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试题下载 全册教案 免费课件 说课稿 教学计划 资格考试 主题班会 幼儿教育 作文大全 经典语句 学生评语 范文大全
板报设计| 歇后语| 对联大全| 谜语大全| 名著阅读| 文言文| 诗词鉴赏| 在线字典| 成语大全| 幼儿教师| 早期教育| 少儿故事| 育儿知识

热门搜索: 教师考试 教案文章 教学总结 高考语文 高考数学

当前位置:教学无忧网知识网文章阅读名著阅读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第七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第七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02-18 15:23:55 | www.jiaoxue51.com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 人气:724

第七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关于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方面的资料,本站还有更多关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方面的资料,http://www.jiaoxue51.com。

第七章

  第七章
  瓦斯科夫正对着墙上的镜子刮胡子,窗外传来整齐的歌声。女兵们排成整齐的队伍,唱着《共青团员之歌》走进了玛丽娅家的院子。瓦斯科夫从屋里走了出来,诧异地看着女兵们。

  村里的人都好奇地聚集过来,波琳娜也站在自家的篱笆墙边目不转睛地张望着。

  基里亚诺娃向瓦斯科夫敬了一个标准的礼,干脆利落地报告:“共青团员们做出了新的决定,除了日常的训练、执勤、作战外,有义务为村里的军属们作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今天是第一天,从玛丽娅家开始,明天是波琳娜,请指示。”基里亚诺娃报告完,立刻忍不住笑起来。

  大家伙也齐刷刷地盯着瓦斯科夫笑,弄得他莫名其妙。最后还是丽达用手指了指他的胡子。

  瓦斯科夫才想起自己的胡子上涂满了肥皂。他顾不了这么许多,而是得意的对玛丽娅和波琳娜她们说:“听见了吧,我们的共青团员行动起来了。”

  波琳娜激动得眼圈都红了,马上喊道:“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正好,明天是我的生日,我们开个生日晚会。”

  玛丽娅瞅瞅波琳娜,苍白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您可看好了,我们是女兵。”基里亚诺娃朝波琳娜说。

  “我没有记错的话,您今年至少过了五次生日了。”瓦斯科夫说。

  “都不是真的,明天,明天才是真的。”波琳娜涨红了脸,解释说。

  “那我也宣布一下,下午,我们洗澡。”瓦斯科夫忘乎所以地说。

  对于这个“宣布”,女兵们的反应异常迟钝,准尉并没有听到预期中的尖叫声。这让他顿时有点不知所措。

  好大一会儿,索妮娅才怯生生地问:“我们?!”

  “不会吧,应该是你们。”沉默寡言的丽达破天荒地加入到开玩笑的行列。

  女兵们爆发出欢快的大笑。

  瓦斯科夫这才明白什么“你们”“我们”的,他清清嗓子,更正了宣布:“下午你们洗澡。”

  “乌拉!”女兵们欢呼起来。

  瓦斯科夫给玛丽娅和波琳娜使了个眼色,她们心领神会地跑回自己的屋里,一会儿功夫,分别抱出一捆捆扎得整整齐齐的桦树叶,放在地上。

  女兵们喊着“乌拉”,欢呼雀跃着把帽子丢向空中。

  “中士同志,女兵洗澡期间,加强警戒,任何人不得靠近澡房。”瓦斯科夫严肃地对基里亚诺娃说。

  基里亚诺娃没有立刻回答,脸上显出古怪的神色。

  瓦斯科夫立刻明白了基里亚诺娃的沉默意味着什么,自言自语地解嘲说:“其实,其实只有我一个人不靠近澡房,其他人都可以。”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好像突然间发现,原来不苟言笑的准尉大叔也有幽默的一面。

  “可是,我要添柴,我要烧火……”瓦斯科夫发愁地说:“这样吧,我发个誓,决不往屋里看一眼。”

  女人们笑得更欢了。

  瓦斯科夫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长吁短叹地嘟囔:“看来,有男人的世界太不方便了。”

  “不对。”索妮娅认真地喊道:“没有男人的世界就是个无法维持下去的世界。”

  “对,对,对。”瓦斯科夫尴尬地跑进屋子。

  “男人们,干活吧。”基里亚诺娃一本正经地向女兵们下达了命令。

  村里的街道上,几个老人坐在长木上晒着太阳。从他们木讷的神情上不难看出,世间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已经是过眼烟云。他们难得激动,缺少笑的动机,他们总是坐在有太阳的地方,似乎不愿意去想什么,只是专注地看着什么。

  在老人们对面,是玛丽娅和波琳娜的家,女兵们正起劲地帮她们两家修缮屋顶。一位老婆婆张了张干瘪的嘴,嗫嚅着,却没有说出什么。

  基里亚诺娃不在,她跟着准尉去帮姑娘们收拾浴室了。丽达暂时负责指挥房屋整修。里莎瞅准机会,小声地央求丽达说:“让索妮娅念诗吧,她念得可好了。”

  “嗯。”丽达停下手上的活,对正蹲在玛丽娅家屋顶上的索妮娅说:“大学生,特别批准你可以不干活,为大家朗颂诗歌。”

  索妮娅的脸红了,连连摆手:“不行,不行。”

  热妮亚却笑眯眯地在一旁怂恿她:“有什么不行的,诗能够激励你,为什么不可以激励大家呢?”

  “要不然,你给我们讲讲,你的大学生活?”丽达今天显得十分活跃,她没有放过索妮娅,提出另外的要求。

  热妮亚悄悄地对索妮娅说:“你发现没有,丽达好像和平常不一样了。”

  索妮娅立刻同意地点点头,然后扭过头对丽达说:“我的生活简单的就像在纸上画了个圆圈。十年级学校毕业,考上了大学,战争爆发了,来到部队,打了一年仗,从没上过前线,甚至,甚至没有面对面的见过德国鬼子。”

  “你上哪个大学?”热妮亚问。

  “莫斯科大学。”

  女兵们发出一片赞叹的唏嘘声。

  “我是学俄罗斯文学的。”索妮娅又补充了一句。

  里莎低声问丽达:“就是普希金?”

  “托尔斯泰,莱蒙托夫,妥思妥也夫斯基,高尔基,肖洛霍夫——”丽达说。

  “您知道一个叫叶赛宁的诗人吗?”里莎又问。

  “好像听说过,你怎么知道。”

  “她每天都在念的书,就是叶赛宁的书。”

  “说说你的家乡吧?”丽达对索妮娅喊。

  “明斯克!”索妮娅从对面屋顶大声喊着,不无感伤。那儿已经被德国人占领了。人们沉默下来,似乎在为那座已经陷落的城市默哀。

  “我们会把它夺回来的,索妮娅。”丽达安慰着索妮娅。

  街上的老人们表情依然如故,只是更加专注地瞧着对面,听着姑娘们的对话。

  在波琳娜家的屋顶,嘉尔卡拎着一兜泥巴登上梯子,她把泥巴递给丽达,偷偷说:“索妮娅是犹太人。”

  “嘉尔卡,我不喜欢这样谈别人。”丽达很认真地说。

  嘉尔卡自讨没趣,羞眉臊眼地从梯子上爬了下去。

  “来吧,索妮娅,让我们听听诗人是怎么说的。”丽达大声对索妮娅喊。

  索妮娅不再推辞,慢慢从玛丽娅家的屋顶上站起来。她显得有些胆战心惊,热妮亚在一旁鼓励她:“往前看,千万别望下看。”

  索妮娅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站住脚。她逐渐适应了这种高瞻远瞩的姿势,望着远处,她颤抖着声音开始朗诵:

  在村庄的尽头,

  有座小屋  又破又老,那儿,在圣像面前,

  一个老太婆正在祈祷。

  老太婆正在祈祷,

  她回忆自己的儿子——

  儿子正在遥远的边疆,

  拯救自己的祖国。

  老太婆正在祈祷,

  她擦着眼泪,

  在她困倦的眼睛里

  幻影绽开了花蕾……

  街上,一直昏昏沉沉晒太阳的老婆婆突然睁大了眼睛,侧耳倾听着索妮娅的诗句:

  她看到田野——

  这是战斗的田野,

  她看到田野的  儿子,成了牺牲的英雄……

  在玛丽娅和波琳娜家屋顶忙活的女兵们都不知不觉停下手中的活,屏住呼吸捕捉着索妮娅的朗诵:

  他宽阔的胸前,

  伤心的血已凝结,     但他双手紧握着

  敌人营垒的旗帜……

  索妮娅深情地念着,眼瞳里飘起一丝水雾。她的声音里充满了伤感:

  老太婆又伤心又高兴,

  激动的血液停止了流动;

  灰白的脑袋无力地

  埋进两只手中。

  那稀疏灰白的双眉,

  紧锁住心扉,

  而从她的眼睛里,

  撒落下串串珍珠似的泪。

  (叶赛宁《母亲的祈祷》)

  索妮娅久久地伫立着。没有人鼓掌,没有人喝彩,姑娘们陷入默默的沉思,辛酸的滋味涌上心头。街上的老婆婆缓缓闭上眼,眼角滴落串串珍珠般的泪。

  一双粗糙的大手把一捆捆的白桦叶放在大木盆里。

  热水被倒进木盆,浇在了白桦叶上面。

  基里亚诺娃用手捏着白桦叶,尽量让干枯的树叶浸透在水中。她叹了口气,迟疑地对正在收拾炉膛的准尉说出了自己的心事:“您知道,我是第一次带队出来执行任务,生怕出一点事。过去,整个独立营都在一起,营里有营长,连里有连长,排里有排长,我只需要帮助排长做一点点事——”

  “所以,你过度紧张,稍有一点什么,你就大喊大叫。你事事觉得人们在和你作对,你看她们,越看越别扭,她们看你,越看越像老巫婆,这怎么可以?”瓦斯科夫说着话,一边往炉膛里丢上木柴,然后点燃炉火。

  “您呢?也许您有许多带兵的经验。”

  “想听?”瓦斯科夫刚想吹嘘一下自己,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没有什么经验可谈。

  “嗯。”

  “那好,多年的战争经验告诉我们,只要战斗一发生,所有的矛盾顷刻之间都化解了。”瓦斯科夫搜肠刮肚地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条。他不禁有点自鸣得意。

  “嗯。”基里亚诺娃赞同地点点头。

  “难管的时候,就是不打仗的时候。”

  “现在?”

  “现在。”

  基里亚诺娃若有所思地盯着瓦斯科夫,似乎对眼前的准尉大叔开始刮目相看。

  “我看可以了。”瓦斯科夫直起腰来,望着炉膛中熊熊燃烧的木柴,对基里亚诺娃说。

  “我的树叶也泡好了。”基里亚诺娃从大木桶里拎出一捆树叶。

  “那你去把姑娘们叫来吧。”瓦斯科夫说。

  基里亚诺娃刚走了几步,瓦斯科夫又说:“你首先是个女人,女人想什么,你最清楚。”

  基里亚诺娃看着他。没有吭气。

  “然后,你是个指挥员,指挥员是干什么的?是可以把生命托付给他的人。她们就是这样看你的,而不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什么也看不惯的那种人。亲爱的基里亚诺娃同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瓦斯科夫闭上一只眼,形象地做给基里亚诺娃看。

  基里亚诺娃忍不住笑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她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走得轻松而洒脱。

  瓦斯科夫欣慰地笑了。

  屋顶上的讨论还在继续。女兵们好像在这一刻突然发现,原来她们对身边的伙伴竟然如此陌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从容地敞开自己的心扉。

  “该我们问你们了。里莎,告诉我们,你家在什么地方?”热妮亚站在玛丽娅家的屋顶上高声喊。

  “大森林。”

  “那是怎样的森林?”

  “原始森林,在贝加尔湖边,有多大?我不知道,反正,几天几夜走不到头。森林里有许许多多的动物,有鹿,有狼——”

  “下面我要问的,你可要有点准备。”热妮亚促狭地说。

  里莎站在波琳娜家的屋顶上,一下子有点慌神。她怀疑热妮亚也许知道了自己的心事。如果她问自己是不是喜欢准尉怎么办?说不说真话?里莎求助地望向丽达。丽达笑笑,为她打气:“让她说吧,我们乐意回答。”

  里莎点点头。

  “你上学读到几年级?”玛丽家的屋顶传来热妮亚的问话。

  “我没读过几年书——”里莎小声说。

  “你只要最简单的回答就行。”

  “五年级。”

  “对,你谈过恋爱吗?”这是索妮娅在问话。

  里莎羞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求援似地看着丽达。

  “一岁。”丽达小声说。

  “一岁。”里莎赶紧喊。

  “爱谁?”热妮亚紧追不放。

  “妈妈。”又是丽达小声说。

  “妈妈。”

  街上的老婆婆听见这个字眼,突然手舞足蹈地鼓起掌来。

  女兵们终于可以舒舒服服洗个热澡了。

  一只端着水瓢的手伸进浴室。手轻轻一抖,满满的一木瓢水全部倒在烧红的石头上,立时腾起一片浓重的水雾,弥漫了整间屋子,把一切都变成了朦朦胧胧。

  雾气中传来劈劈啪啪的拍打声,还有小声呻吟的声音,似乎颇为痛苦,又好像很享受这种痛苦。是里莎在用桦树叶抽打着嘉尔卡瘦骨嶙峋的身体,帮她松活筋骨。

  雾气逐渐散开,姑娘们青春婀娜的身体若隐若现。热妮亚和丽达躲在浴室的角落,坐在矮木凳上悄声地谈话。

  “你太冒险了,你就不怕碰上巡逻队,把你当逃兵给枪毙了?”热妮亚凑在丽达的耳旁说。

  “没事,热妮亚,我走运!”

  “你不会总走运。”热妮亚又说。

  索妮娅凑过来,看了一眼趴在矮凳上享受树叶拍打的嘉尔卡,小声地对丽达说:“中士发现了你靴子上的泥点。”

  丽达的脸随即沉了下去。

  “随她去,丽达,随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热妮亚安慰着丽达。

  “再烧热点!”丽达高声地朝外面喊。

  “好嘞。”外面传来瓦斯科夫的回答。他把两块粗壮的木柴扔进炉里,看着熊熊的炉火,显得有些兴奋。他来回搓着双手,对身边的基里亚诺娃说:“这些个姑娘真有股耐热力。”

  基里亚诺娃把一桶桶凉水倒进大木桶中,莞尔一笑:“谁敢跳进这冰凉的水中,才算是真有本事。准尉同志,您怎么样?”

  “我嘛,既不敢在热浪中待这么长时间,也不敢一头扎进凉水,男人嘛,一热一凉,身体就会出事。”瓦斯科夫咧咧嘴。

  “够不够热?”基里亚诺娃忍俊不禁,转而大声问澡房里。

  嘉尔卡沉浸在传统的洗浴带来的快感中,不由地哼哼着:“用力,再用点力,你知道吗?这股热气好像从你的脊梁上一点一点地渗入到你的腹腔,又从肚子里向四处扩散,热气慢慢地在你的血管里流淌,你能感觉到,现在流到了大腿上,小腿上,腿肚子上,脚上,一直到脚趾上——”

  里莎攥着桦树叶抽打着嘉尔卡,眼看着她的脊背变成了红色,担心地问:“真的不疼?”

  “再使点劲。”

  里莎顿了顿,突然发疯似地抽打起来。

  坐在一边的丽达、热妮亚和索妮娅三人看着里莎疯狂的样子,忍不住好笑。片刻,丽达敛住笑容,接着说:“她这个人最容易把别人往坏处想,让她想去吧,只要能让我经常去看见儿子。”

  “她喜欢听恭维的话。”索妮娅看了一眼嘉尔卡:“中士最喜欢她。”

  “该你了,索妮娅。”里莎叫着。

  索妮娅应了声,走过去,趴在长凳上。噼里啪啦的抽打声又响了起来。矮木凳上只剩下热妮亚和丽达。

  “丽达,我总觉得你人做得太累,身上背着一个沉重的十字架。”热妮亚说。

  “我怎么能和你比呢。你总是生活在幸福中,战争给你带来了灾难,可是战争也让你和你爱的人走到了一起。”

  “那你是不是就认为,你已经永远失去了爱?”

  “你不觉得我早已经是个中性的人了?战争把人的性别抹掉了,最少我不愿意别人把我看成女人。”丽达阴沉地说。

  “不,只要战争没有抹掉你的性命,你永远只是个女人。女人就需要爱,女人就需要漂亮,这世界就是因为有了女人,它才美丽,它才发光。”

  “我说不过你。”丽达不能不承认热妮亚的话。她抬起头,问热妮亚:“你爱吗?”

  “我爱。”热妮亚坚定地说。

  “上校?”

  热妮亚没有回答,显然她想回避有关上校的话题。

  “你不想说?”丽达问。

  热妮亚仍旧沉默着,突然,她转过身子,湛蓝的眼睛里闪出粼粼波光:“你问吧,不管是痛苦的,还是幸福的,何必让它藏在心底,一个人默默的承受。丽达,你问吧。”

  丽达打量着热妮亚。那裹住毛巾的身体仿佛一块吸引异性的磁铁,动人心魄。这样美貌的姑娘,不知曾有多少男人为之倾倒。丽达探过身去,低声说:“热妮亚,跟我说说上校?”

  热妮亚淡淡地看了一眼丽达,对这个请求并不感到突兀:“这就是我被调到这儿的原因?”

  丽达点点头。

  热妮亚沉思着,须臾,她站起来,端起一瓢水走到炉子前,往烧红的石头上一浇,浴室内立刻响起“滋滋”的声音。

  雾气腾空而起。美丽的热妮亚笼罩其间,恍若民间故事中的水中女神。

  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少女热妮亚骑着马儿恣意驰骋。一辆敝篷吉普车从后面疾驰赶上,轻而易举地超过了她。热妮亚将这种行为视作对自己的挑战。争强好胜的她一勒马缰,整个人俯贴在马背上,扬鞭狂奔。

  马和吉普车在广袤的大草原上开始了追逐。

  开车的是名年轻的军官。他似乎是有意和热妮亚开玩笑,时而加速,超过飞驰的马,时而减速,让马从车边飞过。

  热妮亚被他的戏弄惹得火冒三丈,趁着再次超越吉普车的刹那,举起马鞭,奋力地向军官抽去。他早从反光镜中看见了热妮亚的一举一动,他轻轻一打方向盘,皮鞭抽在了车身上。军官露出饶有兴味的笑容,将汽车开足了马力向前驶去。

  热妮亚被激怒了,策马狂追。她终于在军营的大门口拦住了吉普车。当她正在琢磨该怎么惩罚这个开车的人,他从吉普车上下来,笑呵呵地说:“你叫热妮亚,近卫军四师师长的宝贝女儿。”

  “你是谁?”热妮亚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问道。

  “新任近卫军四师参谋长苏斯洛夫上校。”

  “参谋长?”热妮亚怀疑地看着他,并不相信。

  “怎么?不像吗?”

  “那么年轻?”

  “不可以吗?”上校又露出那副饶有兴味的笑容。

  “骗子!”热妮亚高高举起了马鞭。

  “热妮亚!”

  她回过头,是父亲,他带着几个军官迎出了军营的大门。在众人的簇拥下,苏斯洛夫走进军营。他回过头,冲热妮亚微微一笑,顽皮地眨了眨眼睛……

  “那是我们第一次认识,其实他并没有那么年轻,只是他的性格比起他的同龄人要年轻许多,更多的时候,他就像个大孩子。”热妮亚幽幽地诉说着往事,一边又往石头上浇了一瓢水。

  水雾再次笼罩了澡房。

  靶场。

  苏斯洛夫正在向近卫军战士们教授各种持枪的姿势:“美国仪仗兵的持枪礼比较花哨——”

  步枪在苏斯洛夫手里如同一根棍子,上下飞舞,令人眼花缭乱。

  “——而苏格兰的就更加有民族特色,比如说,他们不穿裤子,穿的是裙子。”苏斯洛夫的话引得战士们嬉笑不止。

  “立正!”值星军官大声喊着口令。

  热妮亚的父亲皱着眉头,走到苏斯洛夫身边低声说:“你尽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外军的情况介绍给大家听听。”苏斯洛夫说。

  “近卫军的军官需要的是真正的本事。”老军人严肃地对苏斯洛夫说。他走到一名战士面前,要过步枪,向靶子瞄准。突然,他放下了枪,把热妮亚叫过来:“来,给这位知识分子上校表演一下。”

  热妮亚毫不犹豫地举枪射击。

  报靶员挥动信号旗。五发,四十八环。骄傲的热妮亚扬着金色的秀发,冷冷地看着上校。

  “该你了。”她把步枪扔给苏斯洛夫。

  苏斯洛夫冲着热妮亚眨眨眼,迅速压好子弹,连续射击,速度快得像道闪电。报靶员举起了信号旗。五发,五十环。上校的枪法征服了所有人,包括热妮亚。

  热妮亚的父亲上前拥抱苏斯洛夫:“你有足够的资格担任这个近卫师的参谋长。”

  靶场上像过节一样沸腾起来……

  热妮亚突然停住讲述。她摘下毛巾,轻轻地趴在长凳上,目光渐渐呆滞。丽达手持桦树叶为她驱赶着灼人的热浪,静静地等待着。

  “战争一开始,父亲就牺牲了。母亲、弟弟、妹妹,我跟你说过,都死在了德国人的枪口下。”

  丽达用树叶抽打着热妮亚的脊背,目光迟滞的热妮亚继续回忆着:“父亲母亲没了,弟弟妹妹没了,家没了,我只有一个去处,去找近卫军第四师。第四师在经过顽强的抵抗,最后被德军包围在基辅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代理师长的是他……”

  雨后泥泞的土路。

  疲惫不堪的热妮亚不断跌倒在泥水中,浑身上下滚满了黄泥巴。她坐在泥里,虚弱得站都站不起来。她真想张开嘴大哭一场,空中升起的信号弹让她抑制了绝望的哭声。

  眼泪悄无声息地淌过了脸庞。倔强的热妮亚没有坐以待毙,她挣扎着站了起来,捡了一根树杈拄着,艰难地继续前行。

  铁丝网。德国巡逻兵的大皮靴。凶狠的军犬。热妮亚藏在隐蔽处,恐惧地等候着活下来的时机。

  照明弹飞入空中,将夜晚的田野照得如白昼般雪亮。当光亮暗淡下去的时候,热妮亚拼尽全部力气爬过铁丝网,消失在黑暗中。她找到了红军的指挥所。当她看见头上缠着绷带的苏斯洛夫时,身子一软,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来。

  丽达停下了抽打,专注地听着热妮亚的回忆。

  “我到了师部的那天,他们当晚要突围——”

  简陋的指挥所里,热妮亚从黑暗中挣扎着苏醒过来。她睁开眼睛,周围都是熟悉的面孔。苏斯洛夫就坐在她的旁边。

  “我,没地方可去了。”热妮亚慢慢地说。

  苏斯洛夫点点头:“这就是你的家,近卫军第四师将用鲜血和生命保护你。”

  热妮亚像孩子一样失声痛哭。她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眼泪一颗又一颗滚落下来,在滚烫的面颊上滑出一道清凉。

  “我们今天晚上突围,这两个人不管是背着你抬着你,一定会把你带出去。”

  “不,我是战士,我要自己走出去。”热妮亚倔强地说。

  苏斯洛夫摸着热妮亚的额头:“你还在发烧。”热妮亚垂下眼睛,把苏斯洛夫的手轻轻挪开。

  突围的晚上,苏斯洛夫手握冲锋枪,走在散兵线的最前面,沉着地向前搜索。热妮亚也握着一枝步枪,戴着钢盔紧随其后。上校不时地回过头,留意虚弱的热妮亚。

  散兵线走出了茂密的森林后,步伐开始加快。突然,苏斯洛夫把冲锋枪举过头顶:“同志们,前进!”整个散兵线迅速地向前移动,热妮亚紧跟在苏斯洛夫后面拼命奔跑。

  枪声,爆炸声,痛苦惨叫声,血液冲向耳膜的流淌声,响成一片。不断有人倒了下去,热妮亚惊惧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战士,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幻。苏斯洛夫一把架住热妮亚,向前奔去。德军密集的枪弹织成了一张火网,阻挡着苏军的步伐。

  一枚炮弹尖啸着落向苏军散兵线,苏斯洛夫奋不顾身地向热妮亚身上扑去。爆炸气浪掀起的泥水,重重地摔打在苏斯洛夫身上。

  热妮亚惊恐的面孔从苏斯洛夫身子底下露出来:“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苏斯洛夫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缕鲜血从袖管里淌了下来,但他扔对士兵们大声喊着:“不要停下来,往前冲!”

  几个苏军士兵冲过来,架住苏斯洛夫和热妮亚,继续向前突围。

  他们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疲惫不堪的队伍行进在泥泞的公路上,苏斯洛夫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热妮亚紧紧跟在担架旁边,偷偷地擦着眼泪。

  担架颠簸了一下,苏斯洛夫从昏睡中醒了过来。他看见了流泪的热妮亚,用目光把她召唤到身边。他虚弱地微笑着,安慰热妮亚说:“我不会死掉的,我一死,谁来照顾小热妮亚?”

  热妮亚一边点头一边擦着泪水。

  “你看,我们冲出来了,第四师的军旗还在——我要看看军旗。”

  担架放了下来。旗兵迅速地跑过来,展开弹痕累累的军旗。苏斯洛夫托起军旗的一角,深情地吻着。他抬头仰望着军旗,小声地说:“近卫军第四师的军旗永远飘扬。”

  幸存下来的战士们一个个走上前来,亲吻着军旗。百感交集的热妮亚跪在泥水中,当她托着近卫军第四师的军旗时,心里默默地发誓:“爸爸,我将追随这面旗帜,直到永远。”

  说到这里,热妮亚的眼泪像雨水一样滚落下来。她用力抽了下鼻子,大声地对外面的人喊着:“有凉水吗?”

  浴室的木门霍然打开,基里亚诺娃拎着一桶凉水站在门口:“有。”

  热妮亚从长凳上站起来,赤裸着身子走向门口那只巨大的木桶。里面的凉水清澈见底,倒映出热妮亚雪白的身体。她轻轻滑进木桶,把头沉入水中。她憋住呼吸,任泪水自由地流淌,在她耳旁又响起了急促的枪声。

  年幼的弟弟惊恐地飞跑着。火焰喷射器的枪口。一团火球。那个弱小的身影翻滚着,嚎叫着——

  热妮亚的舌头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弟弟不再动了,火焰的余烬还在他身上燃烧着。

  热妮亚的头浮出水面。

  基里亚诺娃用目光征询她需不需要浇上一桶凉水,热妮亚点点头示意。一木桶凉水轻轻地倒在热妮亚的头上。她再度沉入水中。为什么那罪恶的枪声从来没有消失过?热妮亚的眼泪悄无声息地融入水中。

  德国人的机枪在射杀手无寸铁的平民。

  热妮亚眼睁睁看着母亲用身体挡住射向女儿的子弹。母亲倒下去了,露出了妹妹惊恐万状的脸庞,子弹又无情地射向她稚嫩的身体。

  她倒在了母亲的尸体上。

  痛苦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拒绝生活。热妮亚平静地流着泪,慢慢向水面浮升。

  “丽达。”热妮亚失神地望着丽达。

  “热妮亚。”丽达冲过去,紧紧地与她抱在一起。拥抱着热妮亚冰凉而痛苦的身体,丽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姑娘们为热妮亚裹上毛巾。

  听到喧嚣的声音,瓦斯科夫忍不住从屋子后面伸出头来,惊愕地瞪着这群哭成一团的女兵。

  丽达悄悄坐起来,摘下铜钥匙挂在脖子上,拎起行囊向门外走去。值勤哨兵是热妮亚,她看见丽达走出来,连忙凑过去:“我真怕你一觉睡过去,快去快回。”

  丽达默契地点点头,快步向河边走。依旧是那条路径,丽达已经不再畏惧,顺利地到达了公路。运气似乎总是跟着她,这次她又一帆风顺地搭车到了波奇诺克市郊。

  她推开家门的时候,母亲正在灯下削土豆,见她来了,连忙迎过来:“他睡了,这几天他好像睡得好多了。”正说着,卧室的门开了,阿利克睡眼惺忪地走了出来。他一看见丽达,急忙躲到外婆的身后。

  “这回我不能让你就这么走了。”母亲急匆匆走进厨房,端出一锅热气腾腾的汤来。

  “妈妈,我不喝,军队里的伙食很好很好。”

  母亲生气了:“这是你妈妈亲手做的,放在炉子旁热着,就是要等你回来吃。”

  丽达乖乖坐了下来,端起了热汤。她偷偷看了看佯装生气的母亲,调皮地说:“那我可真吃了?”

  “嗯。”

  “那我可把它全喝光了?”

  “嗯。”

  丽达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喝着热汤。母亲板着的脸舒展开了:“好喝吗?”

  丽达大力点点头。

  “我专门采了酸浆草放到汤里。”母亲说。

  突然,丽达觉得有人在桌子底下扯自己的裙子,她低头一看,阿利克藏在桌子底下,正伸着手扯丽达的裙子,一见丽达发现了他,便立刻缩回手,挪到外婆的脚边。

  “小伙子,出来和妈妈一起喝汤吧?”丽达柔声说。

  阿利克戒备地摇摇头。母亲低下了头,推着阿利克:“去,去吻她,你的妈妈。”男孩更加紧张,连滚带爬钻出了桌子,藏到外婆身后。然后不时地探出头来,好奇地看着丽达。

  “妈妈,别着急,让他去吧。”丽达说。

  丽达把带来的食物拿出来:“全是大家凑的,大家宁愿少吃一口,留给阿利克。”

  妈妈点点头,叹了口气:“这个战争什么时候才能打完——”

  “妈妈。”丽达似乎不愿提起这个话题:“仗打完了,我怎么办?现在挺好,奥夏宁只是失踪了。失踪意味着什么?就是他还有一种可能,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总是在想,这世间什么都可能发生,我们结婚的时候,眼看着就结不了婚了,可偏偏那个司令出现了,他帮我们领到了结婚证,还帮我们搞了一个结婚的仪式。”丽达笑着。

  “可是那个时候,你早把妈妈忘了。”

  “妈妈!”丽达撒娇地倚在妈妈身边。

  妈妈抚摸着丽达的头。

  “妈妈,奥夏宁一定还活着,他不会把我和阿利克就这么丢下。”丽达望着自己的母亲,说:“我要把阿利克带大,等他回来。”

  “好了,你该走了。”妈妈说。

  丽达猛地跳起来,抓起行囊,向门外冲去。到了门口又折转回来,在母亲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她又试探着向阿利克走了一步。阿利克没动。丽达索性走上前去,紧紧地抱住儿子,亲吻了他一下。

  这次阿利克没有拼命地反抗,却也没有表示太多的亲昵。然而这已经够让丽达开心了。搭上了顺风车,她甚至破天荒地哼起了《小路》。

  坐在司机驾驶室的年轻战士探过头来:“你心情很好。”

  “战争不光给人带来痛苦,有的时候,还能给你带来意外的惊喜。”丽达说。

  驾驶室里的战士们笑了。

  “打完仗你去干什么?”战士问司机。

  “我那个大学还没读完呢,汽车制造,你呢?”司机说。

  “当海员,像歌里唱的一样,朋友们,明天要远航,航行在那夜雾中,快乐地歌唱吧,亲爱的老船长,让我们一起来歌唱。”

  其他人被战士背诵的歌词激励,开始扯开嗓子唱起了《海港之夜》。丽达也加入到合唱的行列。军车沿着公路颠簸前行,歌声在原野的夜晚一路回荡。

  “谁?”站岗的索妮娅听到动静,拉动了枪栓。

  “我。”丽达从暗处走出来。

  “他认你了吗?”索妮娅迫不及待地问。

  丽达摇摇头,笑着说:“我有信心。”

  “没人发现,快回到床上去。”索妮娅催促她。

  丽达蹑手蹑脚拉开了门,回到自己床前,脱下衣服迅速钻进了被窝。她又想起了什么,坐起身,用破布擦掉了靴子上的泥点。

  突然,有人趿拉着鞋走过来。丽达急忙躺下。嘉尔卡从她床前经过,看了一眼佯装睡着的丽达,推门出去了。

  丽达又睁开眼,用手转动着胸前的铜钥匙,思忖着,渐渐地沉入了梦乡。

  基里亚诺娃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盘问哨兵索妮娅。

  “有人外出吗?”

  “有。”

  基里亚诺娃立刻紧张起来:“谁?”

  “嗯。”索妮娅指了指厕所。

  基里亚诺娃走到厕所门口,敲了敲门:“这回可抓住你了。”

  门一开,嘉尔卡蓬头垢面地提着裤子走出来,抱怨道:“多一分钟都不行。”

  基里亚诺娃十分扫兴,走进厕所,“咣”的一声关上了门。索妮娅抿着嘴暗自好笑。不知真情的嘉尔卡嘟嘟囔囔地走过来。
希望第七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哦,记得收藏本站。

与第七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相关的推荐

Tags: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
联系方式 | 收藏本站| 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网站地图 | 热门专题
Copyright (C) jiaoxue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学美术课件,ppt课件免费下载,主题班会课件,说课课件,课件素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