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试题下载 全册教案 免费课件 说课稿 教学计划 资格考试 主题班会 幼儿教育 作文大全 经典语句 学生评语 范文大全
板报设计| 歇后语| 对联大全| 谜语大全| 名著阅读| 文言文| 诗词鉴赏| 在线字典| 成语大全| 幼儿教师| 早期教育| 少儿故事| 育儿知识

热门搜索: 教师考试 教案文章 教学总结 高考语文 高考数学

当前位置:教学无忧网知识网文章阅读名著阅读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第十九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第十九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02-18 15:24:18 | www.jiaoxue51.com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 人气:756

第十九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关于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方面的资料,本站还有更多关于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方面的资料,http://www.jiaoxue51.com。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瓦斯科夫停下来,掏出怀表看了看,对嘉尔卡笑了笑:“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们的大部队就会赶到,我向你保证。”

  嘉尔卡失神落魂地摇摇头:“您不用再骗我了,不会了,不会了……”

  这可恶的战争让男人们都变成了遭烟熏的兔子,更何况那些娇嫩的女人。她们原本就不属于战场。她们是未来的母亲,职责是繁衍俄罗斯的生命,而不是跑到敌人的枪口下送死。瓦斯科夫怜悯地看着眼前这个被死亡吓坏了的小姑娘,搜肠刮肚地想使她振作起来,可是却怎么也想不出什么值得高兴的事。突然,他的眉头舒展开来,做出一副微笑的样子,说:“看过保尔。柯察金的书吗?”

  嘉尔卡心不在焉地抬头看了一眼准尉:“看过。”

  “那是一本多么好的书啊。前几年,我们去莫斯科,专门和他见了面。他呀,别看他是个大干部,可非常地平易近人。我记得喝茶的时候,他还特地往我的茶杯里多放了一块糖,他说,小伙子们……”

  “您干吗要骗人呢?瘫痪病把柯察金折磨死。而且他根本不是什么柯察金,他叫奥斯特洛夫斯基,死了以后,埋葬在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嘉尔卡冷冷地说。

  “是,是这样的吗?”瓦斯科夫难为情地说。

  他从没刻意地撒过谎,更没有受过一个拖鼻涕的小丫头的责难。这种感觉糟透了,简直比一睁开眼就看见敌人还让人窝火。瓦斯科夫默默地向前走去,不再设法让嘉尔卡振作了。

  “扑通”一声,嘉尔卡腿一软,坐在了地上。瓦斯科夫赶紧过去,想把她扶起来。

  “让我坐一会儿吧,我累极了。”嘉尔卡用央告的口吻说。

  瓦斯科夫点点头,让她倚在一个粗大的树干上。他轻轻地说:“我知道,嘉尔卡,你绝不像你表现出来的那样怯弱,那样害怕……”

  “不,我害怕,我怯弱。”

  “最初参加战斗,总会有这样一个人……”

  “不,只要有战争,我的内心就永远会颤抖。”

  “嘉尔卡,你听我说。刚才我让你走,你为什么不走?”

  “你让我一个人离开你们,我会更加害怕。”

  瓦斯科夫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准尉同志,这几天,我一直在观察着您。您想方设法使战士们振作起来,当您确认德国兵强大我们几倍,您又一次又一次想让女兵们撤离战场,我知道,热妮亚知道,丽达知道,大家都知道,您是在尽一个准尉的责任,尽一个做男人的责任。可是您能让战争停下来吗?您能让杀戮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吗?索妮娅死了,里莎死了……”

  “不会的!”

  “不,里莎肯定死了!她如果活着,一定会把信儿送到的,我相信她!”

  瓦斯科夫难过地看着嘉尔卡。

  “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还活着?也许,仅仅是为了等待下一次的机会。”

  “嘉尔卡。”

  嘉尔卡拍了拍脚上穿的索妮娅的靴子,轻声说:“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看见索妮娅胸口那个一直流淌着鲜血的伤口……”

  瓦斯科夫开始担心起来。这种过度悲伤的反应不是个好兆头,它会把人逼垮的。他想极力地去转移她的注意力:“嘉尔卡,来,看着我的眼睛。”

  嘉尔卡冷淡地把脸扭到别处:“这样,并不能帮我克服内心的恐惧。”突然,她“嘘”地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侧耳倾听。她的脸上泛出兴奋的光芒,神秘地对瓦斯科夫:“这回是真的了,基里亚诺娃带着部队来了!”

  瓦斯科夫屏住呼息,倾听着。果真,远处传来一阵沙沙沙的走路的声音。瓦斯科夫立刻端起了枪,顺手推了一把嘉尔卡:“钻进去,一动也别动。”

  瓦斯科夫迅速在嘉尔卡身上盖上树枝,自己及时卧倒在邻近的石头后面。

  森林的另一头,四个德国兵正朝瓦斯科夫和嘉尔卡所在的方向走来。那个“蓝眼睛”端着枪走在最前面,后面是“眼镜”和其他两个德国兵。他们在距离瓦斯科夫藏身之处不远的地方站住,“眼镜”低声地向德国兵们交待任务。瓦斯科夫从他手指的方向判断出,他们的目标是西牛兴岭的主阵地。

  “蓝眼睛”似乎并不在意什么任务,他昂着头,一个人自顾自地往前走。在经历过残酷的杀戮之后,他变得异常沉闷起来,对“眼镜”的指令听而不闻。

  “眼镜”见状,一摆手,两个德国兵冲上去,揪住了“蓝眼睛”.“眼镜”走过去,用shou枪顶住“蓝眼睛”的头。他只是呆呆看着“眼镜”,毫无反应,像傻了一样。

  “眼镜”收回了shou枪,突然一扬拳,把“蓝眼睛”打在地上,又一脚狠狠向他身上踢去。“蓝眼睛”在地上翻滚着,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站起来。”“眼镜”低声说。

  “蓝眼睛”擦着嘴角的鲜血,仿佛一场大梦醒来。他站了起来,目光中终于流露出一种仇恨的目光。

  “眼镜”点点头,说:“现在我放心了。”

  “让我杀人?”“蓝眼睛”问。

  “眼镜”点点头。

  “告诉我在哪儿?”

  “眼镜”一指西牛兴岭主峰:“杀死所有你看见的俄罗斯人。”

  “蓝眼睛”恶狠狠地点点头,端起枪向前冲去。

  “眼镜”扬扬手,左右两边的树丛晃动起来,各出现了一个德军小组,护卫着“眼镜”小组,向前疾进。看来,德军已经行动了。

  德国兵的皮靴从瓦斯科夫眼前一一掠过。瓦斯科夫屏住呼吸,身子紧紧贴在潮乎乎的苔藓地上。眼瞅着德国兵全体走了过去,瓦斯科夫总算松了口气,赶紧把头转过来,注视着下面藏着嘉尔卡的树枝堆。他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德国兵在树枝儿堆前停了下来。

  嘉尔卡藏在树枝底下,听着的脚步声走近,不由得全身缩成一团,两只眼睛恐惧地瞪大了。

  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就在她身边。嘉尔卡全身颤抖起来,她甚至能够听到自己上牙和下牙相撞击的声音。德国兵叽哩呱啦的说话声突然传来,嘉尔卡下意识地抓住了一根树枝。她的力气太大了,树枝“啪”地断了。

  “眼镜”听见响动,回头看了一眼树枝堆,但并没有引起注意。他又对着地图,继续寻找通向西牛兴岭主峰的路。

  嘉尔卡紧张得已经喘不过气起来了,她张着大嘴,一口接一口地吸纳着林中的空气。她感觉自己再也没有办法控制住全身的颤抖了,她实在慌得难以忍受,只想动一动发抖的身子。

  “眼镜”指指林子,又指指西牛兴岭方向正在进行布置。树枝堆微微地动了一下,立刻引起一个德国兵的注意,他端着枪向前走了一步。

  “嘿。”“眼镜”喊住了他。

  “眼镜”向前走去。几个德国兵马上跟了上去。

  “咚咚咚”的脚步声把嘉尔卡的恐惧推到了崩溃的边缘,她急速地喘息着,脸色苍白,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另一队德国兵又走了过来。嘉尔卡觉得自己的心脏顷刻间就要爆炸了,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

  瓦斯科夫的目光牢牢地盯在树枝堆上。突然树丛哗啦啦响起来,嘉尔卡从里面跳了出来,疯了一样,抱着头朝林子深处的方向跑去。她竟从德国兵之间的空当横穿过去,飞也似的跑着。

  瓦斯科夫闭上了眼睛。

  “啊——”嘉尔卡发出凄惨的尖叫声。

  从惊愕中醒过来的德国兵全部把枪对准了嘉尔卡,子弹从后面扑到嘉尔卡瘦小的脊背上。

  嘉尔卡应声扑倒在地上,鲜血从身上汩汩地流出。德国兵围拢过来,诧异地打量着嘉尔卡的尸体。

  瓦斯科夫看清了,眼前足有七八个敌兵。

  “蓝眼睛”上前,粗暴地把嘉尔卡的军帽一把扯下来。所有人愣住了。突然,他大声地喊着:“又是一个女的!又是……”

  “蓝眼睛”在林子里疯狂地跳着,歇斯底里地喊着。

  德国兵面面相觑。

  “蓝眼睛”走到每一个士兵面前,揪着对方的衣襟,大笑着问:“几个!你打死了几个女人?”

  德国士兵沉默着。“眼镜”向“蓝眼睛”走过去,“蓝眼睛”看见“眼镜”显得十分害怕,疯疯癫癫地说:“我一个也没打死。”

  “命令是杀死你所看见的任何一个俄国人。”“眼镜”淡淡地说。

  “是。”

  “眼镜”又命令道:“一个小时后,务必占领西牛兴岭,否则,格杀无论。”

  瓦斯科夫的心脏狂跳起来。他们是要攻打西牛兴岭了,去打两个姑娘守卫的阵地。畜牲们,我不会让你们靠近我的姑娘们,你们不会得逞的。他猛地从石头后面跳出来,用冲锋枪向敌兵的后背扫射。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德国兵一时间乱了阵脚,但他们立刻训练有素地散开,凭借着树干的掩蔽,开始还击。瓦斯科夫边射击边向西牛兴岭相反的方向跑去,当他发现敌人跟得太紧,便又跑回来,突然向德军开火。

  “眼镜”被打急了,平端着冲锋枪,大步地追来。瓦斯科夫凭借着对森林地形的熟悉,打打停停,走走跑跑,把敌人引到了小溪边。

  瓦斯科夫跨过小溪,掉过头,又是一个点射。“眼镜”手臂上中了弹,鲜血淌了下来。他置之不理,继续大步地向前追赶。瓦斯科夫冲进树林不顾一切地又喊又叫,招致了一串串子弹向他射来。

  “来啊,来啊,有本事你们来抓我……”

  跑啊,跑啊,快点跑,离着丽达、热妮亚越远越好,跑啊,千万别停下!瓦斯科夫一心一意只盼着能把德国兵引得远远的,无论如何,他要保住剩下的两个姑娘。不能再有牺牲了,他的良心上已经负载不动了。

  后面的枪声稀疏下来。瓦斯科夫悄悄拨开树丛,看见德国兵在小溪前站住了。瓦斯科夫端起枪,一梭子打了过去,一个德国兵中弹掉到水里。“眼镜”带着德国兵冲过小溪,瓦斯科夫一边跑一边回头射击。突然,冲锋枪卡壳了。他把冲锋枪扔进树丛,拔出了腰里的左轮枪,撒腿冲进薄雾缭绕的白桦林。

  瓦斯科夫沿着丛林飞跑,绕过一块块岩石,卧倒,起来,再跑,又卧倒,躲避着从后面射来的子弹——它们把树叶都打得瑟瑟坠落。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活动过了,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沉。

  他实在有点跑不动了,只是机械地迈着步子。他甚至懒得躲避什么子弹,只是低着头,一个劲地向前走。他几乎没有力气去拨开挡在他前进路上的树枝儿,任凭锋利的枝儿扯烂身上的衣裳,刺进皮肤里去。但他知道德国兵仍然在后面紧追不放,这就够了。他们离那两个姑娘够远了。

  雾来了。它游移不定,大团大团地在林子中游动着,浓稠得像刚挤出来的牛奶。瓦斯科夫和德国兵都消失在雾中,谁也看不到谁。瓦斯科夫欢喜起来。这及时赶到的春天的浓雾,真的帮了他大忙。

  枪声停了,德国兵的喊叫声也停了下来。

  瓦斯科夫也站了下来,辨别着敌人的声音,以便确定自己前行的方向。突然,一枝冲锋枪响了起来,打得树叶扑扑簌簌掉了下来。瓦斯科夫慢慢转过身来,一缕细小的鲜血顺着袖管淌到手背上。晕头转向的子弹居然打中了他。

  德国兵的喊叫声又传了过来,瓦斯科夫放下心来,踉跄着朝远离他们的方向奔去。他跌跌撞撞地闯出白桦林,来到了沼泽地边缘。他四下里寻找着,终于发现了那几根戳在地上的树棍,模模糊糊,也数不清几根,他强撑着,向树棍走去。

  挂了花是很难坚持长时间的,瓦斯科夫的体力几乎已经用完了,他再也撑不下去了,精疲力竭地摔了下去。雾团又忽忽悠悠地飘了过来,悄悄地盖住了瓦斯科夫疲惫的身躯。

  德国兵的声音时远时近。雾中,可以听见枪械碰撞的声音,拉动枪栓的声音,然后是几枝枪同时开火,漫无目标地向沼泽地扫射。片刻,“眼镜”摆摆手,德国兵收起枪,跟在“眼镜”后面,重又走回白桦林。

  浓雾渐渐向沼泽地移去。

  直到袖筒里淌出的血在手背上凝固了,瓦斯科夫才从昏睡中苏醒过来。他抬起头第一眼就看见了戳在地上的树棍。他吃力地一个一个数着,是六根。瓦斯科夫疑惑地摇摇头,慌忙又数了一遍,还是六根。他霍地翻起身,追着一团向沼泽地飘去的雾团望去。

  一个褐色的气泡膨胀起来,发出巨大的声响后,又迅速消亡。

  瓦斯科夫看见沼泽地上插着一根树杈,上面隐隐约约还绑着什么东西。他急于弄清那是什么东西,挣扎着站起来,拔起一根树棍,迫不急待地向沼泽地中心地带走去。他小心翼翼地向前移动,但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沼泽地中间的那棵树杈上,凌乱地绑在树杈上的物品。

  离得近了,他依稀辨认出树杈上绑着的是件衣服。

  瓦斯科夫显得更加急迫,一不小心,陷进了泥沼。幸亏有了准备,他身子向后仰着,靠着树棍的力量,他总算抽身出来。他站稳了身体,又用树棍试了几次,发觉这是一个无法逾越的地带。

  一阵风吹来,戳在沼泽地中间的大树杈摇晃了几下,衣服的一角搭拉下来,露出军大衣上耀眼的铜扣子。

  瓦斯科夫一下全都明白了。他悲忿地注视着那些吞嚼了里莎的褐色气泡,心底冷得仿佛结了冰。里莎走了。就在她离岸边只有几米之遥的地方。瓦斯科夫抬起头,打量着离岸的距离,再次被痛苦和自责重重压住。她沉入了黑暗的泥沼,没有人会知道里莎躺在这里,以后也不会有人知道。那个朴实的好姑娘,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被这些该死的泥浆裹在了底下。只剩下一条裙子。

  瓦斯科夫瞪着猩红的眼睛,向那个标志着里莎存在的大树杈和大树杈上的裙子行礼。久久地,他放下手,像想起了什么似地,自言自语地说:“我答应过你,为你唱歌……”瓦斯科夫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用嘶哑的声音唱了起来:“里莎,里莎,里莎维达……”

  他唱不下去了,眼里充满了泪水。

  远处断断续续传来的枪声让瓦斯科夫把目光移向西牛兴岭。

  “蓝眼睛”一脚踢开修道院的大门,向里面看了看,然后向后面挥挥手。“眼镜”从树丛里走出来,后面跟着破衣烂衫的德国兵,他们一个个精疲力竭,只有指挥官的衣着尚算整齐。

  令人惊讶的是,修道院虽然弃之多年,却因为很少有人光顾,基本上保留着原貌,只不过到处都是浮土,把往日的辉煌掩去。“眼镜”走到“祭坛”前,掀开管风琴的盖子,轻轻地碰了一下,风琴发出一声凄婉的哀鸣。

  在钟楼里筑巢的野鸽子,振翅飞出了钟楼,墙上的浮土震落下来,露出了墙上的壁画。“眼镜”低头望去,系钟的绳子已经朽断了,只剩下一个绳头系在钟上,随风摇曳。

  指挥官凑近墙上“圣母玛丽娅”的壁画,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不解地问:“共产主义的幽灵不是已经将圣父、圣子、圣灵统统消灭了吗?”

  “这是不可能的。消灭一种信仰比消灭一个肉体要困难得多。”“眼镜”似乎又变成了一个温文尔雅的教师。

  指挥官同意地点点头。

  “同样,要想消灭苏维埃俄国赖以生存的信仰基础,您说的共产主义幽灵又何尝容易?”

  几个年轻的德国兵走到圣母像前,行了一个德国军礼。

  “这算什么。”指挥官不屑地说。

  “蓝眼睛”牢牢地凝视着墙上的圣母像,她怀中的圣子显得清秀,睿智。在“蓝眼睛”的眼中,圣母渐渐幻化成被自己刺死的女兵索妮娅,幻化成后背中弹的女兵嘉尔卡。

  “蓝眼睛”揉揉眼睛,看见圣母的胸前淌着鲜血,但她始终笑着看着这个世界。他浑身颤抖起来。

  指挥官把“眼镜”叫到身边,直言不讳地说:“其实我们是被困在这儿了。”

  “眼镜”点点头。

  “至今为止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对手有多少人,装备情况?但是,我们是在他们的后方作战,这就意味着,他们可能随时会得到援助,我们则没有。”

  “眼镜”又沉默地点点头。

  “现在,我需要下个决心。”指挥官看着“眼镜”,说:“你留下,再给你配个人。把这个修道院作为我们的临时基地。我带人强行通过西牛兴岭,炸掉俄国人的铁路枢纽后,再到这与你们汇合。”

  “眼镜”沉默着。俄顷,他轻轻地说:“如果……”

  “如果我们回不来了?”指挥官看了一眼“眼镜”.

  “眼镜”低下头。

  指挥官俯下身,凑近“眼镜”:“等等吧,四十八个小时,你就撤走,想办法回去,一定活着回去。”

  指挥官掏出一个小女孩的相片,交给“眼镜”:“我女儿。”

  “眼镜”接过照片,看着指挥官。

  “地址在后面。”指挥官指着相片。

  “我怎么和她们说?”

  “怎么说都可以,但有一条必须说清楚,我死了,不是失踪,不要让她们存在什么幻想。”

  “眼镜”吃惊地看着指挥官。

  这一切,“蓝眼睛”都听得清清楚楚。

  指挥官站了起来。德国兵也纷纷地站立起来,等待着命令。指挥官走到“蓝眼睛”面前,说道:“你留下。”

  “蓝眼睛”坚决地摇摇头。指挥官没说话,又换了一个年龄较大的士兵留下,然后走出了修道院。“眼镜”走过去和“蓝眼睛”拥抱。“蓝眼睛”木然地接受着这种告别。他走到圣母像前,双脚并拢,行了一个标准的纳粹军礼。

  “眼镜”眼里流露出惋惜的神情。

  此时,他们的对手瓦斯科夫正跌跌撞撞地在大森林行进。他嘴里喃喃自语着,听不清在说些什么。里莎的死再次沉重地打击了瓦斯科夫。他感到自己输了,彻底地输了,输在这帮法西斯匪徒手里。三个姑娘,是小分队一半的战斗力,都在他手下牺牲了。而且他们也没有能截住敌人。

  “我没有地方去为自己辩解,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对手现在在什么地方,输了。”瓦斯科夫嘟嘟囔囔地责备着自己。他看着前面突然变得稀疏的林子,透过林子,他又看见波光粼粼的湖面,加快了脚步。他一直撑着走到廖共托夫湖边,腿一软,坐了下来。望着不远地方的西牛兴岭,他心里一遍遍默叨着:“西牛兴岭啊,我的热妮亚呢,我的丽达呢?你们在什么地方?”

  他撑起身子,向西牛兴岭前进。刚走了几步,一声悠扬的钟声传来。瓦斯科夫回头望去,修道院就在离他不远的湖边,钟声悠悠,鸽子飞翔。

  瓦斯科夫疑惑地看着修道院。又是一声钟声。他侧耳听着,钟声里似乎还夹杂着一种琴声。他的眼睛亮了起来,掉头向修道院奔去。

  他非常谨慎地藏进修道院旁边的树丛中,拨开树枝,向修道院张望。十个左右的德国兵正从修道院往外走,他们每个人都提着沉甸甸的箱子。瓦斯科夫目送着这队德国兵走远,他又看见还有一个德国兵进进出出地忙乎着什么。

  瓦斯科夫盯住了他背上的冲锋枪。那个家伙的火力更强一些。瓦斯科夫想着,抽出自己的左轮枪,打开弹轮检查了一下,里面只有三发子弹。

  他小心地向前跃进,距离修道院更近了一些,然后再前行,在离大门口很近的地方潜伏下来。瓦斯科夫看到那个德国兵提着空水桶走了出来。真是一个好机会。瓦斯科夫瞄准了目标。德国兵走到水井旁,把水桶挂上打水,在那一瞬间,瓦斯科夫谨慎地开了一枪。

  德国兵一头栽倒,双腿抽搐着。

  瓦斯科夫又瞄准德兵想再开一枪,似乎又心疼起自己的子弹,慢慢地把枪放下。

  室内,“眼镜”正在为自己包扎伤口,听到枪声,他立刻抓起冲锋枪,倚到墙上,从窗户里把枪口伸出来。

  瓦斯科夫小心地等了等,发觉没有动静,便爬了出来,向井旁的德国兵尸体爬去。当他抓住德国兵的枪时,突然看见了从窗口里伸出的枪筒。他闭上眼睛,断定自己已必死无疑了。因为,自己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之下。

  “眼镜”并没有射击,而是透过墙上的缝隙,观察着修道院周围的情况,他甚至看见井旁倒下的德国兵仍在抽搐。“眼镜”慢慢地把枪抽了回来,小心谨慎地坐在地上。

  没听见动静,瓦斯科夫把枪往里怀一抱,滚到了一边。他抬起头观察,发觉那个窗口伸出来的枪口已经悄然消失。瓦斯科夫抓起冲锋枪,飞快地跑进了林子,一个树墩子把他绊倒,他爬了起来,继续向前跑。

  瓦斯科夫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脱“眼镜”的视野。看见瓦斯科夫没入了森林,他长长地舒了口气。

  德军沿着湖边的路,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进。“蓝眼睛”仍旧走在最前面,摆出一副随时战斗的姿态。

  队伍突然停了下来。“蓝眼睛”跑到指挥官面前,指着不太远的山峰说:“西牛兴岭。”

  “速度要加快。”

  “蓝眼睛”点点头,又跑到队伍的前面。他大步地向前走去,后面的部队也加快了步伐。

  丛林里,瓦斯科夫完全没有顾忌地狂奔着。他靠近湖边,拨开树丛,发现自己已经超过平行的德军队伍。他悄悄离开湖边的灌木丛,继续拼命地向前飞奔。

  瓦斯科夫从森林冲出来,跑到小溪边。突然,一条人影在对面的林子里一闪,瓦斯科夫立刻又缩进了林子。他耐心地伏在林子里,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盯着小溪边对面的林子,但始终没有发现有什么动静。突然,他想起了什么,举起双手,学着野鸭子的叫声:“嘎,嘎,嘎……”

  对面的小林子里仍然没有反应。

  瓦斯科夫又叫了一遍。见到对面林子还是没有反应,他站起身来,准备涉过小溪。就在这时,对面的林子里传来同样野鸭子的叫声。瓦斯科夫侧过头去,细听。没错,是不太像样的野鸭子的叫声。

  “热妮亚、丽达。”瓦斯科夫试着叫了一声。

  “菲道特。叶甫格拉维奇!”热妮亚和丽达从小树林里冲了出来。

  瓦斯科夫激动地大步地跑了上去,他终于找到这两个姑娘了。谢天谢地,她们平安无恙。

  “菲道特。叶甫格拉维奇……准尉同志……”热妮亚和丽达跳进小溪,向这边冲了过来。

  瓦斯科夫也涉水向她们迎去,三个人就在水里拥抱起来。

  “嘿,瞧瞧你们,姑娘们,瞧瞧!”瓦斯科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一个劲地淌了下来。

  “您看看您自己。”丽达说。

  三个人彼此互相打量着,大家身上的衣服都快成了一缕缕布条,脸上被烟火熏的黑漆漆的。

  “你哭了。”热妮亚看着准尉,心疼地替他擦了擦眼泪,像对待自己的长辈那样。

  “我知道你们不会走,不管我下什么样的命令,都不管用……”

  “所以你又来找我们了。”

  “快走,德国兵就在我后面。”

  三个人急匆匆涉过河,钻进了小树林,气喘吁吁选择好阵地,坐了下来。

  “再让我瞧瞧你们。”瓦斯科夫激动地看着热妮亚、丽达。

  丽达向瓦斯科夫依偎过去,热妮亚也靠着瓦斯科夫另一边。

  “哎,你们这些姑娘,你们吃了点什么没有,闭了一会儿眼睛没有?”

  “你受伤了?”热妮亚惊呼道。

  “擦破了点皮儿。”瓦斯科夫抬起手臂。

  丽达赶紧替准尉包扎伤口,瓦斯科夫幸福地瞅着两个姑娘,似乎在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家庭亲情。

  “我们什么都不想,只想着你回来,我们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你能舍得把我们俩丢下……?”热妮亚说。

  “我是你们的准尉呀,姐妹们,我是你们的亲兄弟,叫我菲道特吧,要不跟我妈妈一样,叫我菲佳?”

  “您别动。”丽达抓住激动的瓦斯科夫,好不容易替他把伤口包扎好。

  “嘉尔卡呢?”热妮亚故作轻松地问。

  瓦斯科夫没有回答。其实丽达和热妮亚已经猜到了,只是在准尉说出来之前,她们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个现实。瓦斯科夫把自己的行囊从丽达身边拿过来,把干面包、剩下的脂油、白酒一一分给热妮亚和丽达,然后举起酒杯。他严肃得让人感到害怕:“我们的同志牺牲得英雄壮烈。嘉尔卡是在和敌人的对射中死去的,里莎淹死在沼泽中。因此,我们的战斗减员是三个,一半。就是这样,可我们把敌人整整地拖住了两天两夜。我们赢了。可是,援军不会来了,而德国鬼子马上就要到了,让我们先悼念一下牺牲的姐妹们,然后立刻准备战斗,照一切情况看,这是最后的战斗……”

  三个人默默无语,互相碰了一下杯。树影婆娑,细细碎碎落在了他们身上,像是覆盖了一层不祥的阴霾。

  在廖共托夫湖边,德军指挥官举着望远镜反复地观察西牛兴岭上的情况。他放下望远镜,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最后的战斗了。现在我命令——”

  德国兵全体立正。

  “向西牛兴岭挺进。”

  “是。”

  “如果遇到抵抗……”指挥官沉思着,须臾,他斩钉截铁地说:“夺路而走,不惜一切代价,撕开敌人的防线,继续前进!”

  清亮的溪水从山上蜿蜒而下,落差巨大的水流跌落在青石上,溅起令人眩目的水珠。

  瓦斯科夫的阵地居中,热妮亚和丽达一左一右。这里的河身非常狭窄,两岸的树木紧贴水边。就是在这个地方,热妮亚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德国兵的进路。瓦斯科夫此时此刻已经做好了一切战斗的准备,子弹提前入膛,手榴弹也揭开了盖子。他变得轻松起来,嘴上叨着烟卷,左右看着两个得力的助手,俏皮地学着野鸭子叫。

  热妮亚和丽达却没有这份悠闲自得的心情,她们紧张地注视对岸的活动,一刻也不敢松懈。

  瓦斯科夫学了会儿鸭子叫,又不放心地跑到热妮亚的阵地,小声说:“他们不下河就不要开枪。”

  接着他又猫腰跑到丽达的阵地,打算也如是叮嘱一番。却被丽达开了玩笑:“我看着您跑动的样子,就像个老伙夫。”

  瓦斯科夫假装虎着腰说:“老伙夫跟你说,听着我放第一枪,你就开火。”

  “从来不都是这样嘛,根据操典,指挥官放了第一枪,枪声就是命令,下级开始射击。有一点我不明白。”

  “说。”

  “指挥官打完第一枪,他干完去哪儿?”

  瓦斯科夫嘿嘿一笑,扭头朝自己的阵地走去,忽然,他又扭过头来,说:“开第二枪。”

  瓦斯科夫刚重新在自己的阵地前趴下,一个德国兵就从树丛里钻了出来,蹑手蹑脚地向河边走来。他跨进溪水中,警惕地端着枪,一步一步涉过岸来。瓦斯科夫的冲锋枪紧紧盯住德国兵健硕的身影。手指扣住的扳机,只要轻轻地一用劲儿……

  “叭”一声枪响。

  瓦斯科夫吓了一跳,他清楚得看见子弹打在水面上,德国兵犹如惊弓之鸟,连滚带爬地往回跑。对岸的冲锋枪立刻响了,四个德国兵跳出树丛,跃入水中,强行渡河。

  瓦斯科夫的冲锋枪响了,丽达的冲锋枪也迅速投入了战斗。

  除了冲锋的敌人手里的枪不停地射击着,对岸敌人也加强了火力。瓦斯科夫又一次被敌人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他趴在地上大声地喊着:“丽达,打,别管我,在你的身后就是整个的俄罗斯!”

  丽达的射击十分沉稳,短促的点射,打得四个德国兵连连后退。热妮亚的步枪从河边移向对岸的树丛,她沉住气,开了一枪。树丛淹没了中弹的德国兵,而冲锋枪却被德国兵扔到了树丛外面。

  瓦斯科夫把自己的帽子放在上面,吸引了敌人几枝枪的射击,他移动了一个位置,把手榴弹投了出去。

  “轰!”手榴弹爆炸在水里掀起巨大的水柱。

  德国兵开始撤退了。紧跟着,对岸的德国兵组织了强大的火力向瓦斯科夫这边打来,手榴弹一个接一个扔了过来。

  瓦斯科夫一拍大腿,后悔地大叫着:“快,快换个位置!”

  他刚刚从阵地上滚到一边,一颗手榴弹就在刚才的位置上爆炸了。瓦斯科夫从一个树杈中间把枪伸了出去。

  又是一颗手榴弹爆炸了。

  瓦斯科夫突然看见热妮亚直挺挺地穿过丛林冲他跑来,马上吼道:“弯腰!”

  “快来……丽达……”热妮亚边喊着边奋力往前一扑,正好扑到准尉身上。

  看着热妮亚急切的神情,瓦斯科夫明白了——丽达受伤了。他忙问:“伤到哪儿了?”

  “肚子。”

  瓦斯科夫什么也不顾,低着头冲了过去。丽达倚在一棵松树底下,双手捂着肚子,看见了瓦斯科夫,她咧开干涩的嘴唇勉强地笑了笑。

  “什么打伤的?”

  “手榴弹。”

  瓦斯科夫要扒开丽达的手,查验伤口,丽达强忍疼痛,羞涩地说:“有什么好看的。”

  瓦斯科夫根本没听见丽达说什么,他大声命令着热妮亚:“拿布来!”

  此时,瓦斯科夫已经扒开了丽达的军衣,一滩深色的血水淤积在腹部,根本看不清伤势。肯定伤到了内脏。瓦斯科夫心情沉重下来。一旁的热妮亚双手颤抖着扯开了自己的背囊,拿出一件柔软漂亮的绸子衬衫递给他。

  “不要绸的,布的!”

  “没有。”热妮亚几乎哭了出来。

  瓦斯科夫拉过自己的背包,胡乱翻找出一件衬衫和绷带,他一边扯着衬衫,一边对热妮亚说:“来,帮帮忙。”

  在敌人面前无所畏惧的热妮亚,此时见到丽达身上的鲜血,却颤抖着把头扭向一边。

  “热妮亚。”瓦斯科夫又叫了一遍。

  热妮亚躲在一边,就是不肯回头。

  敌人的枪声更加密集了,一串子弹打在松树上,瓦斯科夫马上明白他们所在的位置让敌人发现了。他急忙命令热妮亚:“看看敌人!”

  热妮亚矫捷地跃了出去,紧跟着,她的冲锋枪响了。

  “敌人渡过河来了!”热妮亚大声喊着。

  “去吧,去热妮亚那儿。”丽达艰难地说。

  瓦斯科夫固执地为丽达包扎着伤口:“没关系,弹片从上面擦了过去,肠子还好好的,能长好。”

  “快去。”丽达催促着。

  “蓝眼睛”冲了过来,他站在高处,慢慢地用冲锋枪指着瓦斯科夫。一声枪响,“蓝眼睛”倒了下去。他睁着蓝色的眼睛,无望地注视着天空……

  热妮亚跳了过来,抓住那把冲锋枪:“我去把敌人引开。”说完她再度冲了出去,冲锋枪不停地射击着,传来了热妮亚大声的呼唤:“来吧,畜牲,你们的死期到了……”

  瓦斯科夫突然发现“蓝眼睛”的靴子底上有一处特殊的花纹。他低声说:“就是他杀死了索妮娅。”

  丽达费力地抬起头,看着“蓝眼睛”的尸体:“就是他,我在驻地发现的第一个德国兵就是他。他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枪声渐渐远了,热妮亚的喊叫声也越来越远。德国兵全被她引开了。

  热妮亚飞快地在林间跳跃着,她一边开枪射击,一边大声喊着:“你们不会前进一步的,这就是你们的坟地!”

  德国兵只剩下六七个人了,他们紧追不舍,向热妮亚围去。热妮亚像羚羊一样跳跃着,丛林中的枝叶不断勾挂到她的衣服,划伤她了的皮肤。她却毫不知觉,只是拼命奔跑着,想着将敌人引开得越远越好。在她脑海中一次又一次涌现出那些熟悉的人:父亲坚毅的神情,母亲用身体保护着孩子,浑身是火的弟弟在地上翻滚着,上校带着近卫军们突出敌人的包围圈,还有丽达、瓦斯科夫,还有索妮娅、里莎、嘉尔卡……

  突然,奔跑中的热妮亚身子晃了晃,向草丛中倒去。德国兵像闻见血腥味的豺狼般迅速围了上去。热妮亚晃了晃,又站了起来,正对着敌人,一步一步地向后面的岩石退去。她的胳膊、胸口、双腿不断流着血,整个人几乎都被鲜血染成一片红色。

  热妮亚紧咬牙关,退到岩石上用背靠在上面,倔强地说:“我不会让你们把子弹从我背后打进去……”

  “跪下。”德军指挥官已经恼羞成怒,他不相信,这么多德国兵对付的竟然是个女人。

  热妮亚昂起头,轻蔑地瞧着他。这高傲的目光像子弹一样击中了德国指挥官的心脏,他怒不可遏地开了枪,击中了热妮亚唯一没有伤的腿。热妮亚仍然没有倒下,她紧紧地靠在岩石上,脑海中仿佛又响起了瓦斯科夫的话:“在你身后是整个俄罗斯。”

  整个俄罗斯,多么坚实的依靠!热妮亚感到全身的精力都随鲜血淌走了,她艰难地把手伸向背后,紧紧地扣住坚硬的岩石。还这么年轻,就要死去了,多么荒谬和愚蠢。可是为了俄罗斯,一切都是值得的。热妮亚脸上浮现出恍惚的微笑。

  这奇异的表情使得德国兵心里如此不安,其中一个过于紧张,竟扣动了扳机,一串子弹射向热妮亚。

  “射击!”指挥官疯狂地喊着。

  所有的冲锋机都射向了热妮亚。她从岩石上滑落在地,翻滚着,抽搐着,直至完全停止了活动,再没有一丝生气。

  指挥官走过去,把热妮亚的尸体翻过来,他看见的是一副高傲而又美丽的脸庞,蔑视地迎向他。
希望第十九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哦,记得收藏本站。

与第十九章_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相关的推荐

Tags: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线阅读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简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txt,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全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读
联系方式 | 收藏本站| 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网站地图 | 热门专题
Copyright (C) jiaoxue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学美术课件,ppt课件免费下载,主题班会课件,说课课件,课件素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