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试题下载 全册教案 免费课件 说课稿 教学计划 资格考试 主题班会 幼儿教育 作文大全 经典语句 学生评语 范文大全
板报设计| 歇后语| 对联大全| 谜语大全| 名著阅读| 文言文| 诗词鉴赏| 在线字典| 成语大全| 幼儿教师| 早期教育| 少儿故事| 育儿知识

热门搜索: 教师考试 教案文章 教学总结 高考语文 高考数学

当前位置:教学无忧网知识网文章阅读名著阅读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第八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第八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02-18 15:23:57 | www.jiaoxue51.com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 人气:267

第八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关于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方面的资料,本站还有更多关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方面的资料,http://www.jiaoxue51.com。

第八章

  第八章
  瓦斯科夫从一列军车上跳下来,正向人来人往的站台走来,突然听见有人叫他。

  “瓦斯科夫,瓦斯科夫!”一名上尉挤过人群,使劲向瓦斯科夫挥舞着胳膊。

  瓦斯科夫眼睛一亮,也挤了过去。上尉向瓦斯科夫行了一个军礼:“班长同志,捷列金上尉向您报告。”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瓦斯科夫激动地语无伦次。

  “还有呢。”捷列金指着一列军车,上面坐的战士们都在向瓦斯科夫招手。

  “上前线?”

  “上前线。咱们整个师都调上来了。”

  “你也成了上尉。”瓦斯科夫不无遗憾地看着捷列金的肩章。

  “如果你没调到铁路部队,早应该是少校了。”捷列金笑着说。

  两个人挤到军列旁,瓦斯科夫与往日的战友们逐一握手。捷列金向新战士们介绍着:“这是我的老班长,他得过两枚勋章,是个英雄。他是我们连队的光荣。”

  瓦斯科夫非常不习惯这样的介绍,窘迫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来,给年轻人讲点什么。”

  可不管捷列金怎么鼓动,瓦斯科夫就是一个劲往后缩,腼腆地站到捷列金身后。上尉小声地对瓦斯科夫说:“他们就要上战场了,最少您也该祝福他们呀。”

  瓦斯科夫不再往后缩了。他站到了大家面前,干咳了两声,却仍旧找不出要说点什么。

  “告诉他们应该怎样打仗。”捷列金小声地提醒瓦斯科夫。

  “对,冲锋的时候往前看,千万别往后瞅,因为子弹是从前面打过来的。打阵地战,别怕炮击,炮弹永远不会瞄准一个人,而是一块地方,炮弹讲的是覆盖,不是击中。所以,让炮弹直接命中的机会并不大。常言说的好,新兵怕炮,老兵怕号——”

  “为什么怕号?”有人问。

  “一吹号就要冲锋了。”瓦斯科夫傻笑着。捷列金在一旁皱起了眉头,又不好打断他的讲话,只得顺其自然。

  “小伙子们,记住,勇敢的士兵,倒下去的时候,子弹应该是从前面打进去的,背后中弹不是个好兵。”

  士兵们为瓦斯科夫粗糙而又实在的理论鼓舞着,鼓起掌来。

  列车突然拉响了汽笛,轰鸣着启动了。捷列金跳上火车,向瓦斯科夫告别。

  “行吗?”瓦斯科夫追着问捷列金。

  “好极了。看来你还是待在小站上,带着那群小母鸡孵蛋的好。”捷列金讽刺道。瓦斯科夫似乎没听出来捷列金的讽刺,他满怀着一股庄严,向列车上的士兵们挥手致意。

  送别了年轻的战士,瓦斯科夫马不停蹄赶到军运指挥部,兴致冲冲地推开了大门。少校正在接电话。他汇报情况的口吻和聆听对方指示的架势规矩得要命,和瓦斯科夫熟悉的那个暴君简直判若两人。显然,对方是位不好惹的高级军官。

  瓦斯科夫找了一个座位安置自己,一直等到少校接完电话,才走了过去。

  “少校同志,171会让站军运指挥员——”

  “行了行了,我看见你来了。”少校挥挥手,打断了瓦斯科夫的报告,问道:“你又来干什么?把那些女兵换成男人?”

  “不是,不是。”瓦斯科夫急忙解释说:“我来领给养。”

  “不是给你们送去了吗?”

  “是的是的,不过,想多领几块肥皂。”瓦斯科夫小声说。

  少校略一思忖,说:“看在女兵的份儿上。”

  少校俯在桌子上,飞快地写了个条子,递给瓦斯科夫,突然问道:“你和女房东怎么样了?”

  这话让屋里的人都笑了起来。瓦斯科夫有点下不来台,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他张嘴刚要为自己分辩,就被少校不耐烦地打断。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不能光去照顾一个女人,那还有二十几个同样缺少男人滋润的女人。组织过舞会吗?”

  “没有。”

  “去组织,这是命令。”

  “是。”

  “那个热妮亚……”少校有意压低了声音问。

  “是个好姑娘。”

  “没问你这个。我是问,她有没有私自外出,或者有什么人来找过她?”

  “没有。”

  “听说,姑娘们对你造的澡房十分满意?”

  “就是厕所紧张了点。”

  “那就多修几个。嗯,难道还要让我批准吗?”

  “不用不用。”

  “去吧,瓦斯科夫,把她们捧在手心里,像水晶一样。她们是女人,俄罗斯的女人,生儿育女的女人,去爱她们,呵护她们。”少校语重心长地说。

  瓦斯科夫忙不迭地应承。他一离开指挥部,就赶紧攥着条子蹿到了给养处。军需官把少校的条子看了一遍,翻着白眼问瓦斯科夫:“编制?”

  “什么?”

  “问你有多少人?”

  “25个。”

  “四个人一块,六块零一角。”军需官嘟嘟囔囔地拿出来六块肥皂。

  “那一角呢?”瓦斯科夫盯着要肥皂的零头。那些丫头们可费东西了,多要点没坏处。他在心里头嘀咕着。

  军需官又白了一眼瓦斯科夫,不情愿地拿出一角肥皂给他。瓦斯科夫抱起肥皂抬腿刚要走,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又折了回来,理直气壮地说:“你知道吗?”

  军需官抬起头,诧异地看着瓦斯科夫。

  “司令官同志有规定,女兵的肥皂供应由四个人一块改成两个人一块。”

  “我怎么不知道?”

  “刚刚宣布的。”

  军需官将信将疑。瓦斯科夫见状,抓起桌上的电话递给他:“你给司令官本人打个电话问问?”

  军需官放下电话,怒气冲冲地说:“这不可能。”

  “那好,我来问。”瓦斯科夫又拿起了电话,对着话筒说:“请接前线司令部——”

  军需官被唬住了,他一把抢过瓦斯科夫手里的电话,无可奈何地说:“就算司令官是这么说的,再多给你两块。”

  “六块?”

  “不成,最多三块。”

  “五块?”

  “四块。”

  瓦斯科夫妥协了。他往怀里又添了四块肥皂,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

  这场肥皂大战让瓦斯科夫成了女兵们心目中的英雄。不过她们万万没想到,老实的准尉大叔也有偷奸耍滑的时候——他只拿出了九块肥皂。

  宝贵的肥皂被郑重地摆在桌上,全体女兵围成一圈,等待着由瓦斯科夫主持分肥皂仪式。

  “一共十块,大家看我们怎么——”

  “咦,这不是九块吗?”里莎说。

  “噢,九块。”瓦斯科夫掩饰住心头的慌乱,赶紧心虚地抽出匕首,说:“每三个人一块。”

  瓦斯科夫的匕首刚要往下切,热妮亚拦住了瓦斯科夫:“把肥皂切了不好用,反而浪费,我建议统一由副排长掌管,放在外面,公用。”

  基里亚诺娃满意地点点头。女兵们一个个地举起手来。

  “通过。”基里亚诺娃说。

  “我们准备开个舞会。”瓦斯科夫宣布道。

  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一下子让消防棚内热闹起来,姑娘们立刻就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议论起来:“穿什么衣服?”

  “没有舞伴啊?”

  “再说也没有留声机。”

  “还应该有沃特卡、酸黄瓜,最好的红茶、奶酪。你们还要什么?”瓦斯科夫烦躁地挥挥手。

  “这是战争。”基里亚诺娃为瓦斯科夫帮腔道。

  “又来了。”丽达似乎对这一切毫无兴趣,低声嘟囔了一句,走回自己的床铺。

  “姑娘们,什么也没有,我们依然可以跳舞。俄罗斯人能歌善舞,难道我们没有了好看的衣服,就跳不了舞了吗?”瓦斯科夫说。少校布置的任务可真有点棘手。他不胜烦恼地想,作为唯一的男人,他可实在有点势单力薄!

  “热妮亚,你来负责组织这个舞会。”基里亚诺娃嘱咐道。

  “放心吧,这将是姑娘们一辈子最难忘的舞会。”热妮亚说。

  “我来负责留声机啊,唱片啊什么的。”瓦斯科夫说。

  “乌拉!”

  吃过晚饭,瓦斯科夫把私藏的那块肥皂放在了玛丽娅面前,玛丽娅的目光中顿时放出异彩。

  “我想分……”

  没等瓦斯科夫说完,玛丽娅已经眉开眼笑地将肥皂揣进自己怀里。瓦斯科夫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分给波琳娜一半。”

  玛丽娅假装没听见。她凑到瓦斯科夫身边坐下,动情地把头依在瓦斯科夫肩上,悄然说:“战争结束了,您会留下来吗?”

  瓦斯科夫沉默了。

  “战争已经夺去了安德烈,我不能再让第二个男人离我而去。”

  瓦斯科夫往旁边挪了挪身子,生硬地说:“现在不行。”

  “你会娶我吗?”

  “也许会的。”

  “为什么会的?”

  “你是个好女人,会疼男人。”

  玛丽娅沉默了。她静静地注视着准尉,目光里水波暗涌。俄顷,她开口说:“知足了,我知足了,没有人这样说过。”

  “是的,你的善良让每一个男人心动。”瓦斯科夫真诚地说。

  “我不想把肥皂分给波琳娜,这是你给我的。”玛丽娅坦白地说。

  “这是两回事。她和你一样,男人牺牲了。”

  “我不准备和她一起分享一个男人。”玛丽娅不容瓦斯科夫再说下去,生硬地把肥皂往桌上一放,掉头走进自己的房间。一向温顺的女房东突然强悍起来,这让瓦斯科夫感到了不安。他隐约觉得自己可能要遇到新的麻烦。

  热妮亚成了里莎的舞蹈教练。为了不让她成为在舞会没乐子可寻的壁花,热妮亚主动扮起了男角,搂着里莎跳起了华尔兹。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之中,连一向落落寡合的丽达也饶有兴致地参与进来,观看里莎学习跳舞。

  坐在一旁的索妮娅放下手中的书,忽然对丽达说:“我觉得准尉有了变化。”

  “怎么变化?”

  “你不认为他变得更加温柔,更加忠厚?”

  一听见有人议论瓦斯科夫,里莎的舞步就开始乱了。“嘿,踩着我的脚了。”热妮亚叫起来。这下子里莎更加乱了套,不管她怎么前进后退,都避不开热妮亚的脚,好像她是条八爪鱼似的。

  “算了算了,你今天是心不在焉。”热妮亚赶紧松开了里莎,坐到床上揉脚。

  停下舞步的里莎立刻凑到了索妮娅的跟前,竖起耳朵听她谈论瓦斯科夫。

  “他更像谁的爸爸,而不是谁的丈夫。”索妮娅继续她的评论。

  “瞎说。”里莎脱口而出:“他怎么会那么大的岁数呢,他才32岁。”

  索妮娅愣了一下:“真的?”

  “真的。”

  丽达扑哧一声笑了:“你可知道的真清楚。”

  心事被拆穿,里莎的脸顿时红成了鸡冠子。她跳起来,慌不择路地逃开了。这时基里亚诺娃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热妮亚身边:“有事吗?”

  “没事。”

  “跟我来。”

  基里亚诺娃向门口外走去,热妮亚跟在她身后。中士似乎羞于开口,磨蹭了好大会儿,她才羞答答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军服,小声问热妮亚:“你看我这身军装……

  “怎么了?”

  “嗨,能不能改改它?”

  “当然能。几乎所有的姑娘都改了,就剩下你一个人了。”热妮亚笑起来。

  “小点声。”基里亚诺娃示意不要让人听见。

  “基里亚诺娃同志,好的服装最能展示人的优美的体形。其实,您的体形并不差。”

  “谢谢你。”基里亚诺娃长舒一口气,微笑着说:“我想在舞会上穿上你改的衣服。”

  “没问题。”

  “热妮亚,有的事别怪我。”

  “什么事?”

  “不提了。我帮你把舞会办好。”

  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滴不断从屋檐下坠落下来,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小坑。已经进入梦乡的瓦斯科夫猛然被来自里屋的动静惊醒。他坐了起来仔细听了一下,是玛丽娅的哭声。他慌忙跳下地,赤着脚向里屋走去。

  听见细碎的脚步声,玛丽娅的哭声更大了。瓦斯科夫站在里屋门口,犹豫着进还是不进。玛丽娅的哭声戛然而止。

  “你在想安德烈呢?”瓦斯科夫在黑暗中问。

  玛丽娅点亮了床头的油灯,伸出两只手,让瓦斯科夫走近自己。

  瓦斯科夫向前走了几步:“下雨了。”

  “能陪我坐会儿吗?”玛丽娅央求着。

  瓦斯科夫拖过一把椅子,在玛丽娅床前坐下。两个人互相默默地注视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突然,玛丽娅从床上爬起来,扑进瓦斯科夫的怀里。

  “玛丽娅,玛丽娅……”瓦斯科夫惊慌万状,想推开玛丽娅。却不想她的双手反而箍得更紧了。

  “我不能,不能!”瓦斯科夫绝望地喊叫起来。

  玛丽娅颓然松开了手,眼泪汪汪地看着准尉。

  “玛丽娅,一个女人,一个好女人,一个善良的女人,她的丈夫刚刚为祖国牺牲,让我睡到她的床上,这我连想也不敢想。”

  玛丽娅捂住脸,哀怨地抽泣起来,边哭边絮叨:“是的,他死了。对于我来说,失去丈夫已经很久很久了。你是怕我再变心,像你原来的老婆?”玛丽娅突然爬起来,从床下摸索出一根皮带,双手递给瓦斯科夫:“我愿意做你忠实的奴仆。”

  “不,男人需要征服女人,需要用女人证明自己的强大,但不是用鞭子,你太小看我了。”

  “那算我求你,我一个人害怕,外面是下雨的声音,屋子里静极了,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你听——”

  瓦斯科夫愁眉苦脸地看看眼前这个可怜巴巴的女人,长叹了一声,耷拉下脑壳。

  “让我躺在你的怀里,哪怕只有一夜。以后不管有多么漫长的夜晚,让我一个人熬吧,熬到天亮,又从天亮熬到夜晚,女人的命好苦呀。”玛丽娅哀凄地低下了头。

  瓦斯科夫心乱如麻。他简直不知如何是好,沉默片刻,他笨拙地坐到了玛丽娅的床上,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玛丽娅默默地淌着眼泪,在这个男人的怀里睡着了。瓦斯科夫轻轻地抚摸着玛丽娅凌乱干枯的头发,久久地思忖着。

  村外,一列夜行火车正缓缓地驶离171会让站,笼罩在细雨中向前驶去。夜幕下,一条人影伫立在站台上,久久地眺望着村子的方向。他好像刚刚从这列火车上下来。

  屋子里,玛丽娅睡得又沉又香。瓦斯科夫一动不动地坐着,好像在执行一桩艰巨的任务。他忽然听见街上响起异常的动静,神经马上紧张起来,他推了推玛丽娅:“你听。”玛丽娅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晃了晃头,又扎进准尉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沉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渐渐接近玛丽娅家。

  瓦斯科夫连忙再次把玛丽娅推醒:“真的有人来了。”

  玛丽娅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这回,她也听见了,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果真是在向这里走来。玛丽娅霍地从瓦斯科夫怀里坐了起来,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听着脚步声。

  “是谁?”瓦斯科夫紧张地问玛丽娅。

  脚步声打破了夜晚潮湿的寂静,在玛丽娅家门口停了下来。玛丽娅轻轻地离开床,站在里屋的门口侧耳听着。脚步声迟缓地走上门口的台阶,地板响起“咚咚”的声音,似乎被什么敲打着。显然,来人已走到门口。

  门,被轻轻地叩响。

  瓦斯科夫走到玛丽娅身边,冲着门口问道:“谁?”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敲门声更加急促了。玛丽娅浑身一抖,似乎觉察出什么,猛然从里屋冲了出去,打开了房门。

  “安德烈!”玛丽娅一头扎进来人的怀抱。

  瓦斯科夫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玛丽娅扶着安德烈进了屋,点亮了油灯。他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但依然有副粗壮的骨架。浓密的胡子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一双黑色的眼睛目光阴鸷。看得出来,这是个脾气暴躁的男人。安德烈怀疑的目光在屋子里搜寻着,当落在里屋门口的瓦斯科夫身上时,他全身颤抖了一下,颓然坐在了长凳上,一双木拐脱手而出,重重地摔在木板地上。

  隔壁波琳娜家屋子里的灯亮了。一会儿,门被打开,波琳娜走出屋子,她的头从篱笆墙上探过来,窥测着玛丽娅家的一举一动。

  瓦斯科夫尴尬地从里屋门口走上前去,伸出手来:“菲道特。叶甫格拉维奇。瓦斯科夫。”

  安德烈没有吭声,也没有伸手。他的视线越过面前的准尉,像头猎犬似的,在屋子里打量着:外屋瓦斯科夫的床铺,桌上的电话机,墙上挂着的望远镜,公文包,里屋如豆的油灯,凌乱的双人床铺……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小柜子上的肥皂。安德烈的脸色更加阴沉。他仍旧一声不吭,低头卷起了烟卷。当他把卷好的烟卷叼在嘴上的时候,他叼烟的姿势竟然和瓦斯科夫一模一样——烟卷垂在下唇上。

  瓦斯科夫局促不安地上前为他划着了火柴,却被安德烈挡开了他的手,自己点上了烟。瓦斯科夫突然发现自己还穿着内衣,急忙抓起自己的衣服,手忙脚乱地套上。安德烈注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始终充满了敌意。他弯下身,捡起地上的拐杖,支撑着站起来。瓦斯科夫这才看清他的一条裤管空空荡荡的。

  玛丽娅赶紧过去搀扶丈夫,却让他奋力甩开。安德烈撑着双拐走到里屋门口,看着凌乱的床铺,心里万念俱焚。他“咯噔、咯噔”走进屋,扬起一根拐杖,愤怒地捣着床上的被褥。他每捣一下,玛丽娅就浑身哆嗦一下,一副随时都可能昏倒的架势。被褥烂了,枕头里的羽毛四处飞散,沾得满屋白屑。安德烈累得气喘吁吁,终于支撑不住,仰面倒在了床上。

  玛丽娅战战兢兢走进里屋,伸手为安德烈脱靴子。

  “出去!”安德烈吼叫着。玛丽娅惊跳起来,胆战心惊地走出里屋。

  “关上门!”

  玛丽娅轻轻地把门掩上,见瓦斯科夫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她一把按住他。“你不能走。”玛丽娅低声说:“你要是走了,什么事情也说不清了。”

  瓦斯科夫沉默地瞧着玛丽娅。她没有眼泪,表情异常坚决。

  “我不走。”瓦斯科夫放下东西,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

  安德烈回家的事立刻传遍了整个村子。负责为大家传递消息的,是殷勤的波琳娜。她扒在篱笆墙上搞到了情报,立刻一溜烟地跑出院子,挨家挨户地宣传去了,忙得像只到处抓捕野兔的狗。

  波琳娜匆匆忙忙从仓库门口经过时,一眼看见正在执勤的嘉尔卡,急忙凑上去,低声把这个爆炸性新闻告诉了她。嘉尔卡灵活的眼珠滴溜溜转动着,表情正像波琳娜期待的那样又惊又喜。一个饶舌的嘉尔卡知道了,就等于通知了全体女兵。波琳娜满意地离开仓库,赶着去别家宣传了。

  嘉尔卡一下岗回到消防棚,就迫不及待地走到基里亚诺娃的床边,俯首在她的耳边添油加醋讲了一番。基里亚诺娃霍地坐了起来,穿上衣服,匆匆开门出去了。

  “嘉尔卡,出什么事了?”有人问。

  嘉尔卡一副得意洋洋的劲儿,她走到屋子中央大声吆喝:“大家赶紧起床,赶紧。”

  “什么事什么事?”女兵们纷纷问着。

  “玛丽娅的丈夫安德烈没有死,昨天晚上回来了。”嘉尔卡的话并未引起姑娘们太多的兴趣。

  “他丢了一条腿。”嘉尔卡又说。

  “没死好,玛丽娅总算不会当寡妇了。”

  “波琳娜会不会把目标从准尉身上转到玛丽娅丈夫身上。”

  “可是,我们的准尉会不会就要受到冷落了?”

  女兵兴奋地议论开来。

  “这都不是问题!”嘉尔卡故弄玄虚地说:“问题是,当安德烈进门的时候,敲了半天的门,就听见里面咚咚咚的人走路的声音,就是不开门。后来,门开了,玛丽娅和准尉都没穿衣服……”

  “胡说!”里莎再也忍不住了,她从床上跳起来,火冒三丈地指着嘉尔卡:“你在造谣!准尉不是那种人,他干不出那种事。姑娘们,我们和准尉相处的日子不长,可你们说,准尉干的出那种事吗?”

  木棚内沉寂下来了。

  “里莎,不要太激动了,我可是一点瞎话都没说,不信,你去问波琳娜。”嘉尔卡振振有辞。

  “波琳娜的话更不能信了。”里莎斩钉截铁地说。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去看看。”热妮亚说着话,已经穿好了衣服。其他人也飞快地收拾了一番,准备到玛丽娅家去看个究竟。

  嘉尔卡并不想和姑娘们一起去看瓦斯科夫。她站了一夜岗,已经累了,现在只想倒在床上好好睡一觉。况且这是准尉大叔自己惹出来的乱子,活该他倒霉吧。见姑娘们起劲的样子,她忿忿不平地说:“你们这样不好,本来没我们什么事,你们一去,好像我们是和瓦斯科夫站在一起,让村里的人怎么看我们。”

  “住嘴吧,嘉尔卡,你可以不去关心准尉,你又何必去阻挡别人?”里莎第一个冲出来,大声呵斥道。

  热妮亚站到屋子中央,正色说:“安德烈牺牲了,死亡通知书送来的时候,我们都看见了,玛丽娅在名义上已经是个寡妇了。没有人能够阻挡她争取新生活的权力,你们说对吗?”

  “对!”几个女兵响应着,其中里莎的回答最为响亮。

  “肯定地说,瓦斯科夫准尉不是个沾花惹草的人,但他是个善良的人,是个极富同情心的人,他会不会因为同情而去关心玛丽娅,而在关心中与玛丽娅产生了感情?”热妮亚继续分析。

  “不会!”里莎反驳道。

  “为什么?”丽达看了她一眼,反问道。

  “我说不会就不会!”里莎跺着脚,急得差点要哭出来。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到了她身上。里莎见状,羞愧难当,飞快地朝门外冲去。

  细雨霏霏,给清晨的村庄布置出一番朦胧的小布尔乔亚情调。村里的人可无心理会这些,他们顶着小雨站在玛丽娅家院子外面议论纷纷,却没有人敢上前去敲门。

  瓦斯科夫透过窗户看着站在细雨中的人们,心情复杂。当他看见女兵们也赶了过来,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他回头看了看里屋,门仍然紧闭着。安德烈没有一点动静。

  玛丽娅却没有一点担惊受怕的样子。她好像一夜之间变得坚强了,神色自然得和往常一样,正忙活着把一盘盘食物端上餐桌。女人真是让人搞不懂啊!瓦斯科夫不胜烦恼地想。

  屋外,丽达走到基里亚诺娃身边,小声问:“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基里亚诺娃没有作声。

  波琳娜扭过头来,对女兵们说:“安德烈是个脾气暴躁的人,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他和玛丽娅感情一直怎么样?”热妮亚问。

  波琳娜摇摇头,说:“玛丽娅应该和瓦斯科夫在一起,他们再合适不过了。”

  见村人们朝自己投来恼怒的眼光,波琳娜不屑地一笑,走上前打开玛丽娅家院子的木栅栏门,径直走到房子门口,“当当”地敲起门来。没有人来开门。波琳娜愈敲愈急,隔着门大声喊着:“安德烈,来看你来了,开开门!”

  门纹丝不动。

  波琳娜放弃了努力,一屁股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冲着院子外面的村人和女兵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姿势。

  玛丽娅家里一片死寂。瓦斯科夫和自己的女房东隔得远远地坐着,两个人都一言不发。玛丽娅看向瓦斯科夫,见他的目光一遇到自己便有意地回避过去,玛丽娅又把目光移向里屋,茫然地瞧着那扇紧闭的木门。

  突然,里屋内传来“咯噔”的声响。门开了,安德烈拄着拐杖走了出来。玛丽娅忙上前去扶他,被再次躲开了。安德烈自己走到桌子边,稳稳地坐下来。

  “咱们谈谈。”瓦斯科夫说。

  “我要洗澡。”安德烈看也没看瓦斯科夫,冷冷地对玛丽娅说。

  玛丽娅立刻脚不沾地忙碌起来,迅速为他在里屋安置了大木盆、热水、毛巾和刮胡子刀。当她伸手去拿桌上的肥皂时,安德烈按住了玛丽娅的手。他从自己的行囊中掏出一块仅仅只有四分之一大小的肥皂头。

  安德烈重新走进里屋,关上了门。里面一会儿传来“哗啦啦”的搅水声。

  瓦斯科夫的目光又落到窗外,他看见女兵低声议论着,然后以基里亚诺娃为首,里莎、热妮亚和丽达几个人跟在她后面走进了院子,向门口走来。瓦斯科夫见状,赶紧走过去打开了窗户,朝外面的人一个劲儿挥手。

  “准尉。”里莎叫了一声。

  瓦斯科夫站在窗户前连连摇头,示意大家不要进来。见基里亚诺娃和其他人停了下来,瓦斯科夫小心地关好窗户。他转过身,看见玛丽娅把一张小方凳放在屋子中央,又在凳子上放上皮带,然后在墙角的长凳上坐下来等待着。她的表情显得有些内疚,有些惭愧,但并不害怕。

  “你这是干吗?”瓦斯科夫问。

  “没有你的事。”玛丽娅神色平淡地说。

  瓦斯科夫垂下眼睑,狠命地吸了两口烟,扔掉烟蒂,径直推开了里屋的门。安德烈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坐在床边,漠然地瞅着准尉。

  “安德烈兄弟,我们应该谈谈。”瓦斯科夫说。

  安德烈没吭声。

  “不谈也行,但你不能打玛丽娅。”

  “这是我的家。”安德烈平静得让人意外。

  鼓足了勇气想和安德烈说点什么的瓦斯科夫,又一次被挡在了对话的外面,他有些失望,低着头走出里屋。玛丽娅看着瓦斯科夫失落的样子,脸上露出难过的神情,小声地说:“该发生的事一定会发生,你去吧。”

  瓦斯科夫看了一眼憔悴的玛丽娅,把皮带从凳子上拿走,打开了屋门。

  门一响,坐在外面的波琳娜立刻站起来。她紧张地盯着走出来的瓦斯科夫,问:“没事吧?”

  瓦斯科夫支吾着,连头也不愿意抬,走下台阶。他走出玛丽娅家的院子,围观的人们自觉地给他让开一条路。一位老大爷伸出干柴一样枯瘦的手,同情地在瓦斯科夫肩膀上拍了拍。

  基里亚诺娃和几个女兵跟在他后面,小心地保持着一段距离。瓦斯科夫一路向仓库走去,表情凝重。依照惯例,瓦斯科夫检查了仓库的门锁,然后掏出小本子,工工整整地写好记录。做完这一切,他又重新锁好仓库。

  瓦斯科夫回过头来,看见基里亚诺娃跟在后面,他委屈地对基里亚诺娃说:“你知道,我什么都没做。”

  几个女兵都围了上来,同情地说:“我们知道。”

  “我想安慰安慰她,没想到——”瓦斯科夫哭丧着脸说。

  “我相信您。”里莎目光炯炯地看着瓦斯科夫。

  “没用啊,他不信。”瓦斯科夫像小孩一样,失望地摇摇头。

  基里亚诺娃又摆出一副领导的派头:“你看啊,这事是这样的,您要是没做什么亏心事,也就不会有什么事;如果您要是真做了什么,我们就当它是做了什么,又能怎样呢?安德烈牺牲了,玛丽娅成了寡妇,难道她就不能再去找个心爱的人了吗?没什么,别害怕。”

  “可是,我真的和玛丽娅没有什么。”瓦斯科夫冤枉地叫起来。

  “瓦斯科夫同志!”热妮亚冷不丁吼了一声,“如果我没猜错,玛丽娅在追求您?”

  瓦斯科夫狼狈地点头。

  “而您一直在躲避?”

  瓦斯科夫觉得有点意外,看着热妮亚。

  “连玛丽娅都敢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而您却总是在躲躲闪闪。现在,您又是来来回回想说明,您和玛丽娅没有任何关系,您这算什么?”

  瓦斯科夫一下被说懵了。他摆摆手,一个人向前走去。他走了几步,又转过身,冲姑娘们嘟囔道:“真的,什么也没发生。”说完话,他耷拉下脑袋,漫无目标地走了。

  “他一下变成了真正的老头。”热妮亚看着瓦斯科夫有些佝偻的身影,怜悯地说。

  大团大团的乌云逐渐散开,露出灰蓝的天空。太阳的光芒强烈起来。雨后的空气洗刷过般清新,湿润的泥土似乎有种特殊的气息升出,与树的汁液的芳香混合后,发出一股近乎成熟果实的味道。

  瓦斯科夫孤独地扛着木头,走到修了半截的防空洞前。他跳到洞里,开始继续修造防空洞的工作。这里离玛丽娅家不远,可以清楚地看见那扇紧闭的大门。瓦斯科夫不时地瞄几眼玛丽娅家的动静,说不上是担心,还是惆怅。

  突然,阳光照耀下的土地上,掠过了一个庞大的影子。瓦斯科夫警觉地朝外望去——一架德国人的飞机正俯冲下来。

  瓦斯科夫爬出防空洞,沿着大街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飞机,飞机,战斗警报——”

  他的声音把女兵们从村子里的各个角落召唤出来,姑娘们立刻冲向阵地。

  “快点躲进防空洞!”瓦斯科夫指挥着村里的人向防空洞疏散。

  敌机似乎想拿慌乱的人群开个玩笑,它不时地高高拉起,然后一头向下扎来,呼啸着从人们头顶上一掠而过;时而又紧紧地追逐着疏散的人群,驱赶着老老少少的村民。

  “卧倒,卧倒!”瓦斯科夫像个真正的指挥官那样,不时地用军事用语指挥村人们的行动:“匍匐前进,匍匐懂吗?”

  丽达第一个跨进炮位。她手脚麻利地转动手柄,瞄准了敌机。两个弹药匣迅速地插进了枪体。丽达看了一眼装填弹药的热妮亚。

  “把它打下来。”热妮亚鼓动着。

  丽达沉稳地点头,全神贯注向敌机瞄准。炮镜一次又一次套住敌机,但马上就被刺目的阳光把目标遮住。丽达始终没有开火,耐心地跟踪着目标。

  瓦斯科夫焦灼地从洞口注视着天空,却总不见阵地的高射机枪开火。敌机更加肆无忌惮,开始催动机枪向村舍扫射,顿时硝烟四起。瓦斯科夫突然意识到防空洞里没有玛丽娅和安德烈,他大声问人丛中的波琳娜:“玛丽娅呢?”

  “连门都不给开。”

  那家伙可真是个固执的男人。瓦斯科夫说不上来是气恼还是佩服,他一使劲,跳出了防空洞,甩开两条粗腿向玛丽娅家跑去,波琳娜见状也连滚带爬地追了上去。瓦斯科夫一边跑一边命令她回去,大声地呵斥:“浑蛋,连命都不要了!”敌机突然冲着他们开火,瓦斯科夫不假思索,猛地拉住波琳娜,翻身一滚,掉进了路边的沟里。

  一排子弹在他们刚才站过的地方穿了过去。

  波琳娜紧紧依偎在瓦斯科夫怀里,偷偷地笑了。

  “你干吗?”瓦斯科夫恼火地推开波琳娜,吼道。

  “我不放心。”波琳娜大声说。

  “你还嫌我问题不够多?”瓦斯科夫生气地说。

  “我们就躲在这儿吧?”

  瓦斯科夫猛地跳了起来,冲着阵地方向大声喊:“为什么还不射击?!”

  阵地上的女兵们听见了瓦斯科夫的大呼小叫,里莎大声警告他:“快躲起来,这不是好玩的。”

  “快开枪,快开枪!”瓦斯科夫挥舞着胳膊喊叫着。

  “让他别喊。”丽达专心瞄准。炮镜再次套住了敌机。她的脚踩在炮钮上,一点点加重气力……又是一闪,灼人的阳光照滑了丽达的眼睛。敌机又从炮镜里消失了。

  “真狡猾!”丽达重新用炮镜套住了敌机。

  瓦斯科夫仍没有看见高射机枪的还击,他丢下纠缠不清的波琳娜,大步地向阵地跑来。基里亚诺娃冲出掩蔽部,拦住了他。

  “为什么不开火,你说!?”瓦斯科夫质问。

  “我让她们自由射击,瞄准好目标,就开火。”

  敌机又俯冲下来,基里亚诺娃一把将瓦斯科夫拉进自己小小的掩蔽部。

  “一顿饭都吃了,就瞄不上个目标?”瓦斯科夫生气地说。

  “你看太阳。”基里亚诺娃指着阳光,解释说:“德国人的飞机借着阳光的光线,利用我们瞄准上的白区,你刚瞄上,阳光一闪,什么也看不见了。”

  二号高射机枪开火了。没有击中目标。飞机抖了一下翅膀,拉起了高度。

  里莎急了,冲丽达喊着:“快开火吧,二号炮位已经射击了。”

  丽达一声不吭,耐心地转动着枪身。炮镜终于牢牢地套住目标。丽达的脑海浮现出德国人的枪口下,她的奥夏宁正和战友们浴血奋战。她仿佛真切地看到了满身鲜血的奥夏宁,他从自己脖子上摘下钥匙,套在萨沙的脖子上。

  敌机在高空再次做好了俯冲的准备,尖啸着向阵地扑来。丽达的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萨沙倒在血泊中,嘴里吐着白沫,嘶哑地叫着,脖子上挂着奥夏宁的铜钥匙……

  炮镜里的敌机目标愈来愈大,愈来愈清晰。丽达狠狠踩下了炮钮,一串串枪弹冲出枪口,射向敌机。

  “打,打,打!”丽达的眼睛几乎喷出火来,她一面嘶喊着,一面用劲地踩动炮钮。

  炮弹不间断地射向空中。敌机在空中突然停住了,俄顷,它似乎想改变飞行方向,斜着向高空飞去,尾翼后面拉出了长长的黑烟。

  “打中了,打中了!”里莎第一个跳了起来,疯狂地喊着。

  敌机向下坠落,弹出一个黑影,瞬间,飞机坠入地面,爆炸后燃烧起一团火球。一个小小的黑影打开了降落伞,缓缓地向下降落。

  丽达再次转动枪身,枪口瞄准了敌人的降落伞。
希望第八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哦,记得收藏本站。

与第八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相关的推荐

Tags: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
联系方式 | 收藏本站| 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网站地图 | 热门专题
Copyright (C) jiaoxue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学美术课件,ppt课件免费下载,主题班会课件,说课课件,课件素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