开两条举世无双的大腿,其精确均匀的步伐是巴黎街头以前从未见过的,紧追了上来。
  此时,无腿人已经站了起来,把沉甸甸的铁皮大碗扣在格兰古瓦的脑勺上,而瞎子瞪着灯笼一样的眼睛,直盯着他看。
  "我这是在哪儿呢?"诗人吓坏了,问道。
  "在奇迹宫廷。"跟随着他们的第四个幽灵答道。
  "我发誓,我确实看到了瞎子能看。瘸子能跑,但还是没求救世主。"格兰古瓦自言自语道。
  他们一听,都恐惧的笑了。
  可怜的诗人环视了一下周围,确实置身在这个可怕的奇迹宫廷里,从来就不会有一个好人会在这样的时辰到这里来的。这是魔圈,小堡的军官和府衙的捕快胆敢贸然进去,便会被粉身碎骨,化为乌有;这是盗贼的渊薮,脓疣在巴黎脸上;这是阴沟,各国首都大街小巷那种司空见惯。到处溢流的罪恶。乞讨。流浪的沟水,每天早上从这里流出,每天夜里又流回这里滞留;这是使人毛发悚然的蜂窝,一切扰乱社会秩序的胡蜂每晚都带着采集到的胜利品回来;这是欺骗人的医院,这里集中着吉卜赛人,还俗的修士,失足的学子,各个民族的流氓,诸如西班牙的。意大利的。德国的,各种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偶像崇拜者-的痞子,身上满是伪装的疮疤,白天乞讨,晚上成为强盗。天壤之别。总前言之,这是广大宽阔的化妆室,今日巴黎街头上演的偷窃。mai淫和凶杀这种万古长存的喜剧,其各种角色早已在中古时代就在这里上妆和卸妆了。
  这是一个开阔的形状参差不齐的空地,地上铺的石子高低不平,跟昔日巴黎的所有广场一样。这儿那儿,火光闪烁,周围聚集着一堆堆怪诞的人。飘忽不定,纷攘。只听见一阵阵尖笑声。孩子的啼哭声。女人的说话声。这人群的手掌和脑袋,衬托着亮光,黑黝黝的,显现出万千奇特动作的剪影。地面上,火光摇曳,掩映着许多模糊不清的巨大黑影,时不时可以看见走过去一条与人无二的狗,或一个与狗无二的人。在这巢穴里好象在群魔殿,种族的界限,物种的界限,似乎都消失了。男人。女人。畜生。年龄。性别。健康。疾病,这共同的东西存在于这群人中间。一切的一切都是相互混合。掺杂。重叠的,成为一体;每人都具有整体的特性。
  微弱的灯光下,格兰古瓦在心神未定中,辨认出这片广大空地的四周尽是破旧丑陋的房屋,那些虫蛀的。皱折的。萎缩的。窟窿中百孔千疮的门面,他仿佛觉得这些门面儿在黑暗中活似许多老太婆的大脑袋瓜,排成一个圆圈,怪异而乖戾,眨着眼睛在注视这群魔乱舞。
  一个知所不知,闻所未闻的新的世界。奇形怪状,麇集着爬行动物,荒诞不经。
  格兰古瓦越来越惊慌,那三个乞丐活似三把钳子把他牢牢抓住,周围又有一群其他的面孔起伏不定。狂吠不止,把他吵得都耳聋了。虽然他身遭不测,不是还是振作起来。回想今天是不是礼拜六。可是他的努力是徒劳的,他的记忆和思路的线索中断了;他怀疑一切,在所见和所感觉的之间飘来忽去,难题,不能解答,始终在他心中飘荡。"假设我存在,这一切是否存在?如果这一切存在,我是否存在?"
  正当此时,一声清晰的叫哪喊人乱哄哄的人群中响起。"把他带去见王上!把他带去见王上!"
  "圣母呀!这里的国王肯定是一只公山羊!"格兰古瓦喃喃自语。
  "见王上去!见王上去!"大家不约而同的喊道。
  大家都来拖他,争抢着看谁能揪住他。然而那三个乞丐不肯松手,硬是从其他人的手里把他夺下,吼叫道:"他是我的!"
  这么一争一夺,诗人身上那件本来已病歪歪的上衣也就呜呼哀哉了。
  穿越这可怕的广场,他顿时不觉得头晕目眩了。走了几步,他感到又回到现实中来了。他逐渐适应了这地方的气氛。最初,从他那诗人的头脑里,或者简简单单。直来直去地说,从他那空空的肚子里,升起一道烟雾,可以说是一股水汽;这水汽在他与物体之间扩散开来,因此在那恶梦的杂沓迷雾中,在那梦幻的重重黑暗中,他只隐隐约约看见周围的物体,由于阴影重重的幻觉,只见一切的轮廓都在晃动着挤眉弄眼的形状。一切的物体都壅积为巨大无比的群体,一切的东西都膨胀为影影绰绰的怪物,各个人都膨胀成幽灵鬼影。在这种幻觉之后,目光慢慢不再那么迷惘,也不再把一切放大了。真实世界在他四周渐渐出现了,撞击着他的眼睛,撞击着他的脚,把他以前自认为身陷其中的整个可怕的诗情幻景一片又一片拆毁了。这才确实发现,他并不是涉行于冥河,而是行走于污泥;盗贼和他擦肩而过;攸关的并不是他的灵魂,而就是他的生命(既然他缺少那种在强盗与好人之间进行有效撮合的难能可贵的调停者:金钱)。最后,他就近更冷静地观察一下这里狂欢纵饮的情景,不禁从群魔会一头栽入了小酒馆。
  宫廷奇迹就是小酒馆,不过是强盗们的酒馆,血和葡萄洒染成了红色。
  终于到达终点,那班衣衫褴褛押送他的人把他放了下来。此时,映入他眼帘的景象是不会把他再带回到诗境里去了,哪怕是地狱里的诗境也不行!眼前是小酒店,这是比任何时候更明明白白的严峻事实。我们如果是生活在十五世纪,那就可以这样说:格兰古瓦从米开朗琪罗一下子滚落到了卡洛。
  一块宽阔的石板上,燃烧着一堆熊熊烈火,火焰烧红了此刻空着的一个三鼎锅的三只脚。火堆四周,几张破桌子随便的摆着。没有任何一个略通几何学的听差愿意费点心思,把这些桌子摆成对称平行的两排,或者稍稍加注意,至少不使它们交切成稀奇古怪的角度。桌上闪亮着满溢葡萄酒和麦草酒的罐子,醉汉的脸孔凑集了上来。由于火烤,也由于喝多了,一张张脸孔都紫膛膛的。有一个大腹便便。喜形于色的汉子,正在搂住一个肉墩墩的妓女亲来亲去弄出好大声响来。还有一个假兵,用他们黑话来说,就是一个滑头精。他吹着口哨,绷带正在从伤口中被解开,舒展一下从早晨起就千裹万缠紧绑起来的健壮的大腿。对面,是一个病鬼,正在用白屈菜汁和牛血擦洗次日要用的上帝赐与之腿。再过去是两张桌子,有一个假扮香客的强盗,一副朝圣者的打扮,吃力地念着圣后经,当然没有忘记采用唱圣诗的那种调子,也没有忘记哼哼唧唧。另外一个地方有个小叫花子正朝一个老疯癫请教假装发羊癫疯的方法,后者向他传授如何咀嚼肥皂。口吐白沫的诀窍。旁边,有个患水肿病的正在放液消肿,四五个女拐子捂住鼻子,她们本来围着一张桌子正在争夺着傍晚偷来的一个小孩。所有这种种情景,如同二百年后索瓦尔所言,宫廷觉得十分滑稽可笑,便搬来供王上消遣,还做为王家芭蕾舞团在小波旁宫舞台上上演的四幕芭蕾舞剧《黑夜》的起曲舞。1653年有个看过这场演出的人补充说:"奇迹宫廷里那种种突然的变形,今天表现得最维纱维肖。邦斯拉德还为我们撰写了非常优雅的长诗。"
  四处传来粗野的狂笑声和淫d的歌声。大家指桑骂槐,骂骂咧咧,根本不理睬旁人在说什么。酒罐和酒罐碰得直响,但响声一起,便是一阵争吵,摔破的酒罐片把破衣服划得稀巴烂。
  一只大狗望着火堆坐着。有几个小孩也来凑热闹。那个被偷来的孩子,哭哭啼啼,吵吵嚷嚷。另一个,四岁的大胖小子,坐在一张过高的板凳上,双腿挂着,下巴只够得着桌子边,闷声不响。一个好像有事的孩子,用手指头把大蜡烛流下来的油脂涂抹在桌上。最后一个,小不丁点儿,蹲在泥里,整个身子差不多都钻进一口大锅,用瓦片刮的声音可以便马斯晕死过去。
  火堆旁边放着一只大桶,桶上坐着一个叫花子:这就是坐在御座上的花子大王了。
  押着格兰古瓦的那三条汉子把他带到酒桶前面,狂欢纵饮的人群一时哑然无声,只有那个小孩仍旧在刮擦大锅。
  格兰古害怕得头也不敢抬。
  "家伙,快脱掉你的帽子!"三个抓住他的家伙当中有一个说道。格兰古瓦还没弄明白他说些什么,格兰古瓦头上的帽子被一个人摘去了,虽说帽子破但是遮遮太阳,挡挡风雨,还很不错的。格兰古瓦叹息了一声。
  此时,大王从宝座上居高临下对他发话:
  "那坏蛋是谁?"
  格兰古瓦不由打了一个寒噤。那声音,虽然带着威胁而加重了,却使他想起另一个声音来,那就是今天早上在演出中间用很浓的鼻音高喊"行行好吧",从而第一个破坏他的圣迹剧的那个声音。他抬头看见了克洛潘。特鲁伊甫。
  克洛潘。特鲁伊甫佩戴着大王的徽记,身上破衣烂衫依然如故,一件不多,一件也不少。胳膊上的烂疮却已经不见了。他手执鞭子,用白色条绞成的。就是执棒捕头用来逼迫群众的那种叫做布列伊的皮鞭。他头上戴着一种从顶上加圈并收拢的帽子,但很难区分它是儿童防跌的软垫帽呢,还是王冠,两者竟是如此相似。
  但是,格兰古瓦认出奇迹宫廷的大王原来就是上午演出大厅里那个千刀万割的乞丐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一丝希望在心中升起。
  "大人……阁下……陛下……"格兰古瓦结结巴巴,声调越说越高,高到了顶点,再也不知怎样上升和下降,终于问道:"我该如何称呼您呢?"
  "阁下。陛下或者伙计,你爱怎么称呼我都可以。不过,得快点!你为自己辩护什么吗?"
  "为自己辩护!"格兰古瓦思忖着。"我不喜欢这个说法。"他结结巴巴接着说:"我就是今天上午那个……"
  "魔鬼的指甲儿!"克洛潘打断他的话,说道:"叫什么名字,坏蛋,别的不要再罗嗦!听着!坐在你前的是三个威武的君子:我,克洛潘。特鲁伊甫,狄纳之王,丐帮帮主的传人,黑话王国至高无上的君主;头上裹着一块破布的黄脸膛老头,名叫马西亚。恩加迪。斯皮卡利,埃及和波希米亚大公;还有那个大胖子,没听我们说话,正在抚摸一个骚娘们,是吉约姆。卢梭,加利利皇帝。审判官便是他们三人。你不是黑话中人而潜入黑话王国,侵犯了我们城邦的特权。你应该受到严厉惩罚,除非你是'卡蓬’。'弗朗—米图’或'里福德’,用正人君子的黑话来说,就是小偷。乞丐或流浪汉。你是不是有点像这种人?你承认吧到底是干什么的。"
  "唉!"格兰古瓦道。"我可没有这种荣幸。我是作者……"
  "这就足够了!"特鲁伊甫插了嘴,没让他讲完。"你要被吊死!正派的市民先生们,这道理是简单不过的了。你们那里怎么对付我们,我们这里也就怎么对待你们。你们对付流浪汉的法律,我们也用来对付你们。如果是这个法律太狠毒,那是你们自己的错。应当不时看一看正人君子在麻索项圈里挣扎,做出一副鬼脸才好哩。这才算说得过去。来吧,好人儿,心甘情愿把你身上的破烂衣服分给这几位小姐吧。你要让流浪汉把你吊死而开心;你再把身上的钱分给他们,让他们去喝喝酒。如果你还有什么花样儿要做,那边石臼里有个非常精致的石头上帝老子,是我们从圣彼得雄牛教堂偷来的,你还有四分钟的时间,把你的灵魂去巴结巴结那老头儿吧。"
  这席话确实叫人毛发悚然。
  "说得太好了,我打赌!克洛潘。特鲁伊甫布道就像教皇那个圣老头儿一样。"加利利皇帝一边敲破酒罐去垫桌子,一边叫道。
  "皇上和王上陛下,"格兰古瓦平平地说道(因为不知怎么样,他又坚定下来了,语气斩钉截铁)。"您们不会想到,我叫皮埃尔。格兰古瓦,诗人,我写的司法官大厅的圣迹剧。"
  "啊!是你呀,大人!"克洛潘说道。"我也在那里,我可以用上帝的脑袋发誓!好吧,兄弟,你说就因为你上午把我们烦透了,难道就能成为今晚你免得被吊死的理由?"
  "我脱不了身。"格兰古瓦心想,不过还是再做一次努力,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流浪汉。如果说流浪汉,伊索就是一个;乞丐,荷马就是一个;小偷,墨尔库里就是一个……"
  克洛潘打断他的话,说道:"我想你是想用魔语来糊弄我们。他妈的!我们该吊死你了,别这样装蒜啦!"
  "对不起,狄纳国王陛下,"格兰古瓦反驳道,他是寸金不让的。"这倒是很值得的……请稍候片刻!……听我说……您总不至于不听我申辨就判我死刑吧……"
  事实上,周围的喧嚣声淹没了可怜的声音。那个小男孩也更加起劲地刮着大锅。不但如此,最要命的是一个老太婆刚刚在那烈火熊熊的三脚架上放上一只盛满油脂的煎锅,火一烧,噼啪直响,就好像是一群孩子跟在一个戴假面具的后面吵吵嚷嚷。
  此时,克洛潘。特鲁伊甫看上去好像在同埃及大公和加利利皇帝-他已经完全醉了-商量着什么。接着,他大声喝道:"静一静!"然而,大锅和煎锅非常麻烦,继续它们的二重唱,他一下子跳下大桶,狠狠地踢了大锅一脚,只见大锅连同小孩滚出十步开外,又一脚把煎锅踢翻,油全泼在火堆上了。然后,他又神情庄重地登上宝座,全然不理睬那孩子抽抽噎噎的哭声,那老太婆嘟嘟哝哝的埋怨声:她的晚饭也泡汤了。
  特鲁伊甫打了个手势,大公,皇帝,还有那些穷凶极恶的帮凶,以及那班伪善的家伙,都朝这边走了过来,在他四周排成马蹄形半圈,格兰古瓦一直被粗暴地牢牢扭住,成了这马蹄形的中心。这是半圈破衣烂衫,半圈假金银首饰,半圈叉子和斧头,半圈散发着酒气的大腿,半圈肥胖的赤膊,半圈污秽。憔悴和痴呆的面孔。正中的乞丐圆桌会议中,克洛潘。特鲁伊甫俨然象元老院的议长。贵族院的君主。红衣主教会议推选的教皇,坐在那高高的酒桶上,居高临下,发号施令,那种神气真难以言状,傲慢,暴躁,凶残,眼珠子骨碌碌直转,野人的面容弥补了无赖汉种族那种猪狗般的特点,堪称是群猪嘴筒中间的猪头-高出一筹。
  "你听着,"他一边用长满茧子的手抚摸着畸形的下巴颏,一边对格兰古瓦说道。"我还看不出为什么不可以把你吊死。这倒不假,我最恨这样做,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了,你们这群市民,对吊死这种做法不怎么习惯,总是把这事想得太玄乎。实际上,我们并不恨你。有一个办法你可以暂时脱身。你愿意参加我们一伙吗?"
  格兰古瓦原本看见自己性命难保,开始放弃努力了,现在突然听到这个建议,其效果是可以想见的。他抓住这个机会,回答道:
  "当然,非常愿意!"
  "你同意加入这个明火执仗的好汉帮?"克洛潘又接着问。
  "千真万确,加入好汉帮。"格兰古瓦回答道。
  "你是不是自由市民?"狄纳王再问道。
  "对,自由市民的一员。"
  "黑话王国的庶民?"
  "黑话王国的庶民。"
  "流浪汉?"
  "流浪汉。"
  "一心一意的?"
  "全身心的。"
  "我得告诉你,不论怎样,我都得处死你。"大王接着又说。
  "活见鬼!"诗人不满道。
  "不过呀,"坚定不移的克洛潘继续说下去。"我们应该隆重一点,延些日子把你处死。由好心肠的巴黎城出钱,把你吊在漂亮的石头绞刑架上,并由正派人来执刑。这也算是对你的一种安慰,可以死得瞑目。"
  "但愿如此。"格兰古瓦答道。
  "还有其他一些好处哩。作为自由市民,你用不着交税,什么清除污泥捐。救贫民捐。灯笼税,而巴黎一般市民都是必须缴纳的。"
  "但愿如此。"诗人说道。"我同意你说的。我就当流浪汉,黑话人,自由市民,好汉帮的好汉,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事实上我早就是了,狄纳王大人,因为我是哲学家;哲学中包含一切,一切人都包含在哲学中,象您所知道的。"
  狄纳王皱了皱眉头。
  "朋友,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你胡说八道,说的是匈牙利犹太人的什么黑话吧?我可不是希伯来人。做强盗,用不着是犹太人。我甚至不偷窃了,这种玩艺儿不过瘾了,我要杀人。割喉管,干;割钱袋,不干。"
  他越说越生气,这短短的一席话也就越说得断断续续,格兰古瓦好不容易才插进去表示歉意:"请宽恕,陛下。这不是希伯来语,而是拉丁语。"
  "你给我听着,"克洛潘勃然大怒,说道。"我不是犹太人,我要叫人把你吊死,犹太人肚皮!还有站在你旁边的那个犹大,那个卖假货的小矮子,我巴不得有一天能看到他象一枚假的钱似地被钉在柜台上,他本来就是不中用的!"
  他边说,指着犹太人。匈牙利的。留着满脸胡子。也就是原先对格兰古瓦说行行好吧的那个人;他不懂什么外文,只有惊慌地看着狄纳王把满肚子怒气都泼到他身上。
  末了,克洛潘陛下终于平静了,又对我们的诗人说:
  "坏蛋!你到底愿不愿意当流浪汉?"
  "非常愿意。"诗人回答。
  "光是愿意还不行。"性情粗野的克洛潘又说。"愿望虽然善良,并不能给汤里增加一片洋葱,只有进天堂才有点好处;但是,天堂和黑话帮是两码事。想要被接纳入黑话帮,你必须能干才行。所以你得去掏模拟人的钱包。"
  "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格兰古瓦坚决说道。
  克洛潘一挥手,几个黑话人便离开了圆圈,不一会儿又回来了,搬来两根木桩,下端装着两把屋架状的刮刀,可以很容易地使木桩站在地上。两根木桩的顶端,架着一根横梁,就这样,一个可以挪动的。漂亮非凡的绞刑架便做成了。格兰古瓦看见转瞬间一个绞刑架就竖立在他面前,不由感到心满意足。一切俱备,连车风也不缺,它正在横梁下面以婀娜的身姿摇来摇去。
  "他们到底要怎么样呢?"格兰古瓦心里有点纳闷,反问自己道。恰好在这当儿听见一阵铃响,他也不着急了。原来那班无赖搬来一个假人,索子往假人的脖子一套,就把它吊了起来。这假人类似吓唬鸟儿的稻草人,穿着红衣裳,身上挂满大小铃铛,足可以给三十匹卡斯蒂利亚骡子披挂的了。这千百只铃铛随着绳索的晃动,轻轻响了一会儿,随后逐渐低下去,最后无声无息了。与此同时,随着代替了滴漏计和沙时计的钟摆的运动规律,假人不动了。
  此时,克洛潘指着假脚下的一只摇晃的旧凳子,对格兰古瓦说:"站上去!"
  "天杀的!"格兰古瓦表示不赞成。"我会折断脖子的。您的那只板凳的脚就像马尔西雅六八诗行一样跛,一行是六韵脚,另一行是八韵脚。"
  "赶上去!"克洛潘又说。
  格兰古瓦往板凳上一站,身体摇摇晃晃的,很不容易才站稳了。
  "现在,你把右脚勾住左腿,踮起左脚站直!"狄纳王接着说。
  "陛下,你难道真的让我残废吗?"格兰古瓦喊道。
  克洛潘摆了一下头,说道:
  "听着,朋友,你说的太多了。几句话就可以给你说清楚的。你踮起脚跟站直,照我说的那样去做;这样你可以够得着假人的口袋;你就伸手去掏,想办法去偷一只钱包。你这一切办成了而不听到铃响,那就好了,你就可以成为流浪汉。我们今后只要揍你八天就行了。"
  "上帝肚子呀!要是我不当心,把铃铛碰响了怎么办?"格兰古瓦接着问道。
  "那你可就得被吊死。明白了吗?"
  "什么也不懂。"格兰古瓦应道。
  "再讲给你听一遍。你要掏假人的口袋,掏出他的钱包来;这样做只要有一声铃响,你就得被吊死。这下子你听明白了吗?"
  "知道了,然后呢?"格兰古瓦应道。
  "你要是手段高明把钱包拿掉,而大伙没有听到铃响,那你可以是流浪汉,但你应该挨打几天。现在,听明白了没有?"
  "不,陛下,我又不懂了。这样做我可无好处可言?一种情况是被吊死,另种情况是挨打……"
  "还有成为流浪汉呐?!"克洛潘接着说。"当流浪汉,这可不是小事情?我们要揍死你,那是为了你好,让你经得起毒打。"
  "非常感谢。"诗人回答。
  "行了,快点。"大王边说边用脚踩着酒桶,响声发出来了。"快掏吧,掏完就完事了。我再一次警告你:要是我听见一声铃响,那就该你去代替假人罗。"
  听到克洛潘这些话,黑话帮大加喝彩。遂走过去围着绞刑架站成一圈,发出一种冷酷凶残的笑声,格兰古瓦一下子顿悟:是他让他们这样开心的,这不能不对他们的一切都害怕起来了。因此,他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只能看运气了,指望自己在被迫去干这种可怕勾当中能马到成功。他横下心来,决定冒死一试,当然难免先对他要偷的那个假人热忱祈祷一番,或许它会比这班流氓无赖容易受感动些。那无数的铃铛连同它们的小铜舌,在他看来像是无数蝰蛇张开的血盆大口发出嘶嘶响声准备咬人。
  "哦!"他暗自说道。"我的生命难道果真取决这些铃铛当中任何一只轻微的颤动吗!"他合起双掌,默默祷告:"呵!小铃铛呀小铃铛,千万别响了。小铃铛呀小铃铛,千万别晃;小铃铛呀小铃铛,千万别动!"
  他不想就此等死,试图再做一次努力来左右特鲁伊甫,随即说道:
  "要是突然刮一阵风呢?"
  "照样要把你吊死。"克洛潘没有商量余地地应道。
  后无退路,又没有缓刑,搪塞又搪塞不了,遂毅然决然把心一横,抬起右脚勾住左脚,踮起左脚,挺直身子,伸出一只胳膊;但是,正当他的手碰着假人时,身体被一只脚支撑着。在那只只有三条腿的小凳子上晃动了一下;他不由地想把假人拽住,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结果重重地一头栽倒在地上;与此,假人经不起他的手一推,先旋转了一圈,随后在两边绞刑柱中间威严地晃来晃去,身上千百只铃铛也就催魂索命似地响了起来,格兰古瓦完全被震晕了。
  "晦气!"他叫着摔下来,掉在地上,死人一般。
  但是,他听见头顶上可怕的群铃齐鸣,听见流浪汉们魔鬼般的狂笑声,还听见特鲁伊甫的声音:"给我把这兔崽子拉起来,狠狠地把他吊上去!"
  格兰古瓦站了起来。大伙们已经解下了假人,给他让出空间。
  黑话帮一伙人迫使着他站到小凳子上。克洛潘走过来,把绞索往他脖子上一套,拍拍他的肩膀说:"永别了,朋友!即使你有的是鬼点子。现在也再休想溜掉啦。"
  格兰古瓦要喊饶命,可这话到嘴边卡住了。他举目环视四周,一丁点儿希望也没有:大家都在大笑。
  "星星贝尔维尼!"狄纳国王喊着一个大块头的流浪汉,他站了出来。"你爬上横梁去。"
  贝尔维尼身手敏捷,一下子就爬了上去。过了一会儿,格兰古瓦抬头一望,只见他蹲在他头顶上的横梁上,这把他吓得尿都尿了出来。
  "现在,"克洛潘。特鲁伊甫接着说道。"我一拍手,红脸安德里,你就用膝盖把小凳子弄倒;弗朗索瓦。尚特—普吕纳,你就抱住这坏蛋的脚往下扯;还有你,贝尔维尼,你就扑到他的肩膀上;你们三人一起出发,听清楚了?"
  格兰古瓦不禁一阵哆嗦。
  "准备好了吗?"克洛潘。特鲁伊甫问三个黑话帮伙计说;这三人正预备向格兰古瓦猛冲过去,就如三只蜘蛛扑向网上的一只苍蝇。受刑者只能等待一阵子,害怕极了。这时克洛潘正不慌不忙用脚尖踢踢火堆里没有烧着的枝蔓。"好了没有?"他又问,并张开双手,准备击掌。再有一秒,就一了百了罗。
  但是克洛潘停住了,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等一等!我倒忘了!……我们要吊死一个男人,我们得问一问有无女人要他。这是我们的惯例。-伙计,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要么你就娶女乞丐,要么就上绞索。"
  吉卜赛人这条法律,千奇百怪。怪异得很。其实,今天依然原原本本被记载在古老的英国宗教法典里。各位可参阅《柏林顿的注疏》一书。
  格兰古瓦松了一口气。这是半个钟头以来的第二次死里逃生了。因此,他不敢太自信了。
  "噢,喂!"克洛潘再次登上他的宝座,喊道。"喂!女人们,娘儿们,你们当中不论是女巫或是女巫的母猫,有没有女人要这个男人?科莱特。夏萝娜!伊丽莎白。特露琬!西蒙娜。若杜伊娜!玛丽。皮埃德布!托娜。隆格!贝拉德。法努埃尔!米歇勒。日娜伊!克洛德。隆日—奥蕾伊!马杜琳。吉萝鲁!喂!伊莎博。蒂埃丽!你们过都来看呀!白送一个男子大汉!谁要?"
  格兰古瓦正在魂不守舍之中,那模样儿大概是不会吊人胃口的。这些女叫花子对这门亲事显得无动于衷,那不幸的人儿只听见她们应道:"不要!不要!吊死他!我们大家都可以借此乐一乐!"
  不过,也有三个从人群中走过来嗅一嗅他。第一位是个长着四方脸的胖妞,仔细察看了哲学家身上那件寒伧的上衣。这上衣已经百孔千疮,窟窿比炒栗子的大勺还多。姑娘对他做了一个鬼脸,嘀咕道:"破旧布条!"接着对格兰古瓦说:"看一看你的斗篷,好吗?"
  "丢掉了。"格兰古瓦应道。
  "你的帽子呢?"
  "被人家偷走了。"
  "你的鞋子呢?"
  "快没有鞋底了。"
  "你的钱包呢?"
  "唉!"格兰古瓦吱吱唔唔应道。"我一分钱也没有了。"
  "那你就让吊死,道谢吧!"女叫花子回嘴说,掉过头走了。第二个又老又黑,满脸皱纹,丑得比猪八戒还丑。她围着格兰古瓦转来转去,他被吓得魂不附体。生怕她要了他。不过,她压低声音说道:"他太瘦了。"一说完就转身走开了。第三位是个少女,相当妖艳,也是不太难看。可怜虫低声向她哀求道:"救救我吧!"她以怜悯的神情把他端详了片刻,接着垂下眼睛,揉着裙子,举棋不定。他注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这是最后一线希望了。少女终于开口:"不,不!我会被吉约姆揍的。"一说完也回到人群中去了。
  "伙计,轮到你倒霉!"克洛潘说道。
  话音刚一落,随即在大桶上站立起来,喊道:"没有人要吗?"他摹仿着拍卖估价人的腔调,逗得大家乐呵呵的。"没有人愿意要吗?一-二-三!"于是转向绞刑架,点了点头:"拍卖了!"
  星星贝尔维尼。红脸安德里。酒鬼弗朗索瓦遂一齐凑近了格兰古瓦。
  就在这会儿,黑话帮中响起了喊声:"爱斯梅拉达!爱斯梅拉达!"
  格兰古瓦不禁打了个寒噤,转头向传来喧哗声的那边望去,人群闪开。一美人儿走了进来,真是纯洁如玉,光彩照人。
  这就是那位吉卜赛女郎。
  "爱斯梅拉达!"格兰古瓦自言自语,惊呆了,兴奋不已,这一天的种种回忆竟被咒语般的勾起来的。
  这个世间罕见的尤物,奇迹宫廷也被姿色和魅力迷住了。她一路过去,黑话帮男女伙计都乖乖地排成两列;视力范围之内,一张张如花似开,容光焕发的脸。
  她步履轻盈,走到受刑人面前。她后面跟着漂亮的佳丽。格兰古瓦吓得半死不活,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您要把这个人吊死吗?"她认真地问克洛潘道。
  "是的,妹子。"狄纳王应道。"若他能成为你的丈夫,就另当别论。"
  她撅起下唇,稍稍做了个惯常的娇态。
  "我要了。"她说。
  格兰古瓦至此确信:一场梦持续了一上午,眼前这件事就是梦境的延续。
  实际上,这梦境的高潮固然令人叫绝,但未免太过分了。
  活结解开了,诗人从小凳上被抱了下来。他激动得坐下起来了。
  埃及大公一句话也不说,拿来一只瓦罐。吉卜赛女郎把瓦罐递给格兰古瓦,对他说道:"把它摔到地上!"
  瓦罐顿成了四片。
  "兄弟,"埃及大公此时才开口,边说边把两手各按在他俩的额头上。"兄弟,她是你的妻子;妹子,他就是你的丈夫。婚期四年。行了!"
希望六 摔破的罐子_巴黎圣母院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哦,记得收藏本站。

与六 摔破的罐子_巴黎圣母院相关的推荐

Tags:巴黎圣母院在线阅读   ,巴黎圣母院简介,巴黎圣母院txt,巴黎圣母院全文,巴黎圣母院导读
联系方式 | 收藏本站| 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网站地图 | 热门专题
Copyright (C) jiaoxue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学美术课件,ppt课件免费下载,主题班会课件,说课课件,课件素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