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试题下载 全册教案 免费课件 说课稿 教学计划 资格考试 主题班会 幼儿教育 作文大全 经典语句 学生评语 范文大全
板报设计| 歇后语| 对联大全| 谜语大全| 名著阅读| 文言文| 诗词鉴赏| 在线字典| 成语大全| 幼儿教师| 早期教育| 少儿故事| 育儿知识

热门搜索: 教师考试 教案文章 教学总结 高考语文 高考数学

当前位置:教学无忧网知识网文章阅读名著阅读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第十三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第十三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02-18 15:24:06 | www.jiaoxue51.com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 人气:709

第十三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关于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方面的资料,本站还有更多关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方面的资料,http://www.jiaoxue51.com。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蓝眼睛”与“眼镜”疾步向目的地迈着脚步,突然,倒在地上的一棵粗壮的柏树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小心!”“眼镜”提醒着说道。没等他的话音落地,“蓝眼睛”已经爬上树干,又飞快地越过树干,“扑腾”一声坐在地上。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着“眼镜”扭动着笨重的身体,缓慢地跨过树干。“眼镜”用手电向四周照了照,确信没有什么危险,就从怀里掏出地图,把它放在树干上,用手电晃着地图,认真地查看着。

  “有没有走错路?”“蓝眼睛”似乎担心地问。

  “没有,一直往前,就应该是沃比湖了。”

  “我们休息一会儿吧?”“蓝眼睛”央求道。

  “不行,得过了这段难走的路。”“眼镜”收起地图,从腰间拔出匕首,在前面开着路。“蓝眼睛”只好无奈地站起来跟着走,没走几步,他就停了下来,他实在很累,想再坐下来歇会儿。突然,林间传来几声鸟儿,吓得他全身缩在一起。“眼镜”回头瞥了“蓝眼睛”一眼,解释说那是布谷鸟。“蓝眼睛”急忙追了上去:“好像是种什么不祥之兆。”

  “眼镜”冷漠地劝他神经不要太紧张,让他跟上自己。两个人沉默不语地向林中行进,潮湿的草地上留下了两对大小不同的脚印。

  德国兵留下的痕迹没有逃过瓦斯科夫的眼睛,索妮娅顺着他手指之处望去,盯着被踩倒的青草,睁大眼睛惊呼着:“脚印!”

  那是一个大脚印,大概足有44码,瓦斯科夫用眼睛量了量:“这个人身高在1.85米,体重95公斤。”

  “大狗熊。”索妮娅撅起嘴说。

  “对,可是还应该有另外一个鞋印。”瓦斯科夫站起身继续向前搜索。终于,他在距离大脚印三十米左右的地方又发现了一个脚印,这个脚印要比第一次发现的脚印小,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似乎放宽了心,对索妮娅说:“再四处看看,有没有别的脚印?”

  瓦斯科夫坐下来抽了一枝烟,他在烟雾缭绕中凝眉沉思。索妮娅在他周围转了一圈,做了个没有的手势,然后向他走过来。

  “你的爹娘还在吗?只剩你自己一个人吗?”瓦斯科夫抬起头,突然问。

  “只剩一个人?”索妮娅淡淡一笑,“就算是吧。”

  “怎么连你自己也不清楚?”

  “现在谁又能清楚呢,准尉同志?”

  “有道理。”

  “我的父母在明斯克,当时我在莫斯科学习,准备考试,战争就爆发了。”

  “有消息吗?”

  索妮娅失望地摇摇头。

  “哦,你的父母是犹太人吧?”

  “当然是。”

  “那还用说什么。”

  “也许逃出来了。”索妮娅惆怅地说。

  “别去想它了。”瓦斯科夫安慰着索妮娅。

  看到索妮娅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瓦斯科夫有点后悔,尽量让脸上露出笑容:“战士古尔维奇,装三声野鸭叫!”

  “为什么?”

  “检查一下战斗准备。怎么,忘了我怎么教你的?”

  索妮娅的脸上顿时盈满了笑意,一双眼睛顿时有了生气,变得炯炯有神。她笑着张开嘴“嘎-嘎-嘎”地学起来,说不准索妮娅学的叫声像什么,但奥夏宁娜、热妮亚两个组迅速地集中过来。

  “出什么事了?”丽达一阵风似地跑过来,步枪已经端在手里。

  “要是真出了事,那天使就该在天上迎接你啦。”瓦斯科夫带着责备的口吻说。

  几个女兵面面相觑,不知道瓦斯科夫什么意思,不由自主地盯着他,露出惊讶的神情。

  “瞧你的脚步震天响,跟条小母牛似的,连尾巴都翘了起来。”瓦斯科夫自以为玩笑开得很得体,露出得意的笑容。

  女兵们变得沉默了,只有里莎显得不那么严肃,顺从地跟着点点头,丽达瞥了一眼准尉和里莎,生气地扭过头去。对于女兵的态度,瓦斯科夫浑然不晓,他拿腔拿调地问:“累了吗?”见到女兵们不说话,他就转移了话题,“那么好吧,你们一路上发现什么没有?按顺序讲,奥夏宁娜下士先说。”

  “像是没什么,”丽达有点发窘,“拐弯的地方有一根树枝折断了。”

  “好样的。是这样的,后面的说说。战士康梅丽珂娃!”

  “一切正常。”热妮亚有意没给瓦斯科夫好脸色。

  “树上的露水碰掉了,路右边树上还有,可路左边没了。”里莎抢着说了一句。

  “好眼力!”瓦斯科夫不由得赞赏里莎。

  “是啊,还有德国人从那棵歪脖子树底下走过,你怎么没说呀?”丽达显然是在讥讽里莎。

  瓦斯科夫指着地上的脚印,对大家说:“丽达的情报经过证实是准确的,你们看……”

  女兵们跟在瓦斯科夫后面,看见了两个深浅大小均不同的鞋印。

  “这是橡胶靴,正是他们空降部队穿的。我肯定地说,他们是绕着沼泽地走的,让他们绕弯去吧,我们可要抄条近路,赶在他们前面,堵住他们。现在可以有十分钟的时间,去抽抽烟,修整一下。”瓦斯科夫讲完,见到女兵们嘻嘻地笑着,就补充说,“我的意思是,比如,出恭什么的。”他尽量选择一些文雅的字眼,设法与女兵们拉近距离。他边说边抽出匕首,从身边的树上砍下了六根树枝,细心地刮削起来。

  女兵们果真嘻嘻哈哈地冲入密林之处方便去了。嘉尔卡选择了一大片灌木丛的后面,那里面隐秘效果极佳,她快活地招呼着其他的女兵,有几个女兵向着她走来。

  “他刚才说的那叫什么,什么小母牛似的。”嘉尔卡低声埋怨着。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当着他面说?”热妮亚提起裤子,问道。

  两人正说着,里莎从更远的丛林中冒出来,一边系着裤子,一边向瓦斯科夫的位置跑去。

  “她,会不会是个奸细?”嘉尔卡看着向准尉奔跑过去的里莎,说道。

  “里莎不是那种人。”热妮亚说完,大步走出灌木丛。

  “丽达,你说呢?”嘉尔卡又问丽达。

  “热妮亚都说了。”丽达皱着眉头,显然很不满意嘉尔卡的问题,“里莎心里只有准尉,这是个事实。”

  女兵们回到原地,见到瓦斯科夫把六根削好的木棍戳在地上,他告诉她们每人一根,女兵每人便取了一根木棍,好奇地拿在手里。

  “喂,谁的力气最大?”

  “有什么事?”里莎脱口而出,每次回答瓦斯科夫的问题,她总是首当其冲。

  “战士勃利奇金娜替翻译拿东西。”

  “为什么?”索妮娅尖叫一声。

  瓦斯科夫的话在里莎的心里就如同一道圣旨,她毫不犹豫地拿过索妮娅的东西,背在自己的肩上,没有一丝不满与怨言。

  “为什么,不必问!康梅丽珂娃!”

  “有。”

  “拿着红军战士契特维尔达克的东西。”

  热妮亚赌气地拿过嘉尔卡的东西,并且伸手要把嘉尔卡的步枪也拿过来。

  “少说废话,照命令办,每人身背步枪。”瓦斯科夫转身要走。

  “提个问题成吗?”热妮亚心里不服气。

  “没有什么不成的,出发啦。”瓦斯科夫头也不回大步地向前走去。

  “什么叫遭遇战?”热妮亚提出军人的基本常识。

  “就是敌我双方的部队不期而遇而发生的战斗。”瓦斯科夫准确地解释着。

  “那阵地战呢?”热妮亚继续问。

  “指一方坚守某一固定阵地,另一方则以攻击或夺取该阵地而形成的战斗。”

  “那什么又叫情战呢?”热妮亚开始有意戏弄瓦斯科夫了。

  “什么?什么战?”

  “情战。”

  “噢,情报战?”

  “是嘛?”

  “是指敌我利用情报,真情报假情报,真真假假的情报,达到牵制对方,吸引对方注意,骗取对方进入我方守候阵地等等而进行的特殊的战斗。”

  姑娘们不由得都笑起来。

  “现在清楚了,达里。”

  “什么达里?”

  “一部词典,准尉同志。”索妮娅急忙告诉瓦斯科夫。

  “字典跟我有什么关系?”

  “热妮亚说,您就像一部词典,能把一切军事术语、条例解释得非常详细。”索妮娅一本正经地说。

  瓦斯科夫怀疑女兵们的用意,他停下来,不解地看着丽达、热妮亚。

  “没错,索妮娅解释得非常对。”热妮亚真诚地望着瓦斯科夫,笑着点点头。

  瓦斯科夫满意地笑了,一扭身,大步地继续向前走去。索妮娅快走几步追上瓦斯科夫,不解地问他:“您为什么要让别人帮我们拿东西?”

  “为了加快行军的速度。”

  “可是我们还不至于拿不动那点东西。”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瓦斯科夫突然问索妮娅,“热妮亚是不是在耍我?”他见到索妮娅沉默不语,又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这些人,书读多了,总是可以变着法儿的戏弄别人。”

  “不是有意的。”

  “没关系,我不生气。我早就知道肚子是气不饱的,还得靠面包。”

  索妮娅乐了:“没想到,您也有幽默。”

  “他根本听不懂,他只会说那些条例上规定的话。”嘉尔卡喋喋不休地讲着准尉的坏话。

  “我看你浑身上下有的是劲,只可惜身体长得瘦小一些,要不然,你把这些东西背上?”瓦斯科夫说。

  嘉尔卡吐了吐舌头,马上闭上了嘴。

  里莎背着双份的行囊,迈着步子紧紧地跟在丽达后面,她的额头渗出颗颗汗珠儿,却没有一丝怨言。

  见到里莎任劳任怨的样子,丽达为她试去额头上的汗珠儿,嘴里冒出一句话:“你喜欢他?”

  里莎抬头迅速地扫了一眼丽达,低下头盯着脚下的路,不再说话。

  “他像不像个农民?”丽达问。

  “像。”

  “像不像个老地主?”

  里莎不理解丽达的意思,愣愣地看着她,不做任何表示。丽达知道她似乎是很难理解“老地主”这个词,替她解释着。

  “从土地上榨取农民的汗水,盘剥农民的人。”

  “不像。”里莎挺干脆地说道。

  “像。”丽达也挺坚决地说,“他小气,小气得连别人身上的习惯,他都不能容忍;他守旧,他认为自己身上的一切都优于别人,尤其那些讨厌的条例啊,操典啊;他专横,如果谁要是不执行他下达的命令,他会寻机报复你。”

  里莎笑了起来:“你学得真有点像。”

  “我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

  “你还少了一条,他对上级毕恭毕敬,哪怕命令是错的,他也会执行得一点不走样儿。”

  “对呀,你看得更准。”

  里莎不好意思地对丽达说:“一辈子我只认识三个男人。”

  “不会吧?你爸爸不是一个吗?”

  “算上他,三个。”

  丽达很感兴趣地打量着里莎,突然感觉有动静,她惊恐地停住脚步,回过身,让里莎动作轻一点。突然,一只野兔子从树丛中跳了出来。

  “野兔,野兔!”里莎高兴地跳起来,追了过去。

  里莎的高声叫喊惊动了瓦斯科夫,他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丽达应答一声,用手示意着里莎跑去的方向。

  “她这是干什么?”瓦斯科夫望着里莎跑步的疯狂姿势不解地问。

  “追野兔子。”丽达回答说。

  “胡闹!”瓦斯科夫皱了皱眉头,嘴里蹦出两个字,便追过去。

  里莎不愧是在森林中长大的,她敏捷地跃了过去,一下扑在毛茸茸的野兔身上。然后把它亲昵地抱在怀里,用手抚摸着它。

  “放下!”瓦斯科夫跑到里莎的背后,一声吼叫。

  里莎吓得浑身一颤,回过头看见瓦斯科夫阴沉的脸,她小声地说:“兔子。”

  “我让你放掉它。”瓦斯科夫威严地命令道。

  “我不。”里莎突然变得固执起来,紧紧地抱住肥嘟嘟的兔子,好像深怕瓦斯科夫跑过来,强行要把兔子放走似的。

  瓦斯科夫被里莎噎得说不出话来,但看她一副纯真固执的样子,他叹了口气,终于在里莎的前面让路了。丽达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她跑上前,低声地和里莎说着什么。热妮亚和嘉尔卡这时也赶了上来,热妮亚也凑过去劝里莎。

  瓦斯科夫有些下不来台,在一旁瓮声瓮气地说:“不如回去吧,里莎同志,总是这样不服从命令,不要说我们对付两个德国鬼子了,恐怕一个也难对付。”

  “我从来没有不服从命令,您让我替索妮娅背东西,我说过什么,我就是觉得您总是有偏有向。”里莎眼圈红红的。

  “这是什么意思?”瓦斯科夫大为诧异。

  “你为什么总是对我那么凶?”

  “真是这样吗?”瓦斯科夫惊讶地看着女兵们,想在她们的反应中证实里莎的话。

  索妮娅与嘉尔卡对望了一眼,两人会意,齐向瓦斯科夫点点头。丽达强忍着笑,没有吭声。热妮亚瞥了丽达一眼,撇着嘴夸张地说:“就差没打人了。”

  瓦斯科夫信以为真,兀自嘟嘟囔囔地说:“真是这样,我一定改正。”他走到里莎身边,诚恳地说,“我们一起出来,最需要的是互相照顾,像一个人一样才能完成任务。我向战士勃利奇金娜表示最郑重的歉意。”

  里莎抬起低垂的眼帘,愣愣地看着瓦斯科夫。一不留神,野兔子从她怀里挣脱出来,“噌”地跳到地上,一蹦一蹦地跑掉了。里莎愣愣地看着野兔子消失在林间,眼神里盛满了怅惘。女兵们围在她的身边一起安慰她,把责任都推在瓦斯科夫身上。瓦斯科夫失落地独自向前走去,大家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背影上。

  热妮亚突然笑起来,索妮娅、嘉尔卡也跟着笑起来,丽达只是抿着嘴乐,只有里莎同情地看着瓦斯科夫。丽达似乎为了安慰被女兵们奚落的瓦斯科夫,大声地“训斥”了女兵几句,并让她们快点跟上队伍。热妮亚和丽达挤眉弄眼嘻嘻哈哈地笑,里莎小声嘀咕了一句:“他挺不好受的。”

  瓦斯科夫闷头走在前面,突然,看见地上有个巧克力包装纸,他弯下腰,用大手把它捡起来,翻来覆去地看了看,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递给索妮娅:“挺新鲜的,肯定扔下不久。”

  “对,德国人。”索妮娅也闻了闻糖纸说。

  两人的怀疑一致,瓦斯科夫马上下令集合,索妮娅学着野鸭子“嘎嘎嘎”地叫起来。热妮亚和嘉尔卡赶了过来,随后丽达和里莎也赶到了。糖纸在每个女兵手里传递着,当最后传到嘉尔卡手中时,她的手开始哆嗦。

  “从现在开始,我们进入临战状态,也就是说,我们时时刻刻都有可能遭遇敌人。所以,必须做好战斗准备。”瓦斯科夫变得严肃起来。随后,他指了指前方的沼泽地说,“现在,我们就从这儿走过去。”

  沼泽地上空披着一股潮湿、腐臭,令人窒息的气味,成群结团的蚊虫执拗地追逐着散发着热气的人体。看到这种环境,女兵们瞪大了眼睛。

  “只有从这儿过去,我们才能抄在德国人的前面,德国人显然不知道这条路,而我,上帝保佑我们,在上次战斗中,我凑巧从这走过,现在,你们手上的棍子该发挥作用了。”瓦斯科夫向前走去,边走边不停地叮嘱,“一定要跟在我后面,半步都不能错,如果大家要活命的话。”

  女兵们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看着瓦斯科夫跨进沼泽地,“扑哧”一声,泥水顿时浸到膝盖,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弹簧软垫上,摇摇晃晃,他们完全被这种环境吓住了。

  “来,谁先下?”瓦斯科夫站在泥沼中间,回过头,眼睛在每个姑娘的脸上寻找答案。

  “我。”热妮亚冒冒失失地跨了下去,一下没站稳,身子全都浸泡在泥水中,她挣扎着勉强站直了身子。

  “没关系,没关系,一步走稳了,再走下一步。”瓦斯科夫不断地鼓舞狼狈的热妮亚,“来吧,姑娘,你是最勇敢的,再试着往前走一步,走稳。”

  热妮亚看了一眼被泥沼弄脏的新军装,叹了口气,心疼地直摇头。她拄着棍子,顺从地往前走了一步,这回好多了,她稳稳地站在泥水中。

  “你成,我知道。”瓦斯科夫微笑着点头。

  热妮亚受到鼓舞,转过身,对女兵们幽默地说:“来吧,就是这里太臭,我担心我们带着这股臭味去打德国人,没打呢,就把人家熏跑了。”

  姑娘们总算脸上有了笑意,鱼贯而入,浸在了泥沼中,当她们走在泥沼中时,又忘记了危险,开起了玩笑。

  “要是我能像里莎一样,身体就像吹足了气的皮球,飘在水上,我还怕什么。”嘉尔卡大声嚷嚷着。

  “要不就像热妮亚一样,长一双仙鹤样的长腿。”丽达也说道。

  “其实,我是心疼我的衣服、衬衫。”热妮亚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有点难过地说。

  “不许讲话,认真看路。”瓦斯科夫打断了她们的话。他小心地辨认着前方每一处,用棍子敲打着,试着。终于,他看见了对岸两棵矮矮的松树,透过两棵松树之间,他瞄准了更远地方的一棵白桦树,这才放心地舒了口气。

  “准尉同志,靴子掉了。”嘉尔卡哭丧着脸,着急地弯腰去找。

  “站着别动,用棍子戳。”瓦斯科夫大声说。

  可是,瓦斯科夫的话已经晚了,嘉尔卡一步跨了出去,身子一歪,已经陷进了泥沼里。热妮亚奋不顾身地冲过去拉嘉尔卡,谁知自己也陷了进去,她大叫一声,拼命地挣扎起来。女兵们都吓傻了,看着嘉尔卡、热妮亚下陷的身体,紧张得一句话说不出来。瓦斯科夫收回迈出去的脚,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命令其他女兵站在原地别动。

  “抓住棍子。”瓦斯科夫站稳了身子,把棍子伸出来,递给嘉尔卡。里莎似乎看懂了救助方法,就近把棍子伸给了热妮亚,热妮亚一把抓住了棍子。

  “抓住棍子,使劲。”瓦斯科夫对嘉尔卡说。

  “抓住棍子,使劲,热妮亚。”里莎学着瓦斯科夫的样子,大声对热妮亚说。

  热妮亚陷得不深,抓住里莎的棍子,爬出了泥沼。而嘉尔卡慌乱地抓住棍子,心里还惦记着陷在泥里的靴子:“我的靴子,我的靴子!”

  “屁个靴子,抓住棍子!”瓦斯科夫火了。他的怒火使嘉尔卡听话地抓住棍子往外攀,顺着瓦斯科夫往外拽的劲,总算跨了上来。嘉尔卡一把抱住瓦斯科夫,放声大哭起来:“靴子没了。”

  “往前走吧,这儿脚底下太软,站不住。”瓦斯科夫轻轻地推着嘉尔卡,他鼓励大家向前走去,“前进!跟着我前进!”口号似乎激励了每一个战士,大家紧紧地跟在瓦斯科夫身后,向前走去。

  当瓦斯科夫一脚踏上孤岛坚硬的土地,马上掉过身来,拉住紧随其后的嘉尔卡。热妮亚急于踏上孤岛,匆忙从后面赶上来,伸出的腿即将踏到岛上时,身子一歪,又重重地陷进了泥沼中。瓦斯科夫生气地伸出了棍子:“着什么急?来。”热妮亚抓住棍子,终于踏上了岛,身子一软,扑倒在地上。

  姑娘们疲惫不堪地躺在地上,甚至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瓦斯科夫看到嘉尔卡靴子没了,连裹脚布也没了,裸露的小脚包裹着泥巴。他走到她的身边,抱起她的脚,关切地问:“还走得了吗?”

  嘉尔卡乖乖地点点头,说:“就是冷。”

  热妮亚懒洋洋地问瓦斯科夫:“可以提个问题吗,准尉同志?”

  “嗯。”瓦斯科夫点点头。

  “不是嗯,是可以。”热妮亚看见女兵萎靡的样子,总想替准尉做点什么,让女兵们精神能够振作一些。

  “对,是可以。你还没有忘了你是军人。”瓦斯科夫赞赏地说。

  “这里面有好多人吧?就像我刚才一样,身子一歪,就再也没上来?”热妮亚故意扫视了女兵一眼。

  软软地扑倒在地上的里莎霍地坐起来,惊讶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在哪儿,在哪儿?”

  “有,我就亲眼见过有人再也没爬起来。”瓦斯科夫附和着说。

  “那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热妮亚又问。

  “变成水妖。”瓦斯科夫说。

  “不对,应该是泥妖。”热妮亚争辩着。

  女兵们屏住呼吸,紧张地听着热妮亚和准尉的对话。她们开始有些害怕了,一个个站了起来,目光盯着走过来的沼泽地。

  “不管叫什么妖吧,他们是有生命的,你看那些冒着的泡儿。”瓦斯科夫指着冒泡的地方,泥沼中一组组褐色的气泡正发出噼噼啵啵的呼声,他绘声绘色地说道:“他们在呼吸,跟我们一样,他们需要氧气。”

  “咱们还是走吧。”嘉尔卡浑身有些哆嗦,小声地说。

  “当然,咱们总不能在这儿等着,让它们把咱们再扯回泥沼里。”瓦斯科夫早已明白热妮亚的用意,诡秘地冲热妮亚眨了一下眼睛。

  热妮亚心领神会,继续说道:“不会吧,泥妖怎么会爬到岸上来?”

  嘉尔卡已经带头向前走了,里莎跟在瓦斯科夫身后,悄然地问:“真的有泥妖?”

  话音刚落,泥水里鼓起一个水泡,“啪”地一声涨破了。里莎吓了一跳,不敢再追着瓦斯科夫问了。热妮亚在后面注视着里莎一举一动,满意地笑了,然后,她端起枪开始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心里头,我还叫她狐狸精呢,可她是最棒的。”瓦斯科夫对丽达说,丽达赞同地点点头。他转过头,大声地冲着热妮亚说:“热妮亚,该和你的妖怪告别了!”热妮亚应着,快步追了上来。

  丽达似乎早看透了热妮亚的小把戏,她笑着说:“前面是树林了,热妮亚,你一定又会编个树妖的故事吧?”

  “哎哟,那是你编的泥妖?”嘉尔卡恍然大悟。

  只有里莎深信不疑地说:“不是,就是有泥妖。”

  女兵们脱离了泥泞的湿地,跨进了矮树林。她们开始活跃起来。瓦斯科夫受到感染,喋喋不休地开起了玩笑:“小姐们,咱们有点儿落后了,得加油啊,瓦斯科夫将军在前面给诸位准备了天浴。知道天浴吗?”

  “?!”热妮亚第一个叫了起来,接着大家都跟着叫起来。她们快活地登上山岗,一条清清的小河伸展在眼前。

  “乌拉!”姑娘们高兴地向山下扑去,一边跑,一边把身上的步枪、子弹带、行囊、皮带、军大衣扔了一地。

  “站住!立正!”瓦斯科夫怒吼着。

  女兵们全都愣住了,她们停下脚步,惊讶甚至委屈地回头望着瓦斯科夫。

  “你们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吧,红军战士们。”瓦斯科夫跟在女兵后面走下山岗,一边走一边捡拾女兵扔下的步枪、子弹,走到河边,对女兵们说,“枪不离身,这还用我教你们吗?毛毯、行囊就不能整整齐齐地放在一起吗?我给你们四十分钟洗涮整装,我就在树丛后面听得见的地方,奥夏宁娜下士,替我负责秩序。”

  “是,准尉同志。”

  “嗯。”瓦斯科夫看见女兵们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样子,又连忙去哄她们:“行了,这个给你们。”他掏出一个纸包,扔给了热妮亚。

  热妮亚小心地打开纸包,眼中放出光芒。“香皂!”女兵们再次惊叫起来。热妮亚把香皂放到鼻子底下,闭着眼睛,陶醉地闻着。里莎痴痴地看着热妮亚的神情,羡慕地说:“这是上校留给热妮亚的。”

  “四十分钟之后,必须一切准备完毕,军装、靴子都穿好,干干净净。”瓦斯科夫说完,扭身向不远的矮树林走去。

  女兵们开始一个个向水中走去。热妮亚让大家等一等,自己走了过去,把香皂递给了丽达,她想让大家都来闻闻这块香皂。丽达接过来闻了闻,向下一个传去,里莎是最后一个拿到香皂的,她把它放在鼻子底下久久地闻着,幸福地感叹:“真香。”

  热妮亚向里莎做了个手势,示意让她使用。里莎有点不太相信,瞪着大眼睛望着大家,当她的目光转到丽达的脸上时,丽达点头说:“里莎,你就用吧。”

  大家微笑着望着里莎,里莎似乎得到了鼓舞,她把头浸在水中,然后把香皂打在头发上,白色的泡沫覆盖住了黄发,随后里莎把香皂递给了嘉尔卡。

  瓦斯科夫坐在树丛后面,用匕首精心地从白桦树上剥下一块桦树皮,打算用树皮做成一只鞋。他的耳边不断传来姑娘们嘻笑的声音,忍不住回头向山下望去,姑娘们在河里拍打着水,兴奋地尖叫,已经打成了一片。热妮亚跃出水面,一头扎进水里,半天没见她的头露出水面。

  “康梅丽珂娃,上来,快回来!”丽达站在岸边气急败坏地喊。

  听到丽达的喊声,瓦斯科夫吓了一跳,他丢下桦树靴,站起来,刚要迈步走向山下,他看见惊慌的丽达拍着自己的胸口,盯着河里渐渐浮出水面的热妮亚说:“你要吓死我呀?”

  瓦斯科夫放下了悬在半空的心,向另一边的小溪走去。他脱下衣服,只穿着内衣,在溪边洗涮,简单的洗涮后,他卷上一根粗粗的马哈烟,躺在自己的衣服上,尽情地享受着阳光的照射。

  当里莎从丽达手里接过香皂时,香皂已经变得很小了,里莎在衣服外裸露的皮肤上使劲地擦着香皂。索妮娅看着里莎微妙的动作,心领神会似地微微一笑。

  过了一会儿,热妮亚抬起头问大家:“谁拿着香皂呢?”看到里莎慌忙地把手举起来,她走到里莎身边,笑着说,“该我了吧?”

  里莎哭丧着脸,慢慢地张开了手,她手中的香皂已经小到不能用的程度。她低下头,等着热妮亚的责骂,而热妮亚则用手指尖捏起香皂,笑着说:“这也太不禁用了。”

  “准备好了吗,战士同志们?”四十分钟之后,瓦斯科夫的声音传过来。

  五个女战士,或只穿着内衣,或露着身体的大部分,队伍整整齐齐地站成了一排。瓦斯科夫吓得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了树丛中,不见了人影儿。女兵们开心地大笑起来,只听见他的声音传过来:“你们快穿衣服吧,我们就要出发了。”女兵们对着总是嫌她们动作迟缓的瓦斯科夫齐声喊道:“等一会儿。”

  瓦斯科夫坐在树丛中不敢回头,他直视着前方,大声说:“怎么样?水冷吗?热妮亚,没想到,你游泳还挺棒的。哎,快点吧,我们要先吃点东西,然后再出发,别耽搁的太久啦。”

  “回头吧,准尉同志。”丽达在河边冲着瓦斯科夫大声地说。

  瓦斯科夫这才站起来,整整军装,走出树丛。女兵们已经穿好衣服,经过梳洗打扮,她们又恢复了往日英姿飒爽的模样。他满意地点点头,让嘉尔卡坐下来,替她裹上裹脚布,套上了桦皮靴。然后,他命令大家开饭,女兵们拿出干面包啃,他安慰她们将就一下,等到晚上,他们将好好熬点汤、煮好茶。

  且说玛丽娅正独自一人站在村口,凝视着瓦斯科夫出发的方向。安德烈站在不太远的地方,看着她。她木雕般的姿势与神情,让安德烈觉得她有着一颗坚定的决心,安德烈长叹一声,掉过身,一拐一拐地向家里走去。

  基里亚诺娃正执守在电话机旁,看见安德烈走了进来,忙不迭地问他:“回来吗?”看见安德烈无语地摇着头,她规劝道,“安德烈,你一定改了打人的习惯。要是你能改改,我去和玛丽娅说说试试?”

  “您还让不让我在村里做人了?”安德烈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安德烈同志,没想到您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的心已经飞走了。算了,就算我没有这么一个婆娘。”安德烈无奈地走进里屋,不多时,从里屋传出手风琴的乐曲《三套车》,忧伤的曲调,让基里亚诺娃皱起了眉头。

  自瓦斯科夫带队出发之后,玛丽娅心里的愧疚愈发强烈。她不知道他们此次分开是生离还是死别,每每总是难过至极,心也无所畏惧地随着瓦斯科夫走了。而此时的瓦斯科夫带领的小分队已经穿过森林,?过泥沼,越过山岗,来到了湖光潋滟、一望无垠的沃比湖。他正兴致勃勃地给女战士们讲着这里的地形地貌:“从沃比湖往右,到沙嘴开始就是西牛兴岭,我们就在这里构筑狙击德国人的阵地。这里曾经有伐木工人、渔民,现在都上前线了。”

  “多么寂静。”大嗓门的热妮亚忽然悄声地说:“仿佛在梦里。”

  索妮娅走在队伍里,轻声地背诵着普希金的《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只剩下我孤零零的,孤零零的一个人啦,

  所有的酒宴、爱人和朋友,

  都已经和轻柔的幻梦一齐消失,

  ——就是我的青春,

  也带着它飘忽不定的才能暗淡下去。

  这正像在漫漫的长夜中,

  为了那些愉快的少男少女们点的蜡烛,

  当狂热的欢宴将尽时,

  在白昼的光辉之前显得苍白无光。

  ……

  女兵们默默地行进,只有瓦斯科夫一个人在为索妮娅鼓掌,那单调的掌声更显得空寂、安宁。

  “我有点想咱们的大棚了。”嘉尔卡伤感地说。

  “您想谁?准尉同志?”热妮亚又开始欺负瓦斯科夫了。

  瓦斯科夫被她的话问愣了,随即,他聪明地反问:“你说呢?”

  热妮亚没有准备,她笑着说:“您变得聪明了。”

  “让你们逼的,我再傻下去,还要受你们欺负。”

  女兵们都乐了,只有里莎抱怨说:“谁欺负您了。”声音小得像只蚊子,以至大家都没有听到。

  瓦斯科夫继续他的讲述:“西牛兴岭的另一边还连接着一个湖,叫廖共托夫湖,湖边有一个修道院,从前有一个叫廖共托夫的修道士在这里苦修。他会画画,把修道院的墙上画满了各种各样的画……”

  “是不是那个建筑物?”丽达指着远处隐隐约约呈现出来的教堂。

  “嗯。”瓦斯科夫指着两湖夹持之间的山说,“德国鬼子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西牛兴岭。西牛兴岭上满是鹅卵石和小茅屋那么大的岩石,我们要按照操典在石堆里选定主阵地和后备阵地,然后吃点东西,休息好了,等到那两个呆头呆脑的东西一出现,我们就把他们抓着,然后就可以班师回朝了。也就是说,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就回到了会让站,回到了嘉尔卡思念的大棚,红军战士同志们,明白了吗?”

  战士同志们继续行军,又变得默默无语,好像在沉思什么。当夕阳染红了天边晚霞的时候,终于到达了西牛兴岭。她们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瓦斯科夫则举着望远镜观察山下的地形。观察了一阵,他回过头来对丽达说:  “你跟上我,去寻找主阵地,其余的人原地待命。”

  他带着丽达跳上主峰,其实主峰并非多么高大雄伟,只不过视野开阔些:“就在这儿,做主阵地。”

  “那后备阵地呢?”丽达问。

  “一定是在山的后面。一般情况下,后备阵地主要是在敌人炮击之前使用的,炮击结束,立刻从后备阵地进入主阵地。”

  “我想德国人不会带着重炮来破坏铁路桥梁吧?”

  瓦斯科夫愣了一下,严肃地说:“按照操典办事,错不了。”

  “是。”

  “你能不能不那么严肃,稍微地放松一点?”瓦斯科夫似乎有些开窍了。

  “是!”丽达仍然装得十分严肃。

  “丽达同志!”瓦斯科夫突然扯开嗓门大叫一声。

  丽达吓了一跳,惊慌失措地抬起头,看见瓦斯科夫正斜着眼睛瞟着自己,咧开的嘴巴露出了笑意,便知道他是在戏弄自己。想想自己傻傻的样子,丽达也禁不住好笑起来。
希望第十三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哦,记得收藏本站。

与第十三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相关的推荐

Tags: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
联系方式 | 收藏本站| 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网站地图 | 热门专题
Copyright (C) jiaoxue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学美术课件,ppt课件免费下载,主题班会课件,说课课件,课件素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