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试题下载 全册教案 免费课件 说课稿 教学计划 资格考试 主题班会 幼儿教育 作文大全 经典语句 学生评语 范文大全
板报设计| 歇后语| 对联大全| 谜语大全| 名著阅读| 文言文| 诗词鉴赏| 在线字典| 成语大全| 幼儿教师| 早期教育| 少儿故事| 育儿知识

热门搜索: 教师考试 教案文章 教学总结 高考语文 高考数学

当前位置:教学无忧网知识网文章阅读名著阅读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第九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第九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02-18 15:23:59 | www.jiaoxue51.com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 人气:811

第九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关于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方面的资料,本站还有更多关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方面的资料,http://www.jiaoxue51.com。

第九章

  第九章
  目睹敌机冒着浓烟从空中一路坠落,瓦斯科夫兴奋地跳了起来,一边喊着一边向阵地上飞跑:“谁打的?谁打的?一定要给你请功!”

  此时丽达的机枪正在瞄准德国人的伞兵。透过炮镜,瞄准线上的十字不偏不倚地定在伞兵的头上。

  热妮亚在一边咬着牙地喊:“打死他!为了奥夏宁,为了我的父母、妹妹弟弟,为了我们的红军兄弟!”

  基里亚诺娃看出了丽达和女兵们要干什么,她一下蹿出掩蔽部,大声喊着:“要活的!”

  丽达紧紧盯着炮镜,下意识地咬紧嘴唇。德寇正凶残地向人群扫射。火焰喷射器的枪口。萨沙倒在血泊里。她满身是血的奥夏宁。阿利克畏惧的眼神。那些令人痛苦的画面潮涌般在她眼前翻滚着。她眼一闭,又踩下了炮钮。

  一串机枪子弹带着啸声向天空中的伞兵冲去。降落伞在空中迅速燃烧成一个火球,带着敌人的伞兵直直坠向尘埃。

  瓦斯科夫和基里亚诺娃都呆住了。阵地上却爆发出女兵们的欢呼。她们冲到丽达身旁,拼命地亲吻她。丽达却呆呆地坐在机枪前,全身像筛糠一样不断地在发抖。

  “你怎么了?”热妮亚问。

  丽达苍白着脸,没有吭声。基里亚诺娃走了过来,揽住她的肩膀:“没关系,没关系。”

  丽达的泪水一下子淌了下来。突然,她停止了哭泣,问道:“死了吗?”

  “肯定死了。”热妮亚说。

  这回丽达的泪水像断了线的风筝,一串串地滴落下来。

  “会过去的,丽达,我第一次击毙敌人的时候,绝不是撒谎,我自己差点没吓死,连着做了一个月的噩梦。”基里亚诺娃安慰着丽达。

  瓦斯科夫面色阴沉,背着手走到阵地上,在阵地上巡视了一遍,对丽达说:“本来嘛,我要给你请个大大的功,你这二拇指一扣——”

  “脚一踩。”嘉尔卡在一旁纠正道。

  “哦,脚一踩,把个勋章踩跑了。”

  “应该给丽达请功,这是我们打下的第一架敌机。”热妮亚争辩着。

  瓦斯科夫没理热妮亚,严肃地说:“现在我要处分你!”

  “准尉同志,您还记得吧,这些兵归我领导,处分不处分谁,由我说了算。”基里亚诺娃冷冷地说。

  瓦斯科夫被基里亚诺娃的一番抢白弄得垂头丧气,闷闷不乐地站到一边去了。

  玛丽娅家里,安德烈一直不动声色地关注着外面的动静。看见打下了德国人的飞机,安德烈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他回过头来,瞧着仍旧一声不吭的玛丽娅,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他站起来,蹒跚地走到玛丽娅身边,猛地抓住她的发髻,把她的脸扭过来对着自己:“臭娘们儿,该咱俩算账了。”

  玛丽娅的眼睛里没有安德烈记忆中的惊恐,她静静地看着丈夫,充满了平和。安德烈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玛丽娅站起来,从容地拽了拽有些乱的衣衫,把矮凳放好,拿过皮带,顺从地趴到了矮凳上。

  安德烈愣了一下,还是把皮带拿在了手里。他试了试,走到矮凳前。看着一言不发的玛丽娅,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前几天,区上送来了你的阵亡通知书,说你一个月前,去德国人后方侦察,踩响了地雷。”玛丽娅趴在矮凳上说。

  安德烈逐渐明白了一些,但他仍旧发狠地问:“你就不能等几天?”

  玛丽娅长叹了一口气,轻声说:“不说了,说了你也不信,还是——”

  玛丽娅一副不屑争辩的样子反而激怒了安德烈,他扬起皮带就要抽下去。玛丽娅突然又补充了一句:“没他什么事。”说完,玛丽娅又伏下头去。“来吧。”

  安德烈怒不可遏,皮带重重地向下抽去,玛丽娅不自觉地绷紧了身子,紧张地闭上了眼睛。然而皮带只在空中画了个圈,便无力地落了下来。安德烈丢下皮带,拄着双拐走进了里屋。

  没有吃到鞭子,这让趴在矮凳上的玛丽娅感到十分诧异。她慢慢抬起头,看着安德烈走进里屋的背影,心头竟萌生出一丝柔情。她爬起身,仔细地整理了一下裙子,然后端正地站起身。安德烈的吼声从里屋传出来:“把酒拿来!”

  突然电话铃急促地响起来。玛丽娅犹豫了一下,慢慢地向电话走去。

  “快点!”安德烈咆哮起来。

  玛丽娅浑身一震,立刻丢下响着的电话,钻进了厨房。

  因为打了个漂亮的胜仗,女兵们情绪高涨得仿佛可以一口气游过春天里的伏尔加河。基里亚诺娃兴高采烈地召开军事会议,讨论布置新阵地的方案。

  “要是再修几个伪装阵地,让德国人的飞机摸不清我们的位置。”热妮亚提议道。

  “最好的位置是在小河对面的森林里,这样,我们可以兜着德国人的飞机的屁股打。”丽达说。

  “这次德国人吃到了苦头,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估计,近几日,他们会派出几架飞机,趁着早晨或者黄昏偷袭我们,准尉同志,您认为呢?”基里亚诺娃问。

  “嗯。”瓦斯科夫坐在一旁低头抽烟,没精打采地应道。

  “大叔,您不能总是这样闷闷不乐。”热妮亚幽默地说。

  “我要上前线。”瓦斯科夫瓮声瓮气地说。

  “那我可就是171会让站的指挥员了。”基里亚诺娃开起了玩笑。

  瓦斯科夫愣了一下,嘟嘟囔囔地说:“也许他们会再派一个。”

  “我们跳舞吧。”热妮亚转移了话题。

  女兵们立刻活跃起来,消防棚里又成了喜鹊窝。里莎捅了捅丽达,示意她看准尉。只见瓦斯科夫阴沉着脸,闷头闷脑地站起来,直勾勾地向外走。

  “您上哪儿?”基里亚诺娃问道。

  “我得想办法给弄个留声机啊。”瓦斯科夫一边说一边甩着两只大脚板走了出去。

  “他心情不好。”丽达说。

  “你们说,安德烈会怎样对待玛丽娅,对待瓦斯科夫?”里莎天真地问。

  “能怎么样,杀了玛丽娅。”热妮亚调侃着说。

  里莎瞪大了眼睛:“杀了?”

  姑娘们被逗笑了。里莎马上明白那只是个玩笑,立刻爽朗地加入到了欢乐的行列。只有嘉尔卡缩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充满了敌意地看着准备开舞会的姑娘们。

  “嘿。”热妮亚离开众人,走过来拍了一下嘉尔卡。

  嘉尔卡不知所措地看着热妮亚,巴掌大的脸上露出警惕的神色。

  热妮亚冲她友善地挤了下眼,然后高声朝姑娘们喊:“我说过,要把嘉尔卡打扮成白雪公主。”

  嘉尔卡愣住了。

  瓦斯科夫在玛丽娅家院子的门口站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不进去为好,他转身走进了波琳娜家。准尉第一次主动登门,波琳娜顿时感觉自己有了盼头。她满面春风地把瓦斯科夫迎了进来。又一阵风似地钻进厨房,搬出了茶饮、蜂蜜、黑面包,甚至还有一瓶私酿的白酒。

  “不必。”瓦斯科夫推开了酒瓶。

  “现在你知道谁疼你了吧?”

  “我想借留声机。”

  波琳娜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当然,心情不好的时候,跳跳舞,可为什么不到我这儿来,我这有——”

  “我不过生日。”瓦斯科夫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波琳娜的请求。

  “那总得告诉我,是和谁吧?”

  “女兵。”

  “全体吗?”

  “全体。”

  波琳娜放心了,爽快地把留声机放到瓦斯科夫面前。

  瓦斯科夫的头冲着玛丽娅家方向摆了摆,问道:“怎么样?”

  “一点动静都没有。”

  “玛丽娅遭殃。”

  “两天了,门始终没开一回。”

  “唉。”瓦斯科夫抱起留声机就往外走。

  “哎,你还没邀请我呢。”波琳娜在背后喊。

  “嗯。”

  不等波琳娜想出挽留准尉的借口,他已经大步流星出了她家的院子。瓦斯科夫返回消防棚,发现姑娘们已经把一间大屋子变成了两部分。消防棚的一角被床单隔开,诞生了一个小小的天地。

  一只小炉子正烧得火旺,上面放着一把火剪子。从波琳娜家借来的熨斗、缝纫机一应物件都堆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我脸上这都是什么呀?”嘉尔卡坐在椅子上,在镜子里仔细端详自己,大惊小怪地叫起来。

  “雀斑。”热妮亚一边为嘉尔卡化妆一边说。

  “以前没有。”

  “以后会有,老了,还会有老年斑。你坐好了。”

  “我真的那么老了?”

  “想漂亮吗?想漂亮就听我的。”

  “嗯。”

  “里莎,拿火剪子来。”

  里莎应声进来,从炉子上拿起火剪子递给热妮亚。

  瓦斯科夫在床单外面调试着留声机,基里亚诺娃则反反复复地看着仅有的几张唱片,爱不释手。

  “我们应该把全村的人都请来。”瓦斯科夫突然说。

  “为什么不请。”基里亚诺娃居然毫无异议地表达了赞同。

  瓦斯科夫很满意中士这次的表现,马上对正在床边收拾行囊的丽达下了命令:“去把村里的人都请来。”

  “丽达,你别去,让索妮娅去。”基里亚诺娃好像有意和瓦斯科夫比较个高低。

  这个丫头又开始捍卫她的职责范围了!瓦斯科夫无可奈何地摇摇脑袋,说:“好,听基里亚诺娃中士的。”

  玛丽娅家安静得出奇,安德烈只是一味的喝酒,从头至尾没有再和玛丽娅说一句话。直到他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

  醉醺醺的安德烈站起身,透过窗户望向街上,只见村人们兴高采烈地走家串户,不时有三两人聚在路边有说有笑,竟有几分欢庆的景象。这不免让安德烈感到有些诧异:“干,干什么呢?”

  “不知道。”玛丽娅专心致志地补着衣服,仿佛对外面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兴趣。

  门突然被敲响了。索妮娅在外面大声喊着:“玛丽娅,女兵们开舞会,请你们全家参加。”

  玛丽娅看了一眼安德烈,没有吭声。

  “听见了吗?”索妮娅又喊了一声,见没人答应,转身走了。

  “干什么?”安德烈突然问。

  “开舞会。”

  “浑蛋!还开什么舞会。”安德烈一扬手,愤怒地把酒瓶子摔在地上。

  “人家把德国人的飞机打下来了,怎么不可以开个舞会。”玛丽娅低声说。

  “住嘴!”安德烈气势汹汹地吼。

  这时,电话铃又响了起来。两个人同时看着电话机,但谁也没挪动一下去接电话。

  “酒。”安德烈说罢,蹒跚着走回桌前,又开始对玛丽娅不闻不问。

  村人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消防棚。他们给战士们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礼物,虽然并不丰富,但在战争期间,也算是尽力了。波琳娜又成了活跃人物,她忙着接待村人,忙着帮姑娘们简单地打扮,还不忘抽空关注一下准尉的动向。好在瓦斯科夫只是在一边低着头抽他的马哈烟,并没有和别人勾三搭四,省了波琳娜不少心思。

  丽达似乎对这一切也不热衷,她安静地坐在床上,缝补军服,对周围的热闹恍若置身事外。

  “给你。”瓦斯科夫突然抓起一瓶酒,塞给丽达。

  “什么?”

  “格瓦斯,用面包酿成的酒。”

  “我不喝酒。”

  “那你就留着。”

  “为什么?”丽达稍稍感到有些吃惊。

  “会有用的。”

  丽达不再言语,把酒放到了床底下。

  床单后面,热妮亚还在围着嘉尔卡忙碌。她已经用火剪子在嘉尔卡脑袋上做出一头漂亮的发卷,那些讨人厌的雀斑也被巧妙地用香粉掩饰起来。嘉尔卡那张干巴巴的小脸一下子显得异常可爱起来。

  一转身,热妮亚又抖开一件漂亮的带着刺绣的丝绸衬衫,让嘉尔卡穿上。衣服穿在嘉尔卡身上显得空空荡荡,这不免让她抱怨起自己的胸部过于平坦。

  热妮亚乐了。这种问题可难不倒一个富有经验的女人。她找出许多棉花和碎布贴在胸罩里面,一眨眼的功夫,嘉尔卡立刻丰满得让人流口水。紧接着,热妮亚又魔术般地拿出一件东西:“你看,这是什么?”

  “口红!”嘉尔卡喜出望外。

  在战争时期,这玩意儿可算得上让女人们发狂的奢侈品。热妮亚大方地把口红递给嘉尔卡,又抓紧时间去给基里亚诺娃熨烫修改好的军服了。

  花蝴蝶似的波琳娜婀娜多姿地扭到瓦斯科夫身边,央告道:“您应该邀请波琳娜。叶戈洛娃跳今晚的第一支舞。”

  “我不会。”

  “我会呀,要不,我邀请你。”

  “不必了,一会儿您的丈夫又奇迹般的复活了,我更说不清楚了。”

  “跳舞啊,不是睡觉。”波琳娜不高兴地说。

  “我要去查哨了。”

  瓦斯科夫被刺到痛处,丢下波琳娜就离开了舞会。他无精打采地走着,当经过玛丽娅家时,他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玛丽娅家没有点灯,漆黑的一片,隐隐约约能听见屋里传出电话的铃声。

  瓦斯科夫抬腿想进去,又不敢贸然而进,他站在院子门口举棋不定,久久地注视着玛丽娅家窗口。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瓦斯科夫心一横,大步走进院子。刚踩上台阶,电话铃声停了。他茫然若失地顿住脚,又悄悄退出了院子。眼下也许只有一个地方是欢迎他的。瓦斯科夫自嘲地想,他忠心耿耿守卫的仓库一定很愿意看到保管员的到来。

  到了仓库,瓦斯科夫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主意。“你去跳舞吧,”他对哨兵说:“这班岗我来替你站。”

  哨兵高兴得几乎要拥抱眼前的准尉大叔。她刚要把步枪交给瓦斯科夫,又收回了步枪:“不。”

  “我不会跳舞。”

  “可你是男的。”

  “那又怎么样?”

  “像金子一样金贵。”

  “瞎说。”

  “其实您也算不上什么白马王子,可偏偏在这么个地方,不管好坏,只有一个。”哨兵嘻嘻哈哈地说。

  虽然不中听,瓦斯科夫不得不承认她的话有道理:“就算是这样吧,我还是不会。”

  “我要是去跳舞,让您来替岗,一回去,她们还不把我杀了。”

  “会吗?”

  “我们有办法,我站一会儿,会有人换我的,只有您不能离开会场。”

  瓦斯科夫苦笑了一下,无可奈何地坐在台阶上卷起烟来。如果他真的那么不可或缺,瓦斯科夫希望至少是作为一名准尉受到下属们的尊敬,而不是因为他是公的。

  见准尉没有要走的意思,哨兵忙不迭地催促他:“快去吧,舞会就要开始了。”

  “真的不需要我替你?”

  “真的。”

  看哨兵殷勤的架势,如果他不去那个乱糟糟的舞会,她一定会像个饶舌的婆娘似的,没完没了地给他做动员工作。瓦斯科夫叹口气,只得站起来,叼着烟卷慢吞吞地走开了。

  参加舞会的人们在天棚上挂起了一盏汽灯,消防棚里照得如同白昼一般。留声机里唱着欢快的歌子,撩拨得人们双脚发痒。

  热妮亚还在为嘉尔卡做最后的修饰。嘉尔卡乖乖地坐着,嘴巴却没有闲着,她正在绘声绘色地向热妮亚炫耀自己的母亲:“香水,我妈妈有许多瓶香水,什么味的都有,分成早上用的,晚上用的,连上厕所都有一种香水,叫古——”嘉尔卡的舌头打了结。

  “古龙水。”热妮亚接上去。

  “对,古龙水。”

  “古龙水大部分都是男人用的。”热妮亚纠正道。

  嘉尔卡沉默了一下,又急急地说:“还有靴子,她有一双水晶鞋,晚上的时候,把它拿出来,会把一间屋子照亮。”

  “你真的相信这世界上会有水晶鞋,会有王子寻找灰姑娘的故事?”热妮亚轻轻皱了下眉,似乎听得有点不耐烦。

  “你不愿意听了?”嘉尔卡小心翼翼地问。

  “怎么会呢?”

  “我,我……”

  “好啦。”热妮亚停了下来,满意地打量着嘉尔卡,仿佛画家在欣赏自己的作品。

  一直在旁边听得如醉如痴的里莎,小声地问热妮亚:“怎么会没有水晶鞋呢?嘉尔卡的妈妈是歌唱家。”

  热妮亚朝里莎的头上揉搓了一把,微微一笑:“有,有。”她从床单后面钻出来,向大家宣布:“晚会现在开始——”

  “等等,等等,瓦斯科夫准尉在哪儿?”基里亚诺娃问。她已经换上了热妮亚为她重新修改熨烫的军装,修长的身材一览无遗,看上去容光焕发。

  里莎闻声从棚里冲出来,一眼看见门口的瓦斯科夫,他正坐在月亮地儿里抽烟,透过敞开的大门,注视着里面欢乐的气氛。

  “该您了。”里莎高兴地喊。

  瓦斯科夫大声说:“我在这儿,你们开始吧。”

  “晚会开始,现在请今天晚上舞会皇后,嘉尔卡。契特维尔达克出场。”热妮亚大声地宣布。

  留声机奏出了轻柔的舞曲。随之一阵羡慕的赞叹声从消防棚里传了出来,这让萎靡不振的瓦斯科夫顿时升腾起好奇心,他走到门口,倚着门框朝舞会看去。

  一个崭新的嘉尔卡出现在众人面前。浪花似的卷发,轻薄的丝绸衬衣,恰到好处的淡妆,将那个不起眼的姑娘衬托得亭亭玉立。嘉尔卡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小男孩似的胸部也像雨后的蘑菇一样膨胀起来。这一切,都让她彻底脱离了“小东西”的形象。

  几乎所有的女兵都向热妮亚提出了抗议,她们的吵闹声几乎能把棚顶掀翻:“不能这样吧,热妮亚。”

  “你太偏心眼了吧。”

  “我也申请化妆。”

  “也让我美一次吧,只一次。”

  热妮亚拍拍手,示意姑娘们安静下来:“一个晚会只能有一个皇后,我们大家排队,我保证让你们每一个人都能成为名符其实的皇后。”

  早就按捺不住的波琳娜已经摇摆着身体,跳着欢快的舞步向嘉尔卡走去:“我要娶你,仙女。”

  嘉尔卡矜持地伸出了手。波琳娜像个有礼貌的绅士那样,轻轻牵着嘉尔卡的手,走到屋子中央翩翩起舞。里莎溜到门口,偷偷将一把口琴塞到瓦斯科夫手里。瓦斯科夫试了试音,随着留声机的音乐,吹奏起来。

  基里亚诺娃的目光循着口琴声找到了瓦斯科夫,她给嘉尔卡使了个眼色,这个舞会的明星心领神会地向他走去。瓦斯科夫大吃一惊,顿住琴声掉头想走,被手疾眼快的里莎一把拽住。

  瓦斯科夫窘迫地站到嘉尔卡面前,瞪着两只眼睛傻乎乎地等待下文。可嘉尔卡却卡壳了,好像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这种场面,只好求援似的看向热妮亚。

  热妮亚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上前来,领着嘉尔卡说道:“尊敬的王子。”

  “尊敬的王子。”嘉尔卡鹦鹉学舌似的跟着热妮亚念。

  “请您与我共舞。”

  “请您与我共舞。”

  “作为您对我最大的恩赐。”

  “作为您对我最大的恩赐。”

  “嘉尔卡,上!”热妮亚鼓动着。

  “嘉尔卡,上——”嘉尔卡猛然住嘴,意识到自己不该学这句话,顿时羞红了脸。

  瓦斯科夫适时地伸出了手,惊惶失措的嘉尔卡立刻紧紧抓住他的手,让这只宽厚的大手把她带出尴尬的境地。准尉粗手粗脚地拥着嘉尔卡跳了起来,两个人的舞姿同样笨拙,却形成了一种说不出是什么模式的舞姿,引得人们发出一拨拨开心的笑声。

  热妮亚抓住里莎,带头跳了起来。早就心痒难耐的人们纷纷进入简陋的舞池,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消防棚立刻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唯有丽达孤零零地坐在床沿上,依旧低着头缝补着破洞的行囊,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不存在。

  基里亚诺娃从准尉的手里接管了舞会的明星。

  “我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要是天天都能这样有多好呀。”嘉尔卡一边和基里亚诺娃跳舞,一边激动地说。

  基里亚诺娃微微一笑:“要是你能闭上你这张胡说八道的嘴,你能比现在过得还好。”

  嘉尔卡一时语塞了。

  波琳娜终于瞅准了机会把瓦斯科夫抓到手里,成为他的舞伴。在波琳娜娴熟热情的带领下,瓦斯科夫的舞姿渐渐有模有样起来。

  “已经三天了。”瓦斯科夫突然叹了口气。

  波琳娜明白他说什么呢,便说:“我们可以不说玛丽娅吗?”

  “可是电话在他们家房子里,再不接电话,少校要骂人嘞。”

  “我根本不相信您和玛丽娅是清白的。”波琳娜撇撇嘴,挑衅似的说。

  这时里莎走过来,站到了瓦斯科夫和波琳娜面前,固执地盯着波琳娜。他们移动步子,她就跟着走过去。他们满场转圈,她也毫不松懈地追上前,站岗似的继续守在他们旁边。

  “里莎,你干吗?”波琳娜笑呵呵地问。

  “你跳够了吗?”里莎毫不客气地问。

  “没有,我要把准尉先生的油都榨干,跳到他站不起来为止。”波琳娜口无遮拦地说着。

  里莎把目光移向瓦斯科夫,希望他能主动地脱离波琳娜。他却显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一个劲儿地瞅着地板。里莎赌气地离开了。

  “这个小妞看上您了。”波琳娜说。

  “胡说。”瓦斯科夫别别扭扭地说,心里面却不免有点得意。里莎是个好姑娘,红扑扑的脸蛋,身子壮得像头小牛犊子,简直套上犁就可以下地干活。她正是庄稼人最理想的老婆。

  “您难道还能比我们更了解女孩子的心思嘛?”波琳娜斜睨着准尉。

  “也许。”

  “您想知道您这些女兵吗?问我。”

  “知道什么?”

  “一切。”

  “想。”

  “谁?”

  “先说说热妮亚吧。”

  “我就知道,女兵里长得最好看的,最有个性的,在男人眼里,她就是一块天鹅肉……”波琳娜吃醋了。

  “这些不用你说。”

  “您是问上校吧?”

  “嗯。”

  “他们差不多差着20岁,可是上校有家室,所以就有了战地浪漫曲。上校是个英雄,本来他可以当上将军,可是为了这事,至今还是个上校,这样的男人没有女人不喜欢。”

  “我就不信一个英雄会为一个女人……”瓦斯科夫小声嘀咕着。

  “您说什么?”

  没等瓦斯科夫说话,热妮亚和基里亚诺娃抱在一起欢快地跳了过来。

  “喂,波琳娜你把准尉抓得太紧了。”基里亚诺娃一本正经地说。

  “那我就是真正的皇后。”波琳娜紧紧攥着准尉,生怕被别人抢走了似的,旋转着把他带到了舞会的另一侧。

  玛丽娅的家里,电话铃声像狗一样没完没了地叫唤着,一声紧似一声。安德烈盯着电话思忖着,眼神阴郁。玛丽娅则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进进出出地收拾着晚餐。她推开窗户,晚会的喧闹声远远地传来。

  电话铃声停了。

  安德烈随之也从恍惚状态中恢复过来,“咯噔咯噔”坐到餐桌前,然后丢下手里的烟,一言不发地埋头吃饭。玛丽娅默默地等他吃完饭,又利利索索地把桌子收拾干净,端着一盆热水帮安德烈擦洗身子。

  电话又响了。丁零零,丁零零,丁零零,顽固地吆喝着同一个节奏。

  “今天来了几次了?”安德烈问。

  “说不好。”

  “要不……”安德烈犹豫着。

  玛丽娅仍旧仔细地擦拭着,对他的态度仿佛视而不见。

  “要不,你让他来接。”

  玛丽娅一声不吭地继续自己的工作,擦完了身子,又稳稳当当地端着脸盆倒水。

  “嘿,去叫他,万一是什么军事命令呢。”安德烈暴躁地吼起来。

  玛丽娅停住,她猛地放下脸盆,拿起披肩,推门出去。站到大街上,玛丽娅隐约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眼泪从眼角悄然滑落。她抹了抹湿漉漉的眼睛,紧紧裹住披肩,朝着热闹的消防棚跑去。

  安德烈见妻子出去了,躺在床上想了想,然后慢慢坐起身,穿上了一件干净衬衣。

  欢乐的舞会上,波琳娜仍霸占着瓦斯科夫不放,喋喋不休地讲着每一个女兵。当说到丽达的时候,她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她心性孤傲,是丧失了丈夫后,女人的另一种表现方式。”

  丽达仿佛听到了什么,突然放下手里的活儿,抬起头瞅了一眼瓦斯科夫和波琳娜。

  “她那双眼睛厉害,好像知道咱们在说她。”波琳娜瞟了一眼丽达,说话的声音更低了。

  “你也了解男人吗?”瓦斯科夫终于吐出一句话。

  “没有我打不败的男人,只要我想。”波琳娜得意洋洋地说。

  热妮亚突然冒出来,一伸手把瓦斯科夫拉了过来,顺手把自己怀里的嘉尔卡塞了过去。波琳娜生气地瞪了一眼热妮亚,对瓦斯科夫喊:“小心,别上了美人鱼的圈套。”

  “行了,你已经占尽了风头。”嘉尔卡抱着波琳娜说。

  “仙女,所有的人不都在给你捧场。”

  “她又在向你讲别人的坏话?”热妮亚笑着对瓦斯科夫说。

  “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突然,人们发现了玛丽娅。消防棚内原本热闹的气氛,顷刻间变得安安静静。玛丽娅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有点畏惧地用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瓦斯科夫。波琳娜迎上前去。

  “电话。”玛丽娅走到瓦斯科夫面前,简短地说。

  波琳娜故意把玛丽娅往瓦斯科夫身边一推,瓦斯科夫吓了一跳,本能地往旁边退了几步,躲开了她。玛丽娅的脸色沉了下去:“我不会沾着你的。电话。”

  “我去去就来,可能是少校。”瓦斯科夫尴尬地拿起帽子,急匆匆地走了。

  “来,玛丽娅,跳舞。”波琳娜生拉硬拽地把玛丽娅拉到屋子中间,跳起舞来。

  “真是的,他躲什么躲?”波琳娜气不平地说。

  玛丽娅像个线拉的玩偶似的,一声不吭地任由波琳娜摆布。人们重新开始跳舞,每个人经过玛丽娅身边时,都友好地冲她点点头。玛丽娅勉强报以微笑,却对两个男人的单独会见充满了担忧。她悄悄央求跳得正起劲的波琳娜和她一块回去看看。

  基里亚诺娃也丢下舞伴,悄悄走到一班长丽达身边,担心地说:“就他们两个人,会不会……”

  热妮亚注意到人们都在议论纷纷,眼看热闹的晚会被搅了。她索性关掉留声机,大声地说:“我说,咱们不要再跳了,我们去玛丽娅家。”

  “干什么去?”嘉尔卡不情愿地问。这是她的晚会。讨厌的玛丽娅为什么偏偏挑这个时候冒出来?她已经在家里憋了好几天了,又不在乎这么会儿工夫。可舞会皇后嘉尔卡的快乐才刚刚开始,她还没有享受够人们的赞叹。不,她永远都不会厌倦的。嘉尔卡把哀求的目光投向热妮亚,希望她能够放弃刚才的提议。

  可热妮亚却视若无睹,她照样起劲地说:“让我们去看两个男人打架。”

  “看瓦斯科夫那个熊样,他能为玛丽娅和安德烈打一架吗?”波琳娜不屑地说。

  “热妮亚!”基里亚诺娃想制止热妮亚说下去。

  “在171会让站看男人打架是一种奢侈,总比舞会好吧。”热妮亚讥讽道。

  基里亚诺娃走到留声机前重新放上唱片,轻柔的音乐再度响起。人们在音乐的伴奏下又跳起了舞。也许是节奏过于舒缓,也许是唱针出了毛病,淌出来的音乐有点走调,更或者是被瓦斯科夫的事搅乱了好心情,舞会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大家都好像带着心事在机械地挪动着步子,彼此之间开始窃窃私语。

  “喂,姑娘们,都快睡着了,拿出点精神来。”热妮亚起劲地招呼大家像刚才一样热烈跳舞,可是人们却愈发懒洋洋的。

  “热妮亚,热妮亚,谁也没有跳舞的心情了!”里莎大声地喊。

  音乐突然停了。是丽达关掉了留声机。

  一只野狗溜溜达达地在街上寻找着可供果腹的东西,看到有人经过,立刻警惕地抬起头,充满敌意地逼视对方。瓦斯科夫可没注意到这些。他脚步沉重地走在街上,一路都耷拉着脑壳在想怎么面对安德烈。猛地,他觉出自己这种姿势过于被动。毕竟他自始至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瓦斯科夫赶紧挺起了胸膛,甩开两条胳膊,迈着真正的军人步伐大步朝玛丽娅家走去。

  瓦斯科夫以标准的军人姿态走上台阶,他习惯地要去推门,但又马上意识到现在的处境,轻轻地敲了敲门。门没关。听见里面传出安德烈的咳嗽声,瓦斯科夫随即推门进去。

  安德烈坐在桌子前,冷冷地看了一眼瓦斯科夫。桌上摆放着白酒和简单的饭菜,好像在预备招待什么人。

  “我要打个电话,到枢纽站去,找少校汇报工作?”瓦斯科夫笔挺地站在屋子里,尽量做得不卑不亢。

  安德烈没有吭声。

  瓦斯科夫摇通了电话,他有意识地转过身背对着安德烈,要通了少校的电话:“少校同志,昨天,就在昨天,下士穆施达可娃。奥夏宁娜打下了一架德国人的飞机——”

  “你为什么现在才报告?另外,这几天你一直不接电话,你是擅离职守,跑到什么地方鬼混去了?我警告你,瓦斯科夫,你有几个脑袋,敢拿命令开玩笑!”一听到瓦斯科夫的声音,少校立刻咆哮起来。

  “少校同志,您听我解释——”

  “我不听,如果你跟那个女房东搞过了头,她叫什么来着?”

  “嗯?”瓦斯科夫的脑袋开始疼了。

  “叫什么?”

  瓦斯科夫悄悄扫了一眼安德烈,对着电话又“嗯”了一声。

  “你为什么吞吞吐吐的,你旁边是不是有人?”

  “嗯。”

  “谁?”

  “嗯。”

  “你嗯什么嗯?说,谁?”少校发火了。

  瓦斯科夫被少校逼到了绝境,索性大声地说:“安德烈,玛丽娅的丈夫回来了。”

  “我说是吧,替我问候。好,咱们现在来说正事,明天早上六点,384次军列临时停靠171会让站。”

  “是。”

  “最多一个小时,有一件事,我必须说明,军列上是开往前线的部队,近卫军第四师。你抽一个班担任警戒任务,但是,不能让热妮亚去。”

  “是。”

  少校放缓了口气说:“最好男兵女兵之间不要太多的接触。”

  “您这是命令吗?”瓦斯科夫认真地问。

  “算是吧,而且是上级下来的。”

  “保证执行。”

  “记住,出了事,你负责。”少校严厉地说。

  “是。”

  “告诉基里亚诺娃,打下飞机,给她们记功。”少校打断了电话。

  “这也算命令?”安德烈开口了,却满脸不屑一顾的神色。显然刚才少校的话他已经听得一清二楚。

  瓦斯科夫瞧着安德烈,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傻站着。安德烈伸出手,示意他坐在桌前。然后把一只空酒杯推到他面前,并为他斟上了酒。瓦斯科夫愣了愣,端起了酒杯。两个人无言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

  “打过仗?”安德烈问。

  “打过。”

  “在哪儿?”

  “边境地区。”

  “当上准尉了?”

  瓦斯科夫没吭气,而是主动地为安德烈斟上了酒。两个人又是一饮而尽。瓦斯科夫喝酒像吞白开水,安德烈看着他的眼神里带出了点钦佩。

  瓦斯科夫张开嘴,一边比划着一边说:“舌尖压住下颌,只要不触到舌头下面最敏感的地方,醉不了。”

  安德烈按照瓦斯科夫喝酒的要领,试了一杯,点点头。

  瓦斯科夫也冲他点点头,把两个人的酒杯重新斟满。两个男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下来,不再剑拔弩张。

  门从外面被悄悄推开了一条缝,玛丽娅小心翼翼地向里面张望。她吃惊地看见瓦斯科夫和安德烈推杯换盏,正喝得热烈,没有任何紧张气氛。她回过头,对着黑暗中的波琳娜、基里亚诺娃和里莎轻轻摇了摇头,示意风平浪静。

  “我们回去了?”基里亚诺娃小声问。

  玛丽娅点点头,然后提心吊胆地推开门,走进屋子,默默地看着两个喝酒的人。

  “打了一年仗,腿没了,老婆也跟了别人,连一枚勋章也没混上……”安德烈伤感地朝对面的瓦斯科夫发牢骚。两个男人谁也没有注意到玛丽娅的出现。

  “安德烈,您要听我说,玛丽娅——”瓦斯科夫想解释一下。

  “你不要讲,军人有军人的规矩,该关你的禁闭,该枪毙你,由少校决定。作为男人,没有本事看好自己的老婆,是另外一回事,我们喝酒。”安德烈已经有了醉意。他死死盯着瓦斯科夫的肩章。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人,提着脑袋端着枪和德国兵硬碰硬的红军战士,这个家伙得了勋章当上了准尉,是个好样的。可他,把一条腿丢在了战场上,还是两手空空。丢人!安德烈伤感地又举起了酒杯。

  瓦斯科夫没有举杯,他真诚地对安德烈说:“我们都是男人?”

  安德烈看着他,晃晃脑袋,表示赞同。

  “又都是军人?”

  安德烈又点点头。

  “有什么不可以说开的?”

  安德烈又点点头,但他猛地觉得这个头点得似乎不对,又使劲晃了晃头,用手指着对方的酒杯:“喝酒。”

  瓦斯科夫只好举杯相碰,一口喝干。

  “我向天起誓,我和玛丽娅什么都没有。”瓦斯科夫搁下酒杯。

  安德烈脸色蓦地沉了下来,他死死地盯着瓦斯科夫,猛然把酒杯扔到地上,大声吼叫着:“你骗人,我没喝醉!”

  “我敢起誓。”瓦斯科夫郑重地说。

  “我最恨的是,事干了,不认账!你别起誓,喝酒。”安德烈不由分说将桌上的酒杯全部斟满,又开始干杯。

  见两个男人瞪着泛红的眼珠子,不要命似的往肚子里灌酒,玛丽娅吓得嘴唇一个劲儿哆嗦。她感到事态要恶化,赶紧退出屋子,疯狂地跑向消防棚,找女兵求援。

  一杯接一杯的烈酒被倒进了喉咙,瓦斯科夫和安德烈都已经醉眼??。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像两个用性命相博的赌鬼,鼓凸着眼睛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酒杯不断在空中碰撞,沃特卡一次又一次被举起,毫无遮拦地灌进嘴里。瓦斯科夫和安德烈好像彼此都较着劲,看谁先趴下。瓦斯科夫放下酒杯,差点滑到桌子下面,他铆足全身的劲,用手死死撑着桌子才没使自己滑下去。

  安德烈得意地笑起来,他想站起来,腿一软,又迭坐回椅子上。他索性放弃努力,又颤颤巍巍地举起了酒杯。

  酒杯已经空了。

  瓦斯科夫替安德烈斟满酒,然后高高举起了自己的酒杯。他的手一晃,酒撒了出来。

  干杯。

  当玛丽娅带着基里亚诺娃、丽达、里莎一路赶来时,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动静。几个女人的心同时一沉。基里亚诺娃抢先一步走上台阶,毫不犹豫地照门踢去。木门应声开了——瓦斯科夫和安德烈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瘫倒在地上睡得正香。桌上杯盘狼藉,沃特卡被喝得滴酒不剩。女人们终于放心了,玛丽娅一下子瘫倒在长椅上,抚着胸口拼命喘气。

  基里亚诺娃用手拖起瓦斯科夫的头,使劲摇晃着:“准尉同志,准尉同志,瓦斯科夫,您这是怎么了?”

  瓦斯科夫终于被摇醒了,他勉强睁开眼睛,带着一脸傻笑,含含糊糊地说:“早上六点,384次军列临时停车……警戒,不许,不许和车上的男人们接触……”

  瓦斯科夫头一歪,又沉沉地睡着了。

  约好了似的,安德烈和瓦斯科夫同时鼾声大作,此起彼伏,像在比试谁的呼噜打得更响亮。
希望第九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哦,记得收藏本站。

与第九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相关的推荐

Tags: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
联系方式 | 收藏本站| 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网站地图 | 热门专题
Copyright (C) jiaoxue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学美术课件,ppt课件免费下载,主题班会课件,说课课件,课件素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