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试题下载 全册教案 免费课件 说课稿 教学计划 资格考试 主题班会 幼儿教育 作文大全 经典语句 学生评语 范文大全
板报设计| 歇后语| 对联大全| 谜语大全| 名著阅读| 文言文| 诗词鉴赏| 在线字典| 成语大全| 幼儿教师| 早期教育| 少儿故事| 育儿知识

热门搜索: 教师考试 教案文章 教学总结 高考语文 高考数学

当前位置:教学无忧网知识网文章阅读名著阅读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第五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第五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02-18 15:23:51 | www.jiaoxue51.com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 人气:155

第五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关于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方面的资料,本站还有更多关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方面的资料,http://www.jiaoxue51.com。

第五章

  第五章
  尖厉的刹车声划破了黑夜的沉寂。蓄着两撇小胡子的司机从驾驶仓里伸出脑袋,借着汽车的大灯,他看清楚挡在车前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兵,马上快活地喊道:“要搭车吗,美人?”

  丽达急步走到司机面前:“波奇诺克?”

  司机一歪脑袋:“上来吧。”

  除了笑呵呵的司机以外,驾驶仓里还坐着一个腼腆的小伙子,穿着一身崭新的军装,上衣前胸挂着一枚亮晶晶的军功章。他冲丽达笑了笑,然后一声不吭地盯着车窗外黑黝黝的丛林。

  司机是个饶舌的年轻小伙,对搭载漂亮女兵显然很高兴,忙不迭地和丽达说话:“我差不多每三天就要去一趟波奇诺克,居民大部分都疏散了,您去前线司令部?”

  “执行任务。”丽达轻声说。

  “是啊,不会去探亲戚的。”

  丽达转过脸,望着窗外,轻声说:“没有人会在战争期间去探望亲人。”

  “我们就不一样了。”司机得意洋洋地说道。

  “你们?”

  “猜得出来吗?”司机抖了抖身上整齐的军装。

  丽达摇摇头。

  “给你一点提示,比如说,这一身新军装?”

  丽达还是摇摇头。

  “新的皮靴。”司机捅了捅身边那个腼腆的士兵,士兵老老实实抬起了脚,让丽达看着自己脚上的新皮靴。

  “去接受检阅?”

  司机摇了摇头:“他是英雄,一个人干掉了德国人五辆坦克。”

  丽达重新又打量起身边这个年轻的士兵。他更加害羞了,简直要把自己的脑袋塞进衣服领子里去。

  “去做报告,告诉人们你是怎样消灭德国人的坦克?”丽达猜测着。

  “到波奇诺克之前,恐怕猜不出一个字儿。让我告诉你,结婚!”

  见丽达像预料中那样惊讶,司机愈发得意地继续说:“方面军司令官亲自批准这个英雄回家完婚。”

  这个消息让丽达突然兴奋起来,她用力点着头,一向装满了忧郁的眼睛居然焕发出异样的光彩。

  “在给他授勋的时候,司令员同志悄悄地问他:你有什么要求?英雄说,他想结婚。司令员没有马上回答他,想了想说:是啊,是啊,我们的英雄怎么能没有人爱,没有人愿意嫁给他呢,去吧。”

  “多好的大叔啊。”丽达思忖着,陷入了自己和奥夏宁的那段往事。

  教室的下课铃声响过,一个男同学拿着一摞信推门进来。同学们立刻蜂拥而上,争着询问是否有自己的家信。

  丽达想站起来,又怕别人开自己的玩笑,索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同学们抢信的热闹场面。信一封封让欢笑的人夺走了,丽达多少有些失望。突然,她看见男同学手里拿着一封信,正冲着自己微笑:“上尉?”

  丽达迫不及待地上前抢过信。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迹,她突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风似地跑出教室。她冲进寝室,小心翼翼地拆开了信封,贪婪地念着奥夏宁写的每个字。

  “最近边境上不太平静,以后会不会再有假期很难说。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们应该马上结婚,我请了两天的假,两天里我们必须把一切手绪办完。”

  丽达看看小桌上的闹钟,已经是下午6点钟了。她捂着自己惊魂未定的心房,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她去倒水,打开壶盖,却忘了把水倒进茶杯,就端着空杯子走回自己的床前。她想挑一件漂亮的衣服换上,却怎么也挑不出一件顺眼的衣服。她索性丢开被翻得乱糟糟的衣服,对着镜子,端详自己被幸福烧得通红的脸,突然,她哭了起来。

  丽达最要好的女同学玛莎推门进来,看见她在哭,忙担心地问她怎么了。丽达停止了哭泣,结结巴巴地说:“他要来和我结婚。”

  玛莎高兴地跳了起来:“你是我们班第一个结婚的同学,而且还是一个边防军军官,上尉。”

  “可这对我太突然了。”

  “你想嫁给他吗?”

  丽达犹豫着,须臾,她点点头。

  “你爱他吗?”

  “嗯。”

  “那不就成了。”

  “可……”

  “算了,什么也别说了,你也不能穿这件衣服去结婚啊。”

  “可我不知道该穿哪件?”丽达心慌意乱地说。

  玛莎一边手忙脚乱地为她挑选衣服,一边问:“他什么时候到啊?”

  “啊?”丽达慌乱中又拿起信看了一遍:“4点,下午。”

  “坏了,那他不是早就到了吗?”

  丽达这才意识到奥夏宁早已经到了这个城市。她再也顾不了别的,跳起来拿过玛莎挑出来的一条布拉吉,胡乱地穿在身上,嘴里一个劲儿乱嚷嚷:“快点,快点,我们晚了。”

  玛莎拍拍慌里慌张的丽达,叮嘱道:“镇静一点。”

  “行吗?你看?”丽达不放心地拢了拢头发,又让女友检查一下自己的装束。天呀,她还是更像个女学生,而不是准备结婚的新娘子。她忽然紧张地对玛莎说:“你不要跟着我去。”

  “那怎么成,你还没有伴娘呢。”

  “不。”丽达固执地说。

  “你上哪儿找他去?”

  女友的话提醒了丽达,她发愁地坐下来,盯着闹钟说:“他早已经离开车站了。”

  突然,门被轻轻地敲响。玛莎打开门,奥夏宁一身崭新的戎装出现在门口。丽达发疯般冲了上去,投进奥夏宁迫不及待张开的双臂。他们旁若无人地拥抱在一起,长久地亲吻着彼此。玛莎见状,不好意思地退了出去。

  奥夏宁把丽达带到了百货商店。他用手紧紧拉着丽达,急匆匆走到衣服柜台。看着琳琅满目的衣服和裙子,两个缺乏经验的人都没有了主意。

  售货员走过来:“谁穿的?”

  奥夏宁指着丽达:“她。”

  “您要在什么场合下穿?”

  “结婚。”奥夏宁迫不及待地说。

  “恭喜你们。”售货员微笑着从衣架上拿下一款素洁又高雅的套裙。

  城市的夜晚,华灯初上。丽达穿着新裙子,像真正的未婚妻那样和奥夏宁相依相偎,漫步在街头。

  “我送你回学校。”

  丽达点点头。两个人登上了有轨电车。他们始终手拉着手,含情脉脉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神情间充满了恋恋不舍。就在到站的时候,丽达侧过头去,对上尉悄悄说:“我送你回军营招待所?”

  奥夏宁欣喜地点点头。

  那天他们简直疯狂了,谁也舍不得离开谁。两个人就这样在电车上来来回回地坐着,既没在学校下,也没在军营招待所下。他们反反复复地约定明天一早由奥夏宁来接丽达,然后到婚姻登记处结婚。可是到了学校还是没有舍得下车。

  电车响着铃铛,慢慢悠悠地行驶着。车上已经没有其他乘客了,售票员也在打盹。丽达和奥夏宁拥坐在电车最后一排座位上,相互望着对方,似乎一切幸福都在这无言的注视中。

  电车驶进总站的车库,停下。车内的灯光熄灭了,黑暗中,售票员打了一个哈欠,从座位上站起来,慢吞吞地走下车。她没有留意到丽达和奥夏宁。

  车门关上了,电车里一片寂静。

  丽达无限幸福地说:“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两个无家可归的人。”  “这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第一个家。”丽达躺进奥夏宁的怀抱中。奥夏宁俯下身,深情地亲吻他年轻的未婚妻。

  丽达和她的奥夏宁重逢的第一个晚上就这样在电车上度过了。

  清晨,一缕晨光透进巨大的车库。电车司机和售票员向电车走来,当售票员拉开车厢的门,走进来时,她愣住了——车厢内,奥夏宁和丽达拥抱着,正甜美地睡着。售票员立刻记起了昨晚的这两个年轻人。她宽容地笑了,随即踮着脚尖,轻手轻脚走到自己的售票台前坐下。

  电车猛地启动。

  奥夏宁懵懵懂懂睁开了眼睛,捅了捅丽达……

  一只手小心地捅捅睡熟的丽达,她马上睁开了眼睛。

  “前面到检查站了。”司机说。

  丽达连忙坐好。

  “准备好通行证。”司机又说。

  她忘了这档子事。丽达的情绪立刻紧张起来,她想把身体尽量地往下缩,但仍不能把自己藏起来。丽达的动作没有逃过司机的眼睛,他给年轻的士兵使了个眼色,士兵一言不发地扯出自己的军大衣,给丽达盖上。

  汽车停了下来。

  一个下级军官上前检查证件,他手上的电筒光在每个人脸上巡扫,最后停在了丽达闭着眼睛的脸上:“还有一个女兵,你们这一路可不寂寞了。”

  “搭车的,要不要让她拿出证件?”司机泰然地说。

  “让她睡吧。”军官摆摆手,示意放行。

  “谢谢。”

  军车通过检查站,又飞速驶向前方。车厢里十分寂静。丽达睁开眼睛,坐好,轻声说:“谢谢。”

  司机和年轻的士兵都沉默着。

  “我没有通行证。”丽达忐忑不安地解释着。

  他们仍旧沉默着。

  “我不是出来执行任务的。”

  司机转过头,看了丽达一眼,还是没吭气。

  “我欺骗了你们。”丽达不安地说。

  “知道。”司机终于开口了。

  “我不是逃兵,我是去……”丽达用非常低的声音说:“去波奇诺克看儿子。”

  司机点点头。

  丽达平复下紧张的情绪,慢慢地叙述事情的来龙去脉:“战争一开始,他爸爸就失踪了。他是红旗哨所的副所长。我把才刚两岁的儿子送到母亲那儿,就参了军。十个月了,我是第一次偷偷地溜出来去看他……明天一早我还要从原路返回部队……”

  丽达望向车窗外,轻轻说:“他可能都不认识我了。”

  汽车驶进了寂静的波奇诺克,在路标前停了下来。丽达从车上跳下来,她刚要走,司机叫住了她。

  “哎,这个,给你儿子。”司机伸出手塞给丽达一块油脂。

  “还有我的。”士兵也把两只苹果放在丽达的手上。

  丽达不知所措地捧着这些战争时期无比珍贵的食物,一再向他们道谢。她目送汽车驶远了,转身急急忙忙向远处一排木屋走去。

  丽达的母亲已经睡下了,又被一声声轻唤惊醒,她坐了起来,侧耳听着。

  “妈妈,妈妈!”

  声音是从屋外传来的。老人急忙下床,打开了门。丽达哽咽着一下扑进母亲的怀中。

  母亲擦亮了火柴,点起了油灯。她端起油灯,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女儿。突然,她想起了什么似地,放下油灯,急急地走进里屋。一会儿,母亲抱着睡眼惺忪的阿利克走了出来。丽达伸手要把儿子接过来,阿利克本能地转过头去,不让她抱。

  “阿利克,这是你的妈妈。”母亲说。

  阿利克含着手指看了一眼难过的丽达,又悄悄地躲到外婆的怀里。

  “妈妈,我没有时间了,早上之前,我还要赶回部队。现在部队离这不算太远,我还会来的。”丽达一边说一边从行囊里把吃的东西都掏出来,放到桌上。

  母亲坐在桌旁,叹着气说:“阿利克经常会在半夜醒来,光着脚跑到门口,你问他要干什么,他摇摇头,又爬回床上,有的时候,一个晚上好几回,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丽达强忍着泪水,没有说话。

  阿利克看见桌子上的食物,慢慢地凑过来,隔着老远,伸出了小手。丽达从桌上拿起一个面包放到孩子手上。阿利克抱着面包又跌跌撞撞地跑掉了。

  “妈妈,我还会回来的。”丽达收拾好行囊,准备要走。

  “阿利克,阿利克,你妈妈要走了。”母亲呼唤着。

  没有阿利克的应答,也没有阿利克的影子。

  丽达捂住嘴,生怕自己会哭出来。她狠狠心,一扭头向门外走去。母亲把丽达送到门口,无可奈何地说:“这孩子藏到哪儿去了。”

  丽达忍着眼泪吻别了母亲,又匆匆消失在夜色中。老人直到再也看不见女儿的影子,这才转过身,轻轻地关上门。她突然发现阿利克就躲在门的后面,两只清澈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怀里还紧紧地抱着那个大面包。

  母亲抚摸着阿利克毛茸茸的头,伤感地说:“她连在家里坐一下都没有……又走了。”

  汽车在坑洼不平的路上颠簸着。丽达紧紧裹着一件军大衣,在空车厢的角落里蜷缩着。车猛烈地颠了一下,丽达的身子向前一歪,差点被摔出车厢。她慌忙攥住车厢的车板。悬在绳上的铜钥匙从她的怀里掉出来,碰到了她的手。丽达握住钥匙,手指轻柔地抚摸着,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这是属于她和奥夏宁的铜钥匙。它让丽达相信奥夏宁一定还活着,而且像她一样期待着重逢的那天。

  那天他们从电车下来后,直接去了婚姻登记处。尽管他们是第一对来登记的,负责办理手续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因为这份勤快而放松要求。他用审慎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军人和姑娘。

  “你几岁了?”工作人员问。

  “18岁。”丽达战战兢兢地回答。

  “不像。”

  “真的。”

  “我说不像就不像。”

  “您能不能先给我们登记,然后我们再给您开出年龄的证明?”奥夏宁问。

  “不符合法定结婚年龄,不能登记。”工作人员把他们的证件丢了过来。

  “走。”奥夏宁收拾好证件,拉着丽达的手跑了出去。他安慰丽达说:“我们去下一个婚姻登记处,会有人给我们办的。”

  丽达终于见识到了奥夏宁的拗劲。他紧紧牵着她的手,行色匆匆地奔往另外的婚姻登记处。走在大街上,他们不时地撞上行人,惹起对方的白眼。奥夏宁不停地对行人说着“对不起”,却始终没有放开丽达的手。

  赶到另一个登记处时,他们在门口正好碰上一对刚登记完的新人,在亲戚朋友们的簇拥下走出门来。喜庆的气氛感染了奥夏宁,他立刻把这当作了好兆头。他松开了丽达,认真地整理自己的军装。丽达揉揉被捏疼的手,有些抱怨地看着奥夏宁。

  奥夏宁浑然不知,高兴地对丽达说:“机会来了。”

  丽达被奥夏宁洋溢的笑容感染,情绪也渐渐地兴奋起来。两个人放轻脚步,神色肃穆地走进登记处。

  “我们想结婚。”奥夏宁说。

  “预先登记了吗?”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没有。”

  “下班了。”说完,工作人员夹着小本子,走了出去。

  奥夏宁抬头看着墙上的挂钟,已经11点了。

  再次遭受失望打击的两个人来到了公园,疲惫地坐在长椅上啃着面包,彼此一句话也不说。好半天,丽达才问奥夏宁:“还想结婚吗?”

  奥夏宁苦笑着:“嗯。可是我明天就要返回哨所了,只剩下半天时间了。”

  “也许会出现奇迹的。”丽达安慰他。

  “对,我们走。”奥夏宁一口把面包塞进嘴里,又拉住了丽达的手。

  “你可以不可以,稍稍的,少用一点劲?”丽达温柔地暗示奥夏宁不要捏疼了自己的手。可奥夏宁根本没体味出她话中的意思,只是使劲地抓着丽达,好像生怕她会一下子溜走,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们刚冲到大街上,就被巡逻值勤的军人拦住了。

  “上尉,请注意军人风纪。”说着,值勤的军人指了指奥夏宁紧拉着丽达不放的手。

  奥夏宁松开了丽达的手。巡逻的军人向他敬过礼,渐渐走远了,奥夏宁又笑嘻嘻地拉住了丽达的手。

  “我不会溜走的。”丽达也忍不住笑了笑。

  二十分钟后,他们第三次被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拒绝了。两个人垂头丧气地走在街上,奥夏宁嘴里叨叨咕咕:“难道就没有一个地方让我们把这婚结了?”

  “没关系,过几天放假了,我去你们哨所,咱们一样可以结婚。”

  “那还有半个月才放假呢,15天啊,你懂吗?整整15天!”

  丽达笑了:“又不是15年。”

  “15天对于我来说就等于15年。”

  突然,丽达站住了,指着一块“婚姻登记处”的牌子,说:“又一个。”

  “这回我进去,你等着我。”奥夏宁重新来了精神。

  办公室里,工作人员正趴在桌上打盹。他已经上了年岁,而且身体明显有些肥胖,连午睡都打着鼾。奥夏宁搬把椅子坐在了对面,当他意识到等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就轻轻地咳嗽了两声。工作人员惊醒过来,当他看见对面坐着的奥夏宁时显然吓了一跳,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你要干吗?”

  “结婚。”

  “那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想结婚。”

  奥夏宁急忙帮他倒了一杯茶,端过去,陪着笑脸说:“您别着急,听我慢慢说。”

  丽达守候在登记处门外,焦急地等待回音。见奥夏宁迟迟没有出来,她索性凑到窗户前,踮起脚尖向里望去——屋里面,奥夏宁时而手舞足蹈地与工作人员争吵着什么,时而又和风细雨地大讲特讲。

  偷看到的场面把丽达完全弄糊涂了。她万万没想到,他的奥夏宁正在吹嘘萨沙的“丰功伟绩”.

  工作人员眉开眼笑地看着奥夏宁的“表演”.

  “如果让它坐下,我就这样——”奥夏宁卖力地展示自己和萨沙的表现,连说带比划,“一旦对可疑的人发动攻击,我就下达'突'、'突',萨沙就会扑上去,哪怕是对面的敌人举着枪,我的萨沙也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咬断敌人的脖子。”

  “您答应的,一定给我弄一条像萨沙一样的,有编号的军犬?”工作人员被奥夏宁的描述撩拨得心痒难耐。他早就盼望能够拥有一条真正的纯种军犬,他几乎已经看到自己牵着它出门时众人羡慕的眼光。该有多么威风!  “我答应。”奥夏宁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一屁股坐了下来。

  “做为交换,您需要我做点什么?”

  “结婚。”

  “和谁?不会是和萨沙吧?”

  “丽达。”

  “人呢?”

  奥夏宁转身冲出去。

  “怎么样?”丽达一看奥夏宁出来,急忙上前问道。

  “快。”奥夏宁一把抓住丽达的手。

  工作人员审慎地打量着丽达,问她:“姑娘,跟我说实话,离法定结婚的年龄18岁,你还差几岁?”

  丽达的脸憋得通红,吞吞吐吐地说:“五个月。”

  “这就对了嘛。”工作人员站起来,突然脸一沉,对他们说:“这可是原则问题,差一天也不行。”

  奥夏宁一下像撒了气的皮球,失魂落魄地坐到椅子上。

  “小伙子,关于萨沙的问题,你可不能答应了不兑现呀?”工作人员喋喋不休地谈着有关军犬的问题。

  “那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奥夏宁心有不甘。

  “没有。不过……”

  奥夏宁和丽达听出了苗头,立刻紧张地看着工作人员,希望能够从他嘴里得到想要的答案。

  “也许,城防司令大叔会帮你这个忙……”

  这个答案虽然不是他们想要的,但已经足以让奥夏宁和丽达重新燃起希望。不等他说完,奥夏宁已经拉起丽达的手,冲了出去。

  工作人员打开窗户,冲着已经跑到街上的奥夏宁和丽达喊道:“千万别说年龄的问题,只说,只说婚姻登记处的人是一群官僚,他们……”  奥夏宁和丽达已经手牵手跑远了。

  想见司令官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这可能是他们扳回局面的最后一个机会,奥夏宁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说服司令官,必要的话,他甚至可以做点出格的事。按照副官的要求,奥夏宁和丽达坐在等候接见的队伍最后。

  隔着木门,司令官办公室传出声如洪钟的骂人声。等候接见的人都听见了司令官骂人的声音,纷纷忐忑不安地在靴子里活动自己的脚指头。

  门开了,挨骂的军官狼狈不堪地从里面退出来,一边如释重负地擦汗,一边把脑袋摇得像只波浪鼓。副官刚要让下一位等候者进去,奥夏宁抢先一步拉着丽达冲到了门口。

  “对不起,我有急事。”他抱歉地对等候者们说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丽达手挽手进了办公室。

  一名等候者喃喃地说道:“谁不是急事啊,不是急事,谁想来这儿挨老头子骂。”

  办公室里,令人闻风丧胆的司令官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后面,旁若无人地用一把小剪子修剪着自己漂亮的山羊胡子。奥夏宁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丽达则局促不安地盯着地板,使劲绞着自己的十个手指。

  司令官突然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两个人面前:“啊——,一个军官搞大了姑娘的肚子,军官的上级要把军官送到军事法庭,姑娘为了保护自己的情人,勇敢地冲到城防司令的办公室,来为上尉说情?”

  “不是,司令员同志……”奥夏宁想解释两句。

  “什么不是!既使比这更糟,我们也可以找着解决问题的办法。姑娘,军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碰到这种问题,一定会让女方出来指认,如果女方死不承认,谁拿男的也没有办法。”

  “大叔,是登记处的人……”丽达羞红了脸,她刚想说几句,就被司令官挥挥手,武断地打断了。司令官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继续自己的演说:“嫁给一个军人,是你们这一代年轻人最好的选择。他们忠于自己的爱人像忠实自己的祖国一样。另外,他们不喝酒,最少不喝醉了。怎么样,上尉?你是不是这样?”

  “是!”奥夏宁立正回答。

  司令官更加得意,摆摆手,让奥夏宁稍息,又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结婚。立刻!”

  司令官最后的结论正中奥夏宁下怀,他立刻高高兴兴地应道:“是。”

  “这要看看,姑娘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司令官耐心地问。

  “是这样,大叔,但是登记处的工作人员总是借故刁难,不给我们登记,而且,他只有今天一天的假期了。现在,快五点了,马上就要下班,您一定要帮帮我们。”丽达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司令官立刻安慰丽达:“来来来,让我们看看,我这个大叔能为你们做点什么。”说着话,他拿起电话,要通了外线,又问丽达:“什么婚姻登记处?”

  “列宁大街。”丽达说。

  “给我接列宁大街婚姻登记处。”

  电话一接通,司令官就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你给我把话筒拿好,我怕我吓着你。”

  “是,是。”电话那边传来唯唯诺诺的声音。

  “听清楚了我的命令,不许下班,在原地等候,立刻办理……”司令官扭过头,小声地问上尉:“你叫什么?”

  “奥夏宁。”

  司令员又放大声音冲着电话吼:“奥夏宁上尉的结婚手续!什么时候办完什么时候下班。”

  “是,是,我一定等候。”

  “要不要我派一个士兵跟奥夏宁上尉一起去?”

  “不用,不用。”

  “听见了吧?”司令官朝奥夏宁和丽达举着话筒说。两人眉开眼笑地连连点头,立刻就要辞谢司令员赶去登记。

  司令员摆摆手,示意他们等等。他把副官叫进了办公室,吩咐道:“用我的车,送他们去结婚登记。另外,今天晚上在军官俱乐部,我亲自为他们主持婚礼。”

  副官逐一记下,然后问:“门外等候的人?”

  “让他们今晚都去参加奥夏宁上尉的婚礼。”

  坐进司令官的专车,丽达担心地依在奥夏宁身边,悄声问:“不会有事吧?”

  没等奥夏宁开口,前座的副官闻言回过头来,得意地说:“军人嘛,多少总该有点特权。”

  奥夏宁同意地点点头,开起了玩笑:“要不然,姑娘们怎么会青睐军人呢。”

  他们到达的时候,登记处的几个工作人员早已恭候在门口。丽达没有见过这种阵势,悄悄地拉住了奥夏宁的手。走进办公室,那个为他们指点迷津的工作人员早已把结婚证准备好,脸上堆满了笑意:“签字吧。”

  奥夏宁和丽达一时间愣住了。

  “签上字就行了?”奥夏宁问。

  “对,签上字,你们就是夫妻了。”

  奥夏宁俯身签字,那个好心的工作人员也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对司令员说的太多了,弄得我们十分被动。”

  “对不起。”奥夏宁强忍笑意,小声说。

  当丽达在结婚证上签完自己的名字,那个工作人员立刻端起准备好的酒杯,向他们祝贺。奥夏宁感激地冲他举起手中的酒杯,说:“军犬。”

  “我还是不要了。”他连忙推辞。

  “苦哇!苦哇!苦哇!”

  在一声又一声喜庆的祝福声中,奥夏宁满面春风地亲吻着丽达。他们端着酒杯,逐一向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丽达的同学和白天等候在司令部的军官们敬酒。不管什么时候,奥夏宁始终拉着丽达的手,像个年长的兄长呵护着她。最后,他们走到司令官面前,恭敬地举起了酒杯。

  “我们祝您身体健康,永远快乐。”奥夏宁和丽达齐声祝福司令官。

  司令官已经略显醉态,他高举酒杯,面向婚礼上的人们发出爽朗的笑声:“他们之间出现了问题,而我们的姑娘,勇敢地选择了嫁给上尉。于是一切都结束了。上尉不用再上军事法庭,姑娘也有了这么英俊的新郎!”

  奥夏宁和丽达尽管哭笑不得,却也只好跟着举起了酒杯。

  “我再说一遍,不要等到出了问题再来找我,早一点,那么,老头子的办法就会更多一些。干杯!”司令官将杯中的沃特卡一口饮尽。

  司令官的话引得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丽达的腹部。尽管那儿平坦得看不出任何可疑迹象,人们还是将新郎和新娘团团围住,放肆地哄闹着。丽达已经羞得说不出话来,只有奥夏宁还在笑容可掬地拼命解释:“什么问题都没有!真的!”

  就这样,害羞的丽达成了班里第一个结婚的人。玛莎总是打趣她,等毕业以后,如果她实在没有去处的话,她就去找丽达。因为她是第一个有家的人。

  “我的家,永远是大家的家。我家的门永远向着大家敞开。但是现在,我还不知道我的家是什么样子呢。”丽达快活地说。

  直到奥夏宁再度休假回来的时候,她才有了答案。他用手蒙着丽达的眼,用身体顶开屋子的门。萨沙飞快地扑上来,在两人身边亲热地转悠。奥夏宁松开手,丽达终于看到了属于他们的家:床、木桌、靠背椅、窗帘……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朴素,却又充满了温馨的气息,让她感到了甜蜜和舒适。

  丽达快活地在房子中央转了一圈又一圈。他们终于可以尽情的拥抱,热烈地亲吻彼此。奥夏宁张开手,从他宽大温暖的手掌里垂下一把闪烁着金光的铜钥匙。

  丽达张开手,钥匙沉甸甸地落进她的手里。

  “你有家了。”奥夏宁亲吻着妻子的耳朵,柔声说。

  “我们的家。”丽达幸福地把钥匙贴近自己的胸口……

  汽车突然刹住,丽达从睡梦中被猛地晃醒。司机在后窗上轻轻地敲着,说:“到了。”她感激地点点头,敏捷地跳下车厢,迅速消失在路边的林子中。

  天际渐渐露出微白,刚刚苏醒的黎明静悄悄。丽达踩着沾满露水的野草,心急如焚地穿行在林子中,沿着来时的路线全力奔跑着。渡过河流,远远地,已经可以看见消防棚的大屋顶,丽达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注视着门口的动静。当确认没有人,她抓住机会从树丛里冲出来,奔向木门。

  突然门开了。

  丽达迅速地躲到一旁。出来的是嘉尔卡,她只穿着薄薄的内衣,一溜小跑奔进了厕所。惊魂未定的丽达乘机溜进了消防棚。她蹑手蹑脚走近自己的铺位,低头扒下靴子。她一抬头,看见热妮亚从床上探起身子看着自己。

  两人对视着片刻,热妮亚笑了笑,又躺了下去。

  丽达心神不定地脱下衣服钻进了被子。临睡前,她没有忘记把钥匙摘下来,重新挂在了铺板上。她用手轻轻地拨弄着钥匙,渐渐地,视线模糊了。疲倦像一头晃晃悠悠的黑熊,笨重地压在了丽达身体上。她甚至没来得及叹口气,就直接进入了沉睡。

  同样的黎明,这个时候准尉却陷入了可怕的噩梦——隐约间,一个巨大的白色幽灵轻飘飘地向他荡来,他甚至真切地听到了幽灵沉重的叹息声和急促的呼吸声,感觉到幽灵的面孔向他逼近……

  瓦斯科夫猛然惊醒过来,瞪大了眼睛望着天花板,使劲喘着粗气。

  房间里,一条白色的身影慢慢向后退去。

  瓦斯科夫欠起身子,突然看见白色幽灵就坐在屋角的椅子上。他几乎惊叫起来,再定睛一看,原来是玛丽娅。她直勾勾地盯着准尉,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玛丽娅,干什么?”

  “我做梦,安德烈被——”

  “你吓死我了。”瓦斯科夫索性从床上坐起来。

  “他说过,子弹会躲着他走的,可我梦里就只看见子弹嗖嗖地只往他头上跑。”

  瓦斯科夫脸一沉,说道:“你希望德国人的子弹都百发百中吗?”

  “他会不会出事?”玛丽娅语气显得有些异样。

  “天都亮了。”瓦斯科夫看了她一眼,卷起了烟卷。

  “我这就给你烧茶去。”玛丽娅没精打采地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瓦斯科夫久久地注视着玛丽娅的背影,心中弥漫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希望第五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哦,记得收藏本站。

与第五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相关的推荐

Tags: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
联系方式 | 收藏本站| 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网站地图 | 热门专题
Copyright (C) jiaoxue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学美术课件,ppt课件免费下载,主题班会课件,说课课件,课件素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