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试题下载 全册教案 免费课件 说课稿 教学计划 资格考试 主题班会 幼儿教育 作文大全 经典语句 学生评语 范文大全
板报设计| 歇后语| 对联大全| 谜语大全| 名著阅读| 文言文| 诗词鉴赏| 在线字典| 成语大全| 幼儿教师| 早期教育| 少儿故事| 育儿知识

热门搜索: 教师考试 教案文章 教学总结 高考语文 高考数学

当前位置:教学无忧网知识网文章阅读诗词大全柳宗元的作品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 柳宗元,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古诗,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赏析

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 柳宗元,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古诗,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赏析

02-16 21:14:37 | www.jiaoxue51.com | 柳宗元的作品 | 人气:600

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 柳宗元,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古诗,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赏析是关于 柳宗元的作品,方面的资料,本站还有更多关于柳宗元简介,柳宗元的诗,柳宗元的资料方面的资料,http://www.jiaoxue51.com。

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

  诗人:柳宗元    朝代: 弱岁游玄圃,先容幸弃瑕。名劳长者记,文许后生夸。
鷃翼尝披隼,蓬心类倚麻。继酬天禄署,俱尉甸侯家。
宪府初收迹,丹墀共拜嘉。分行参瑞兽,传点乱宫鸦。
执简宁循枉,持书每去邪。鸾凤标魏阙,熊武负崇牙。
辨色宜相顾,倾心自不哗。金炉仄流月,紫殿启晨霞。
未竟迁乔乐,俄成失路嗟。还如渡辽水,更似谪长沙。
别怨秦城暮,途穷越岭斜。讼庭闲枳棘,候吏逐麋麚。
三载皇恩畅,千年圣历遐。朝宗延驾海,师役罢梁溠。
京邑搜贞干,南宫步渥洼。世惟材是梓,人仰骥中骅。
欻刺苗入地,仍逾赣石崖。礼容垂琫□,戍备响錏鍜。
宠即郎官旧,威从太守加。建旟翻鸷鸟,负弩绕文蛇。
册府荣八命,中闱盛六珈。肯随胡质矫,方恶马融奢。
褒德符新换,怀仁道并遮。俗嫌龙节晚,朝讶介圭赊。
禹贡输苞匦,周官赋秉秅。雄风吞七泽,异产控三巴。
即事观农稼,因时展物华。秋原被兰叶,春渚涨桃花。
令肃军无扰,程悬市禁贳。不应虞竭泽,宁复叹栖苴。
蹀躞驺先驾,笼铜鼓报衙。染毫东国素,濡印锦溪砂。
货积舟难泊,人归山倍畬。吴歈工折柳,楚舞旧传芭。
隐几松为曲,倾樽石作污。寒初荣橘柚,夏首荐枇杷。
祀变荆巫祷,风移鲁妇髽。已闻施恺悌,还睹正奇邪。
慕友惭连璧,言姻喜附葭。沉埋全死地,流落半生涯。
入郡腰恒折,逢人手尽叉。敢辞亲耻污,唯恐长疵瘕。
善幻迷冰火,齐谐笑柏涂。东门牛屡饭,中散虱空爬。
逸戏看猿斗,殊音辨马挝。渚行狐作孽,林宿鸟为[歹差]。
同病忧能老,新声厉似姱。岂知千仞坠,只为一毫差。
守道甘长绝,明心欲自[亚刂]。贮愁听夜雨,隔泪数残葩。
枭族音常聒,豺群喙竞呀。岸芦翻毒蜃,谿竹斗狂犘。
野鹜行看弋,江鱼或共叉。瘴氛恒积润,讹火亟生煆。
耳静烦喧蚁,魂惊怯怒蛙。风枝散陈叶,霜蔓綖寒瓜。
雾密前山桂,冰枯曲沼蕸。思乡比庄舄,遁世遇眭夸。
渔舍茨荒草,村桥卧古槎。御寒衾用罽,挹水勺仍椰。
窗蠹惟潜蝎,甍涎竞缀蜗。引泉开故窦,护药插新笆。
树怪花因槲,虫怜目待虾。骤歌喉易嗄,饶醉鼻成齄。
曳捶牵羸马,垂蓑牧艾豭。已看能类鳖,犹讶雉为鷨。
谁采中原菽,徒巾下泽车。俚儿供苦笋,伧父馈酸楂。
劝策扶危杖,邀持当酒茶。道流征短褐,禅客会袈裟。
香饭舂菰米,珍蔬折五茄。方期饮甘露,更欲吸流霞。
屋鼠从穿兀,林狙任攫拏。春衫裁白纻,朝帽挂乌纱。
屡叹恢恢网,频摇肃肃罝。衰荣因蓂荚,盈缺几虾蟆。
路识沟边柳,城闻陇上笳。共思捐佩处,千骑拥青緺。

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的意思

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古诗赏析 【注释】 (1)刘二十八:刘禹锡。二十八是刘禹锡在同祖父兄弟之间的排行。唐人朋友间相称,常以排行代替对方的名字。院长:柳宗元曾与刘禹锡同为监察御史,故称刘禹锡为院长。澧州张员外使君:张署。贞元十九年,韩愈与张署因“忠谏而为幸臣所谗”,韩愈贬阳山令,张署为临武令。后张署为澧州刺史。
(2)弱岁:弱冠,二十岁曰弱冠。弱:年少。玄圃:谓仙境。东方朔《十洲记》:“昆仑山有三角,一角正西北,名玄圃台。”张衡《东京赋》:“左瞰旸(yáng)谷,右睨玄圃。”此借指长安 。
(3)先容:事先为人介绍、关说。《汉书?邹阳传》:“蟠木根柢,轮囷(qūn)离奇,而为万乘器者,何则?以左右先为之容也。”李善注:“容,谓雕饰。”弃瑕:舍去其瑕疵。瑕,玉玷。引申为缺点。
(4)长者:指显贵者。《史记·陈丞相世家》:“家乃负郭穷巷,以弊席为门,然门外多有长者车辙。”后生:指年轻人。《墨子·非儒下》:“夫为弟子后生,其师,必修其言,法其行。”
(5)鷃(yàn):小鸟名,麦收时的候鸟,即《庄子?逍遥游》中的斥鷃。斥,本作“尺”,古字通。《文选·七启》:“雀无不过一尺,言其劣弱也。” 披:傍,依附。隼:一种凶猛的鸟,又叫鹘,性锐敏,速飞善袭。蓬:草名。倚麻:即《荀子?劝学》:“蓬生麻中,不扶而直”之意,谓如蓬草之倚麻。
(6)酬:当作“雠(chóu)”,谓校雠。天禄署:借用扬雄校书天禄阁故事为比。天禄,阁名,汉代以藏秘书。这一句谓与张署同校秘书阁。张署贞元二年以进士举博学宏词,为校书郎。柳宗元于贞元九年登进士第,十二年中试博学宏词科,年二十四,授集贤殿正字。
(7)甸侯:谓诸侯在甸服之内者。《左传·桓公二年》:“惠之二十四年,晋始乱,故封桓叔于曲沃。 …… 今晋,甸侯也。”甸,甸服。《国语·周语上》云:“夫先五之制,邦曰甸服。”韦注云:“邦内谓天子畿 (jī) 内千里之地。《王制》曰:‘千里之内日甸。’周襄王谓晋文公曰:‘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规方千里以为甸服’是也。”这一句谓同为县尉。张署任京兆武功尉,柳宗元于贞元十七年调蓝田县尉。武功、蓝田俱在长安王畿千里之内,故称甸侯。
(8)宪府:指御史府。谢灵运《晋书》:汉官,尚书为中台,御史为宪台,谒者为外台,是为三台。初收迹:谓张署自武功尉开始任监察御史。
(9)丹墀 :古时宫殿前的石阶以红色涂饰,故称“丹墀 ”,代指朝廷。拜嘉:谓拜受所任。《左传?襄公四年》:“敢不拜嘉。”此句谓自己与张署共同被擢。
(10)参:参预,加入其间。瑞兽:指獬豸 (xiè zhì) 。
(11)传点:古时朝房敲击云板报时上朝或召集百官执事。《新唐书?仪卫上》:“平明,传点毕,内门开,监察御史领百官人,夹阶。”乱宫鸦:宫鸦初飞,指明正在天亮时。
(12)执:拿,持。简:竹片,古时的书写材料。宁循枉:谓岂能文过饰非。持书:拿着弹劾奏章。去邪:弹劾以去奸邪。
(13)鸾凰:鸾鸟和凤凰,旧时比喻贤俊之士。元稹《酬乐天诗》:“君为邑中吏,皎皎鸾凤姿。”摽(Piāo):击,扑,飞舞。魏阙:古代宫门哈上有巍然高出的楼观,称魏阙,其下两旁为悬挂法令的地方,因以为朝廷的代称。《庄子·让王》:“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阙之下。”
(14)熊武:即熊虎。唐代讳虎,虎皆改作武。负:背。崇牙:乐器上的装饰。《诗·周颂·有瞽》:“崇牙树羽。”悬钟磬之架,其两端植木为簴(jù),在 上的横木为 栒 , 栒上加大板,其上刻为崇牙,似锯齿捷业然。古者钟磬皆陈于庭,其制古钟簴跗如猛兽,磬簴跗如鸷鸟。唐代宫庭之中当亦如此。此则其跗作熊虎之形者。
(15)辨色句:谓纠察百官的班序。《诗?庭燎》第三章郑笺云:“今夜乡明,我见其旂 (qí) ,是朝之时也。朝礼,别色始入。”又“夜未艾”疏云:“朝礼,群臣别色始入,在鸡鸣之后。”
(16)倾心句:谓整肃百官的朝仪,百官倾心不敢喧哗。倾心:竭尽诚心。阮瑀《为曹公作书与孙权一首》:“亦能倾心去恨,顺君之情。”
(17)金炉:盛火之器。仄:侧倾。流月:落月。
(18)赮(Xiá):同“霞”,彩霞。《汉书·天文志》:“夫雷电 赮虹,辟历夜明者,阳气之动者也。”此句谓紫殿门开启于朝霞初升之时。《新唐书·仪卫上》:“朝日,殿上设黼扆 (yǐ) ,蹑席,熏炉,香案。御史大夫领属官至殿西庑,从官朱衣呼,促百官就班,文武于两观。监察御史二人立于东西朝堂砖道以 涖 之,平明传点毕,内门开。 ”
(19)未竟:未终。迁乔:指自县尉迁为御史。《诗经·小雅·伐木》:“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后用以指迁居,亦指仕宦之高迁。
(20)俄:不久。失路:喻失意。指贞元十九年,张署自监察御史贬为郴州临武县令。
(21)渡辽水:流放辽河流域。《后汉书·崔骃传》载:崔 骃东汉安平人,字亭伯,博学善属文,少与班固傅毅齐名。窦宪辟为掾数谏宪骄恣,不纳而被疏,令出为长岑(今辽宁沈阳市东)长。 骃不赴,弃官回家,尝拟扬雄《解嘲》作《达旨》,著诗赋铭颂之类合二十一篇。李白《单父东楼秋夜送族弟沈之秦》:“屈平憔悴滞江潭,亭伯流离放辽海。”
(22)谪长沙:西汉贾谊因博学能文事文帝,颇受重视被擢升为太中大夫,引起了绛灌、冯敬等朝臣的不满,他们以“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的流言,结果文帝将贾谊谪长沙王太傅,后人称之为贾长沙。
(23)别怨句:谓离别长安。秦城:古邑名,在今甘肃清水县东北,秦代祖先非子始封于此,是秦的最早都邑。这里指长安。
(24)途穷句:言被贬去郴州。越岭:指郴州。
(25)讼庭:听讼的公堂,此指县衙。枳棘:枳,亦称“臭橘”,有粗刺的小乔木。棘,亦称“酸枣”,落叶灌木,枝上多刺。《后汉书·仇览传》:“时考城令河内王涣,署为主簿。谓览曰:‘主薄闻陈元之过,不罪而化之,得无少鹰鹯( zhān)之志邪?览曰:‘以为鹰鹯不若鸾凤。’涣谢遣曰:‘枳棘非鸾凤所栖,百里岂大贤之路。’”此句谓如鸾凤栖于枳棘之中。
(26)候吏:地方小官。候:古时送迎宾客的小官,《左传?襄公二十一年》:“使候出诸辕。”麋 (mí) :兽名,似鹿而大。麚(jiā): 牝 鹿。
(27)三载句:自贞元十九年至贞元二十一年为三年。是年正月,顺宗即位,二月,大赦,张署自临武量移江陵掾故云“皇恩畅”。
(28)圣:封建统治阶级对帝王的谀称。遐:远,长久。此句谓是年八月宪宗即位。
(29)朝宗:《诗·小雅·沔》:“沔彼流水,朝宗于海。”谓水之归海,犹诸侯之朝见天子。驾海:航海。
(30) 师役句:谓征战停息。梁溠( zhà):为架桥于溠水之上。《左传·庄公四年》:“令尹斗祈,莫敖屈重,除道梁,军临随。”因楚王死于途中,故楚令尹开直道,作桥于水之上,而以军猝然至随国。此指永贞元年二月李师古闻顺宗即位罢兵事。
(31)京邑:京城。《诗·商颂·殷武》:“商邑翼翼,四方之极。”贞干:谓贤才。《通鉴》汉桓帝建和元年“失国之主,其朝岂无贞干之臣”,言立国必需贤才。
(32)南宫:本南方列宿,汉尚书省象之,所以郑宏为尚书令,取前后禅益于政者,著《南宫故事》。渥洼,神马。《汉书·武帝本纪》:元鼎四年秋“马生渥洼水中,作《宝鼎》、《天马》之歌。”此以神马比张署,元和二年张署自司录参军迁为尚书刑部员外郎。
(33)梓:良木,古为百木之王。《埤雅》:“梓为百木长,故呼为木王。”《尚书?梓材》:“若作梓材。”
(34)骅(huá):备用马中的骅骝,赤色的骏马。
(35)剡: 锐利快捷。此句谓张署忽然由员外郎外出为虔州刺史。苗人地:虔州属江南道古三苗之地。
(36)赣石:即今赣江之十八滩。据《陈书·高祖纪》载:南康赣石,旧有二十四滩,滩多巨石,行者以为难。隋唐时虔州,宋改为赣州,属江西省,故治即今江西赣县。
(37)礼容:谓礼制仪容。《史记·孔子世家》:“孔子为儿嬉戏,常陈豆,设礼容。”
(38)戍:军队防守。 錏鍜(yā xiá):颈铠也。
(39)宠即句:谓张署仍是旧日郎官的品级。
(40)威从句:谓张署又有新的太守权威。指为虔州太守。
(41)建旟(yú):唐制,州刺史建。鸷鸟:即鸟隼。注:“鸟隼,象其勇捷也。”翻:谓旌旗飘动。
(42)负弩:负弩矢前驱,表示尊敬。
(43)册府:古代帝王藏书之所,这里指内府,王府。八命:《周礼·大宗伯》:“以九仪之命,正邦国之位。 …… 八命作牧。”注:“谓侯伯有功德者,加命,得专征伐于诸侯。郑司农云:一州之牧。王之三公亦八命。”
(44)中闱:犹言内室。世彩堂本注云:“韩吏部作张公墓志云:娶河东柳氏子,则公盖与张为亲,故言及中闱也。”六珈:古代贵族妇女的一种首饰。
(45)胡质:《三国志·胡质传》注引《晋阳秋》曰:“质为荆州刺史,其子威自京都来省之。告归,质赐其绢一匹,威跪曰:大人清白,不审于何得此绢?质曰:是吾俸禄之余。故以为汶粮耳。其父子清慎如此。”矫:《博雅》:“直也。”《汉书·成帝纪》:“民弥惰怠,何以矫之。”注:“矫,正也。”此句谓张署如胡质一样正直。
(46)马融:东汉扶风人,安帝时为校书郎,桓帝时出为南郡太守,博学才高。《后汉书·马融传》:融善鼓琴,好吹笛,达生任性,不拘儒者之节,居宇器服,多存侈饰。常坐高堂,施绛纱帐,前授生徒,后列女乐,弟子以次相传,鲜有入其室者。大将军梁冀讽有司奏融在郡贪浊,遂免官。
(47)褒德句:谓嘉奖张署之德由虔州刺史迁澧州刺史。符:《汉书·文帝纪》:“二年九月,初与郡守为铜虎符、竹使符。”注:师古曰:“与郡守为符者,谓各分其半,右留京师,左以与之。”换符,就是调任。
(48)龙节:古出行者所持节之一种。《周礼》地官掌节:“泽国用龙节。”
(49)属贡二句:谓张署到任后对朝廷依礼贡献。《属贡》:尚书篇名,其中言各州对朝廷的赋贡。《属贡》云:“苞匦菁茅。”注:“苞,橘柚;匦,匣。”谓荆州所贡之物有橘、柚、菁及茅。澧州唐属江南西道,即荆州之地,土贡有柑橘,故云。《周官》:《周礼》之本名,亦称《周官经》。以书中皆言周室之官制,故称《周官》。 秅( chá):古时禾稼的计数单位,四百把为一 秅 。《周礼?秋官?掌客》:“凡诸侯之礼 …… 上公,车米胝生牢,牢十车,车秉有五薮,则二十四斛也,”《聘礼》双云:“四秉曰 筥 ,十 筥 曰 稯 ,十 秅 曰 秅 ,每车三 秅 ,则三十稯 也。”
(50)七泽:司马相如《子虚赋》:“臣闻楚有七泽,尝见其一,未睹其余也。臣之所见,盖特其小小者耳,名曰云梦。”古谓楚有七泽,当在今湖北省境。三巴:《华阳国志》:“刘璋改永宁为巴郡,以固陵为巴东,徙庞羲为巴西太守,是为三巴。三巴分属山南东道及山南西道,此二道与江西南道相接,故曰控三巴。
(51)程:法式,规章。
(52)虞:忧。竭泽:即竭泽而渔,戽干池水捉鱼,搜括干净,不留余地。《吕氏春秋·义赏》:“竭泽而渔,岂不获得,而明年无鱼。”
(53)栖苴(chá茶):谓栖留之枯茎叶也。
(54)蹀躞(dié xiè):马行小步貌。
(55)笼铜:鼓声。柳宗元诗:“笼铜桴鼓手自操。”笼铜,亦作“笼僮”。
(56)染毫:濡笔。素:帛。
(57)锦溪:锦州,在今湖南麻阳县西四里。砂:丹砂,朱砂。
(58)歈(yú):歌。吴 歈 :吴歌。
(59)楚舞:楚人的舞蹈。芭:香草名。
(60)隐几:倚着几案。
(61)汙(wā):凹陷。石作
(62)荣:茂盛。陶潜《归去来辞》:“木欣欣以向荣。”荐:献,进。《左传·襄公三十一年》:“若获荐币,修垣而行,君之惠也。”
(63)祀变二句:谓张署使当地的土俗改变。荆巫祷,指荆楚用巫祀之习俗。
(64)恺悌:乐易也。《左传·僖公十二年》:“恺悌君子。”施恺悌,谓有乐易之德施于民。
(65)正奇邪(xiá):谓纠正邪恶的行为。
(66)连璧:亦作“联璧”,并在一起的两块美玉。《庄子·列御寇》:“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 玑 。”此以美玉比人之德才。
(67)言姻句:讲到婚姻则喜两家有葭莩之亲。葭莩:芦苇里面的薄膜。
(68)沉埋二句:谓自己的不幸际遇。
(69)腰恒折:经常折腰。折腰:拜揖,引申为屈身事人。
(70)疵:缺点,过失。
(71)齐谐:人名。
(72)东门句:谓自己如宁戚那样穷困。《离骚》:“宁戚之讴歌兮,齐桓闻以该辅。”王逸注:“宁戚修德不用,退为商贾,宿齐东门外,桓公夜出,宁戚方饭牛,叩角而商歌,桓公闻之,知其贤,举用为客卿,备辅佐也。”
(73)中散:晋嵇康曾任中散大夫,史称“嵇中散”。嵇康的好友山涛,当时将离吏部郎之职,举嵇康自代。嵇康即致涛《与山巨源绝交书》,列述自己不能任职的理由,指出自己性格刚直,脾气怪僻。书中有云:“性复多虱,爬搔无已。”
(74)岂知二句:意谓谁料千仞之坠落只是因为一毫的差错。当指参加永贞革新而贬永州事。
(75)守道句:谓保守着原则而甘心永绝仕宦。
(76)明心句:为了明白心迹却想自杀。
(77)葩(pā趴):花。嵇康《琴赋》:“迫而察之,若众葩敷荣曜春风。”
(78)枭(xiāo):通“ 鸮 ”,鸟名,俗称猫头鹰。聒:喧扰,吵闹。
(79)喙:鸟兽的嘴。《国策·燕策三》:“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其喙。”
(80)蜃:大蛤。《周礼·天官 ·鳖人》:“春献鳖蜃。”古书中以为蛟龙之属。
(81)磎 :同“溪”。马融《长笛赋》:“临万仞之石 磎 。” 犘 (má):牛名。《广韵》:“ 犘 牛,重千斤,出巴中。”
(82)野鹜:野鸭子。 弋 :箭射。
(83)瘴氛:瘴气。旧指南方山林间湿热蒸郁致人疾病的气。张九龄《夏日奉使南海在道中作》:“秋瘴宁我毒,夏水胡不夷。”讹火:野火。李白《明堂赋》:“倏山讹而晷换。”
(84)耳静:犹言耳聪。《晋书·殷仲堪传》:“仲堪父尝思耳聪,闻床下蚁动,谓之牛斗。”
(85)怒蛙:鼓足气的蛙。《韩非子·内储说上》:“越王勾践见怒娃而式之,御者曰:‘何以式?’王曰:‘蛙有气如此,可无为式乎?’士人闻之,曰:‘蛙有气,王犹为式,况士人有勇者乎?’”
(86)风枝:凌风的树枝。陈叶:旧叶。霜蔓:经霜的瓜藤。 蕸(xiá):或作“葭“,荷叶。《尔雅 ?释草》:“荷,芙蕖,其茎茄,其叶 蕸 。”
(87)庄舄(xì):人名。《史记 陈轸传》:“越人庄舄仕楚执 珪 ,有顷而病。楚王曰:‘舄故越之鄙细人也;今仕楚富贵矣,亦思越不?’中谢对曰:‘凡人之思故,在其病也。彼思越则越声,不思越则楚声。’使人往听之,犹尚越声。”
(88)遁世:避世。眭夸:人名。
(89)茨:以茅草、芦苇盖屋。见《说文》,桂注引《释名》:“屋以茅盖为茨。”槎( ch á 茶) : 同楂,用竹木编成的伐。诗指水中浮木。
(90)御寒:防寒。
(91)挹水:舀水。
(92)蠹:蛀蚀。
(93)甍(méng):屋脊。涎:蜗涎,蜗牛所分泌的粘液的痕迹。缀:连。蜗:蜗牛。
(94)窦:洞。此指泉眼。药:这时指芍药,柳宗元又有《戏题阶前芍药》诗。笆:用竹子编成的障隔器物,即篱笆,亦作“笆篱”。刘禹锡《洛中送韩七中丞之吴兴口号》:“溪中士女出笆篱。”
(95) 槲(hú):木槲花,此指槲寄生,南方所有,常绿灌木,寄生于槲、榉、栗之树枝上。长仅三四尺,干淡黄绿色,柔软,每隔三四寸有节,每节生叶,叶长椭圆形,深绿色,早春开淡黄色小花,果实为浆果,球状,熟时呈淡黄色。其所寄生之树,深受其害。
(96)嗄(shà):嘶哑。
(97)曳棰:拿着马鞭子。棰,鞭子。《汉书·王莽传中》“士以马棰击亭长。” 豭 (jiā):公猪。《左传?隐公十一年》:“郑伯使卒出 豭 。”卒,一百人。艾 豭 :老的公猪。
(98)能(néng) : 兽名。
(99)谁采:谁能采,即已不能采之意。
(100)俚儿:犹言“村童”。苦笋:一种野竹笋。伧父:亦作“伧夫”:此指青壮年人。伧(cāng 苍):粗野,鄙陋。
(101)劝策二句:谓策杖而行,以茶当酒。
(102)道流:这里指道士。 裋 shù树)褐:亦作“短褐”,粗陋之衣,古代多为贫苦者所服。
(103)舂(chōng):用杵臼捣去谷物的皮壳。菰:植物名,俗称“茭白”。多年生水生草本,初夏或秋季抽生花茎,茎肥大嫩白可供食用。颖果狭圆柱形,名‘菰米“,可煮食。
(104)五茄:药名,本名“五加“,李时珍曰:”此植物以五叶交加者为良,故名五加。“《本草》云:“叶可作蔬菜食用,皮可以浸酒。”
(105)甘露:谓甜美的露水,这里指茶水。《宋录》曰:“新安王子鸾,豫章王子尚诣云济道人于八公山。济设茶茗,尚味之曰:此甘露也,何言茶茗。”
(106)流霞:神话传说中的仙酒名。《抱朴子·祛惑》:“项曼都入山学仙,十年而归,家人问其故,曰:有仙人但以流霞一杯与我,饮之辄不饥渴。”
(107)狙:猕猴。
(108)纻(zhù):苎麻。白 纻 :细而洁白的夏布。
(109)乌纱:古官帽名。
(110)恢恢:宽广貌。
(111)肃肃:疾速貌。
(112)蓂 荚(míng jiá):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瑞草,亦名历荚。盈缺:言月亮的圆缺。
(113)沟边柳:谓飘零路边。陇上笳:谓声音悲凉,如闻陇上笳声。笳 (jiā) :古管乐器。
(114)捐佩处:指离别之处。澧浦:澧州。
(115)千骑:指众多的人马。 【译文】 游京城我春风得意正少年,早经修养克服了自身的缺陷。
显贵者记着我的名字,年轻人把我的文章夸羡。
经常承蒙贤达的扶掖,如雀之附隼蓬生麻间。
我们有幸在秘书阁共事,又共同受命县尉的官衔。
接着都荣升临察御史,在朝廷上任职责任巨艰。
列班时行于御史之中,宫鸦初鸣就接受传点。
执简行事岂能文过饰非,持书除邪不留半点情面。
入朝当值魏阙内,列班则在钟罄架前。
严格纠察百官的班序,整饬朝仪群臣倾心自敛。
金炉倾侧映照着落月,紫殿门开正朝霞满天。
还没有享受升迁之乐,却没想到你就被谪贬。
有如雀骃流放辽水的舛困,更像贾谊当年的滞蹇。
离别长安你满腔怨愁,赴郴州路上坎坷颠连。
在县衙如屈栖枳棘之中,像麋鹿一样奔波终日不闲。
三年之后皇恩浩荡,宪宗登基恩泽无边。
百川朝宗使你航行大海,征战停息服役大大省减。
京城召回经世的贞干,你在尚书省报国心志更坚。
世上公认你梓树一般的良木,人们都仰慕你是难得的圣贤。
忽然又任命你为虔州刺史,你匆匆赶赴江南的赣县。
礼制仪容端庄而有气派,士兵亦戎装戴铠形神毕现。
你仍然享受旧日郎官的品级,又有新近太守职位的威严。
州里的旌旗迎风招展,县令负弩先驱满面恭谦。
王府立官你获八命之荣,你的夫人也位居尊显。
你如胡质那样正直,对马融的奢侈十分恶嫌。
朝廷嘉奖你调任澧州,百姓遮道阻挡你离虔。
澧州的民众嫌你来得太迟,群众都说你入朝中太晚。
澧州土产有橘柚菁茅,你对朝廷依礼进献。
地理形势可吞七泽,珍贵特产比三巴亮鲜。
随着节候观看农民耕种,遇到闲暇欣赏万物丽倩。
秋天的原野兰叶纷披,洲渚的桃花与春水争妍。
严明军纪不骚扰百姓,法令高悬交易禁止拖欠。
百姓不忧苛刻的剥削,也没有旱岁之草的挂牵。
出行时有小吏骑马前导,闻鼓声坐堂你治事勤勉。
这里盛产书法用的上等素帛,又有濡印的朱砂物美价廉。
货物盈积市场十分繁荣,流人皆归土地尽耕烧荒腾焰。
百姓尽情地唱着《折柳》的吴歌,传统的楚舞传芭翩跹。
你以松为曲几隐伏其上,开怀畅饮豪兴绵绵。
秋季的橘柚硕果累累,初夏的枇杷可口香甜。
巫祀的陋俗日渐减少,丧礼的土风彻底改变。
对老百姓施行恺悌之教,扶正祛邪谱写政绩新篇。
我羡慕你而自愧不如,说起来我与你是亲眷。
我沉埋流落在空荒之地,这半辈子受尽熬煎。
入州郡经常屈身折腰,每逢人即拱手示敬有苦难言。
不敢辞于这耻污之地,只怕又增加新的罪愆。
被善变者屡屡迷惑, 又忍看俳优者的次次白眼。
我如宁戚那样穷困不名一钱,又如嵇康那样刚直不倚不偏。
闲散时观看猿猴相斗,两耳所闻的是甩响的马鞭。
江渚边出没作孽的狐妖,深林中的鸟兽害人匪浅。
贬徙的刘君因忧变老,所著的新声绚丽冒尖。
谁知我们困厄江河日下,是当时一毫错失铸成的凶险。
而今我甘守大道永绝仕宦,愿以自刎来昭雪屈冤。
满含怨愁听夜雨淅沥,带着泪水看残花凋颜。
枭一类的猛鸟常常聒噪,豺狼成群露出凶恶嘴脸。
芦苇里有毒蜃在放肆翻滚,竹林中有犘牛厮拼几乎狂癫。
野鸭乱飞被猎户捕杀,江鱼乱跃被渔人翻。
南方潮湿多生瘴气,野火凶猛翻腾着浓烟。
耳聪烦听蚂蚁的喧哗,看见怒蛙而心惊胆战。
朔风吹落枝头的枯叶,经霜的藤蔓与寒瓜相连。
浓密大雾罩住前山的桂树,冰冻天气使池中荷叶枯蔫。
思乡心切宛如越人庄舄,避世埋名可与睦夸比肩。
渔舍的屋顶盖着茅草,村边的小桥由浮木搭建。
以毡子代被抵御寒冷,用椰壳舀水相当简便。
窗框被蠹成为蝎窝,屋梁上到处有蜗牛的唾涎。
引流泉水打通旧的泉眼,筑好篱笆保护芍药安眠。
树木古怪寄生着木槲花,以虾为目的水母实在可怜。
大声唱歌喉咙容易嘶哑,频频醉酒鼻子结满红霞。
拿着鞭子驱赶着瘦马,披着蓑衣把老公猪牧牵。
这里的三足能与鳖相似,鸟与野鸡难以分辨。
已不能去采摘原野的大豆,我独自为短毂车披好衣帘。
小村童送给我野笋数捆,壮年人赠酸楂让我尝鲜。
我勉强地扶杖踽踽独行,去参加以茶当酒的便宴。
这里的道士衣著粗陋,和尚穿着袈裟参禅。
舂好菰米做成喷香的米饭,摘五加叶当蔬菜药膳两兼。
刚欲饮一杯甘美的香茗,更想喝流霞酒做一回游仙。
屋中的老鼠随便穿洞,林间的猕猴任意把食物暴殄。
春天穿着白夏布做的衣衫,上朝的乌纱则高挂墙檐。
天网恢恢善恶必有报应,贤才济济应当及时拔荐。
人生衰荣如蓂荚的生落,月亮盈缺是虾蟆的变迁。
飘零南国如沟边的衰柳,城头听笳更使悲凉倍添。
让我们共同想念离别之处,你佩青緺千骑簇拥如日中天 。 【赏析】   本诗作于元和七年( 812 )。
  唐代诗人作诗,十分讲究“制题”。这首诗的题目计四十一字,虽显得长,但属奉和之作,题目必须点明要旨。该诗包含的信息全在题中:刘二十八、张员外二君子,限定了所通赠的对象。而述旧、言怀、感时、书事,交代了所要吟咏的内容。只要设身处地,稍加思索,对全诗就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印象。
  全诗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自开头至“紫殿启晨 赮 ”,概述与张署入仕以来的经历及同为监察御御史的情况。其笔调高昂激越,但又隐含着恋旧的感伤,与其说是对昔日与张署共事岁月的回忆,不如说是诗人对获得这种高官显爵所付出的艰辛的表白,为第三部分的抒怀感事伏笔。“柳宗元少聪警绝众,尤精西汉诗骚,下笔构思,与古为侔,精裁密致,灿若珠贝。”(《旧唐书·柳宗元传》)“虽少年已自成人,能取进士第,崭然见头角。众谓柳氏有子矣。其后以博学宏词授集贤殿正字。 …… 名声大振,一时皆慕与之交。诸公要人争欲令出我门下,交口荐誉之。”(韩愈《柳子厚墓志铭》)正是由于经纶满腹,柳宗元才赢得“名劳长者记,文许后生夸“。有了这坚实的基础,便在仁途上顺风直上,由蓝田尉拜监察御史,顺宗即位时,拜礼部员外郎。与张署一同得宠执掌大事的那一幕幕情景,至今历历在目,自然激起诗人感情潮水的放纵奔流。对往事的回忆,诗人信手拈来几个生活片断,在纡徐平淡的笔墨中,倾吐出脉脉真情,其神态举止乃到复杂细微的心理活动,一一跃然纸上,为读者留下了涵泳回味的广阔空间。
  第二部分,自“未竟迁乔乐“至”还睹正奇 ” ,叙述张署出为郴州临武令以及迁为虔州,澧州刺史的经历和政绩。柳宗元是一位威情深挚,并善于推已及人的诗人,在那难熬的屈辱中,在那精神窒闷的日子里,他念念不忘的是志同道合的故旧,张署、刘禹锡在仁途上的屈伸进退,都一一挂记在心头。”未竟迁乔乐,俄成失路嗟。还如渡辽水,更似谪长沙。“这简捷的过渡,为开拓下文蓄满了气势,渲染了一种悲怆凄伤的氛围。贞元十九年,张署自监察御史贬为郴州临武县令,虽如屈栖”枳棘“之中,整天像”麋“一样忙碌奔波,但为时只有三年。适逢顺宗即位,大赦,张署自临武量移江陵掾,又自江陵掾入为京兆府司录参军。元和二年,张署自司录参军迁为尚书刑部员外郎,旋即又出为虔州刺史,因功业卓著,又由虔州刺史迁澧州刺史。写张署在宦海中的升沉变迁,或陈述屈居下僚的苦况,或从礼制、仪容、士兵装束等进行侧面衬托,或以“贞干”、“材是梓”、“骥中骅”、“荣八命”等进行主观评价,或以“怀仁道并遮”、“俗嫌龙节晚”、“朝讶介圭赊”等进行客观反映,或列举农耕兴旺、物产丰富、市场繁荣。安居乐业、歌舞升平,严明军纪,实施法令,重视教育,改变陋习等来概括政绩。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看似琐碎零乱,但都是为张署歌功颂德的。诗人巧妙地用这一根红线把所有材料串连起来,就如同将杂乱的珍珠串成了一条熠熠耀眼的项链,又如将零散无序的音符组合成一支优美动听的乐曲。在不幸的境遇里,不仅能折射出世态的炎凉,而且能观照出人情的真伪。诗人在对于社会现实与世态人情均有深入的体验之后热情地讴歌张署的事迹,一则是出于殷殷的亲友之情,二则是先扬后抑,与第三部分形成鲜明强烈的对比。
  自“慕友惭连璧”至结尾为第三部分,是诗人自叙贬后的艰苦生活和忧愤心情。其低沉基调,于开头一句已略显端倪。“沉埋全死地,流落半生涯”,高度概括了这一部分所叙写的主要内容。生活是一个神秘的谜,诗人本来少年得志,仕途坦荡,官运亨通,但仅因参与永贞革新的一毫之失而“千仞坠”,被贬于永州,倍受冷落。卑微的地位,暗淡的前程,负罪的心态,使他不得不失去大半傲气和自尊:“入郡腰恒折”,“逢人手尽叉”,还常被那些“齐谐”、“善幻”之徒所迷惑嘲笑。他的心灵上聚积着忧悒的愁云,终日愤懑而难以解脱。对于黑暗腐败的唐王朝,柳宗元,刘禹锡等人虽有推陈创新的识见和魄力,但囿于时代性和阶级性,而不能以战斗的巨潮去冲击它,因而他们微小的改革的理想,顷刻就窒息在反改革的寒流里。“守道甘长绝,明心欲自  ”这一撕心裂肺的悲鸣,令读者掬同情之泪。但是,诗人不直写自己的惆怅忧怨,而着意启发读者的想象力,用一幅幅饱蕴深意的特写镜头般的画面诱引读者去心领神会。诗人以忧切低昂的旋律,侧面描写生活环境和自然物象,对枭族、豺群、毒蜃、狂 犘 、瘴氛、讹火、喧蚁、怒蛙等等加以极力渲染,把读者带进一个古老、荒凉、悲凄的哀愁境界。诗人又用典型的艺术手法写贬地的生活苦况:用荒草盖屋,用古槎架桥,用当衾御寒,用椰壳当水勺,窗框成了蝎窝,梁上爬满蜗牛, …… 其生活之贫困落后,社会之空荒萧条,由此可见一斑。箪瓢陋巷的穷困生涯,加上世俗的无情凌辱,给诗人安排了无尽的人生苦杯,但他胸怀豁达,随遇而安,乐与老百姓为伍,同山民农夫有着广泛的交往:“俚儿供苦笋,伧父馈酸楂”,“劝策扶危杖,邀持当酒茶”、“香饭舂菰米,珍蔬折五茹”。高兴之余,还想“饮甘露”和“吸流霞”,充分表现了不为忧乐所苦的博大胸襟。这些生活琐事,是诗人贬谪生涯的浓缩,也是贬谪生涯的闪光,借此可窥见他此时的全部物质生活和精神世界。诗人虽是封建士大夫之一员,但他并没有趋附于达官显贵,也没有以“穷则独善其身”为遁词而超尘绝世。他虽然无法避开无情的凄风苦雨,但他“屡叹恢恢网,频摇肃肃置”,始终抱着善良的愿望和倔强的态度,向着未来凝神远眺,将生命的舟楫朝着一个预定的目标奋力驶去。诗的结尾又转向颂扬的一面,饱含着淳朴的真情和良好的祝愿,与第二部分紧密绾合。如此安排,便不致陷入消沉,同时又显示出了情节的波浪式发展,宛如跳跃的小溪,眼看慢慢消失在广袤的荒原上,重又掀起一股涓流,令人欣喜。全诗在高昂的旋律中戛然而止,余韵缈缈。
  这是一首长律。长律为律诗之一体,七律和五律都限定八句,超过八句者叫长律,亦称排律。长律一般都是五言诗,除首末两联不对外,中间各联都必须上下句对偶。其起止呼应与长篇古风同,任意铺排联句,多寡不拘,多至数十韵或百余韵。在结构上,以布置有序,首尾通贯为尚。柳宗元的这首长律,长达八十韵,一气读来,洋洋洒洒,既有整齐对称美,又有纵横飞动之妙。通篇血脉流贯,有如大江东下,又如高天行云,毫无 饤 呆滞之虞。此等佳作,深得文人骚客赏识,清代金武祥在《粟香随笔·三笔卷一》中就这样评曰:“《柳子厚同刘二十八述旧言情八十韵》,韵愈险,而词愈工,气愈胜,最为长律中奇作。称柳诗者,未有及之者也!”

柳宗元的诗


希望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 柳宗元,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古诗,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赏析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哦,记得收藏本站。
联系方式 | 收藏本站| 教学文章 | 试题课件下载 | 范文中心 | 作文网 | 在线阅读 | 名言语录 | 网站地图 | 热门专题
Copyright (C) jiaoxue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学美术课件,ppt课件免费下载,主题班会课件,说课课件,课件素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